褚家。

    主厅之中,除了褚太傅之外,还有数位年纪仿佛的老者,皆是穿着宽大的儒袍,一脸正气,气度不凡,看起来颇有几分浩然风骨。

    一名身材消瘦的老者摇了摇头,说道:“可惜了,王老太傅虽然早就辞官,王家向来行事也低调,但他若是愿意一同站出来,事情亦是不会拖到今日?!?br />
    另一名面色中正的老者叹息道:“王老太傅,我曾亲自去请过,却被他委婉拒绝,直言他已年迈,不管朝事,话语间,竟是透露出了对那佞臣的欣赏之意?!?br />
    “当年齐国使臣大闹京都,偌大的京都,无人敢战,王老太傅拖着病体上朝,被众人劝下,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也难怪他对此子如此侧目?!?br />
    “王老太傅两不相帮也就罢了,这秦文不是褚兄的弟子吗,这一次,竟是联合朝中多位重臣,为那佞臣说话,若非如此,只要褚兄开口,一众朝臣怎么不呼应?”

    “事情拖了这么久,不仅仅是仕子,怕是在民间,也要再使些力了?!?br />
    ……

    几人一边饮茶,一边商谈间,有一名褚家下人从外面走进来,走到褚太傅身边,小声说了几句。

    “宁臣?”褚太傅眉头微皱,脑海中没有浮现到关于此人的任何印象。

    那门房见此,心中便是一阵后悔,连忙道:“我马上就去让他们走!”

    “等等?!彼觳阶叩矫磐?,身后才传来一道声音。

    褚太傅看着他,问道:“你说,他是一个和平儿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生的一表人才,气度不凡?”

    那门房立刻点头,“是一表人才,比公子还要俊俏的多?!?br />
    “宁臣,佞臣……”褚太傅喃喃了一句,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低声道:“让他进来?!?br />
    褚家门口,小跑过来的门房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恭敬的对李易说道:“公子请进?!?br />
    ……

    和李易见过的其他豪门相比,褚宅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偏小。

    可能也是因为褚家人丁不旺,两代人都是一脉单传的原因,太大的宅子用不了,便会显得冷清。

    由那下人领着,并未穿过主宅,而是走了左侧的一处小路,不多时,便来到一处小花园之中。

    一道穿着灰色儒袍的身影,背对着他,负手而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易总觉得,这位太傅大人的身躯,要比他前两次见到的时候,佝偻了许多。

    老者回过头,平静的问道:“老夫一直好奇,那天在街上,你见到老夫,为何要躲?”

    这一刻,李易才发现,他不止是背佝偻了,就连面色,也比之前看起来更加苍老,似乎是一瞬间又老了十岁一般。

    “怕你讹我?!崩钜桌鲜档乃档溃骸翱上ё钪栈故敲挥卸愎??!?br />
    两人当日在朝堂之上针锋相对,再次见面的时候,却没有一点儿烟火气息。

    老者目光锐利的看着他,问道:“三番五次阻拦皇长子入京,你觉得是老夫冤枉了你?”

    李易笑了笑,说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太傅大人心里自然明白?!?br />
    “其实我能理解太傅?!崩钜啄抗馔蚺员咝藜舻氖终氲幕ㄆ?,缓缓道:“褚家世代都是景国文人中的清流,代表的是大义,是正气,区区一个佞臣,自然比不上褚家的百年清名?!?br />
    褚太傅面色平静,但缩在袖中的拳头却已经紧握,青筋直竖。

    “我知道崔清明用了一些见不得人的方法,拿住了褚家的把柄?!崩钜滓×艘⊥?,继续说道:“令孙罪有应得,但祸不及褚家,即便是崔家爆出了那些丑闻,也撼动不了褚家的根基,虽然免不了会对褚家清誉有损,日后也不难弥补回来?!?br />
    他目光再次望向褚太傅:“难的是,太傅大人的选择?!?br />
    褚太傅目光也死死的盯着他,片刻之后,紧攥的拳头松开,说道:“一切只是你的一面之言而已,褚家没有什么污点,也不需要弥补?!?br />
    李易与他目光对视许久,才叹了口气,抱拳道:“既然如此……,太傅大人,佞臣告辞?!?br />
    快要走出花园的时候,他才停下脚步,回头再次问了一句:“值得吗?”

    这一次,他并没有得到老人的任何回应。

    ……

    走出褚家的时候,邋遢老者见他一脸轻松,全然没有了来之前的犹豫和顾虑,诧异的问道:“怎么,谈成了?”

    李易点了点头,“成了?!?br />
    邋遢老者一路上都有些失望,还以为能看一场大戏,看来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走到那处勾栏门口的时候,他才再次开口问道:“今天在里面待多久,我先去街上逛逛?!?br />
    “今天不回去?!崩钜装诹税谑?,“你想逛多久逛多久,晚上之前去家里说一声就行?!?br />
    “不回去?”邋遢老者惊讶的看着他,问道:“你确定?”

    李易点了点头,踏进勾栏,这些日子,勾栏没有多少精彩的新戏,客人已经开始抱怨,是时候补充一些新鲜的了。

    习惯性的向着前方的小楼望了一眼,恰好与从阁楼窗户之后望过来的一道视线对上。

    李易怔了怔,便笑着对那边挥了挥手,快步走过去。

    “晚上不回来?”李家,柳二小姐皱起眉头,“他在哪里?”

    邋遢老者耸耸肩:“看戏的地方?!?br />
    柳二小姐挥了挥衣袖,“带我过去!”

    如仪抓着她的胳膊,摇头道:“相公早上出去之前,就已经说过了,今天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晚上或许不回来,你去做什么?”

    “我又不是去找他?!绷〗阋×艘⊥?,说道:“我,我去听戏还不行吗!”

    勾栏,阁楼之上的房间中。

    李易见宛若卿书写的时候,眉头微皱,眉宇间似有痛楚之色,疑惑道:“怎么了?”

    她放下笔,看了看手指,摇了摇头,说道:“可能是这两天握笔太久了……”

    “都起了水泡了……”李易见她手指上已经起了一个水泡,皱眉道:“算了,你别写了,等我写完这一折,关于如何布置和安排的事情,你说我记就行?!?br />
    李易放下笔,说道:“我先帮你把水泡挑破,你休息一会儿?!?br />
    他取了一根消过毒的针过来,这些东西,都是这里常备的,握着她的手,在那水泡上穿了一个孔,将里面的液体挤出来,并没有完全挑破,抬头问道:“疼吗?”

    “不疼?!蓖鹑羟湫ψ乓×艘⊥?。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伤口要消毒,我现在涂点儿酒精上去,可能会有点疼,你忍一下?!?br />
    即便是有心里准备,但当他涂上酒精,那种刺痛的感觉陡然传来时,她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压抑的痛呼。

    “疼……,忍一下……”柳二小姐站在门外,脸色铁青,当听到那一道女子压抑着的声音时,终于忍不住,猛地推门而入。

    “这几天注意不要碰水,也不要写字了?!崩钜捉种械亩鞣畔?,看着她叮嘱一番,然后才转头看着柳二小姐,诧异的问道:“如意,你怎么来了?”

    柳二小姐视线在屋内扫了扫,然后看着李易,淡淡的说道:“我来叫你回家吃饭?!?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