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没有预料到公主和世子也在这里,曾仕春坐下之后,便低头饮茶,并未开口。

    李轩瞥了瞥他,挑眉道:“这位大人有事?”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先不用管曾大人,有什么事情,你说吧?!?br />
    李轩看着他,再看了看曾仕春,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随后又皱起眉头,问道:“你居然问我有什么事情,你不知道我们来找你为了什么事情吗?”

    李易摇了摇头,“为了什么……,提前说好,科学院没经费了不要找我,找明珠借,我家开销大,她的钱都花不出去?!?br />
    “清君侧!”

    李轩拍了拍桌子,说道:“那褚老头带头,要替皇伯伯清君侧,诛佞臣,清的就是你,你还在这里坐着喝茶?”

    他有些恼怒的说道:“虽然那褚老头受人尊敬,褚家在仕林中影响非凡,几乎找不出什么破绽,但你也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也不是找不出什么破绽?!痹舜悍畔虏璞?,看着李轩说道:“世子殿下有所不知,前些日子告破的女子失踪案,当日在那彭家,褚太傅的孙儿便被人当场擒获,只是因为有人在上面施了些力,才不了了之……”

    李易和李明珠并没有露出多少意外的表情,倒是李轩吃了一惊,猛地站起来,问道:“有这种事情?”

    曾仕春点了点头,见李易和公主殿下的表情,便知道崔家上一次也是太过想当然,这件事情,即便是他不开口,也瞒不过他们。

    李轩眉头皱了起来,在堂内踱着步子,喃喃道:“可仅凭这一条,也扳不倒褚家,万一惹恼了褚老头,反而不是一件好事情……,这老家伙,还说是什么“文骨”,狗屁的文骨!”

    “如果再加上一条人命案子呢?”曾仕春起身说道:“不巧,元宵那晚,妙音阁中的命案,也和那位褚公子有些关联?!?br />
    那件命案,在京都闹得沸沸扬扬,到现在还没有侦破,李轩对此也有些印象,问道:“你是什么意思,不是说那钦犯原本是想连褚太傅的孙儿一起加害……,你的意思是,那件案子,本来就是那姓褚的干的?”

    李轩走到他的面前,问道:“既然如此,为何没有一点儿消息传出来?”

    “那是因为,京兆尹曾仕春,在褚太傅的默许之下,将此案隐瞒了过去,栽赃给一个正在流窜的钦犯身上,此外,那女子的姐姐,觉得案情有蹊跷,在京兆府衙门前伸冤,至今还被他关在府牢之中?!?br />
    李轩怔了怔,脸上露出疑惑和震惊的表情,指着他,说道:“你,你不是就是曾仕春吗?”

    曾仕春整理了一下衣摆,面对长公主的方向跪下,大声道:“臣有罪!”

    “你……”李轩指着他,惊诧的说不出话来,最终也只是憋出一句,“你这个叛徒------叛的好!”

    “原来你将那女子关在牢里,是因为这个原因?!崩钜滓嗍钦玖似鹄?,看着他问道:“这件事情,你之前为何不说?”

    曾仕春抬起头,缓缓的说道:“时候不到?!?br />
    李明珠目光望向他,问道:“你可知,这是什么罪名?”

    曾仕春低下头,说道:“无论是何罪名,也总比跟着崔家走上绝路要好得多?!?br />
    李明珠看了看他,挥手道:“起来说话?!?br />
    ……

    听完曾仕春的话,公主殿下摇了摇头,说道:“难怪,难怪他会如此的激进,褚太傅为了保住褚家的清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br />
    李轩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崔家居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段,为什么不将此事告诉褚老头……”

    曾仕春摇了摇头,说道:“褚家已经回不了头了,不管是不是崔家设计,案子是褚平犯下的,崔家从始至终,也都置身于事外,仅凭一面之词,不可能扳倒这样一个门阀豪族,更何况,京城水深,崔家,远没有世子殿下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br />
    “秦和……”李易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嘴唇微微动了动之后,才看着曾仕春,问道:“那受害女子的姐姐,现在如何了?”

    曾仕春开口道:“为了防止崔家灭口,我一直将她关在牢里,只是这一次,若是将她放出来,她却是不能再敲京兆衙门的鸣冤鼓了?!?br />
    “姑爷,刑部的刘一手来了?!崩戏接行┢婀值拇油饷娼?,今天这是怎么了,也不是什么节日,一个个的都往家里跑……

    曾仕春回头看了看,说道:“我先回去了?!?br />
    “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会让人联系你?!崩钜椎懔说阃?,对老方招了招手,说道:“送曾大人从后门出去?!?br />
    “李大人?!绷跻皇纸胖?,先是对李易行了一礼,正要开口,耳边响起一道声音。

    “你的眼里,就只有李大人吗?”

    刘一手怔了怔,看到李易身后的两人时,立刻躬身道:“下官见过公主殿下,见过世子!”

    他再次抬起头时,嘴巴张了张,却是不知道该不该开口了。

    李易挥了挥手,说道:“没事,公主和世子都是自己人,说吧,那件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刘一手点了点头,说道:“失踪的那两名女子,已经可以确认和彭家无关,属下在查案的过程中,意外的发现,京畿附近,近一两年间,失踪的妇人女子,远超以往,只是之前失踪的地点,都较为分散,涉及十几个县,每县的失踪人口不多,但若是加起来,却是一个极为可怖的数字……”

    李易眉头微皱,“这么多人,一点儿线索都没有吗?”

    刘一手摇了摇头,说道:“所有的线索在延伸到京都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断掉了,现在还没有什么有用的发现,也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这些和崔家有关?!?br />
    李轩诧异的看着他,问道:“你怀疑崔家也做着拐卖妇人女子的勾当?”

    “不知道……”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不管和崔家有没有关系,失踪的那两名女子,也总该全力的去找,不然,那件案子,也不算完?!?br />
    他转头看着刘一手,说道:“这件案子,你继续跟进吧?!?br />
    “那属下先回去了?!绷跻皇值懔送?,走了几步之后,脸上浮现出一丝犹豫,又回过头说道:“大人全力应对那些腐儒便可,不必理会崔家……”

    李轩看着刘一手离开的背影,转头道:“我怎么感觉他话里有话的样子?”

    李易诧异的看着他:“你还能听出来话里有话?”

    没等李轩反问,老方就一脸惊讶的走进来,看了看李易,说道:“姑爷,又有人来了,是上次来过的,叫秦相的老头?!?br />
    李轩和李明珠对视一眼,摄政的长公主和外界传的沸沸扬扬的国之奸佞在一起,倒是不好让宰相看到,李明珠看了看他,和李轩走到了一侧的屏风之后。

    头发花白的老者踏进堂内,开口道:“果然是年轻无畏,外界流言如潮,你居然还能坐得住……”

    李易起身抱拳:“秦相请坐?!?br />
    “坐就不坐了,老夫今日过来,只是想要带一句话给你?!鼻叵嗾驹诿趴?,目光平静的望着他,说道:“坚持你认为对的事情,朝堂之上,还有不少明眼人,他们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和公主殿下为这些国家做的一切,毁在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手里,老夫虽然年迈,但凭着这一把老骨头,也能为你们这些年轻人,挡上一挡……”

    说是一句话,便只有一句话,说完他便转身,径直离去。

    不得不说,对于眼前的老人家,李易曾经是有些误解的,然而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却让他对秦相的印象发生了很大的改观。

    且不管秦家如何,单论秦相,这是一位活得纯粹的老人,一位值得敬佩的老人。

    他看着秦相的身影消失,老方的大脸再次出现在他眼前。

    老方的脸上露出极度疑惑的表情,“姑爷,今天到底过什么节?”

    李易看着他问道:“又有谁来了?”

    “县衙的老刘?!?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