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和李轩等在殿外,一名太医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李轩便快步走过去,焦急的问道:“皇伯伯怎么样了?”

    那太医轻叹口气,摇了摇头。

    李轩面色一变,揪着他的衣领,问道:“很严重?”

    “殿下何出此言?”那太医诧异道:“陛下只是受了一时的刺激,心绪太过波动,导致病情反复而已……”

    李轩心下一松,便怒视着他,“那你刚才摇什么头?”

    “刚才脖子有些僵,就活动了一下……”

    那太医叹了口气,随后说道:“不过,以后还是要多多注意,陛下的病情,实在是受不了多少刺激了?!?br />
    “滚,滚,滚!”李轩一脚揣在那太医的屁股上,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宦官通报之后,两人进了大殿,景帝躺在里面的一张软塌上,遥遥的对他们招了招手。

    李轩快步走过去,说道:“皇伯伯,龙体要紧,朝廷上的这些事情,您就交给明珠去处理,他们要跪,就让他们跪死在殿上,倒也省事?!?br />
    “说的这是什么蠢话?!币慌缘哪醯闪怂谎?,“若是让当朝太傅跪死在金殿上,你让天下人怎么议论陛下?”

    “朕倒是没什么?!本暗垡×艘⊥?,目光看向李易,说道:“倒是让你受委屈了,做的都是利国利民,功在千秋的好事,却被当成佞臣……”

    李易看了看景帝苍白的脸,说道:“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更何况,百姓不是愚民,不是他们想要玩弄就能玩弄的,臣相信,这天下,自然会还臣一个公道?!?br />
    看到他脸上的疲色,李轩起身道:“皇伯伯,您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您了?!?br />
    退出大殿之后,李轩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怒道:“这一帮老家伙,是要逼宫造反不成?”

    李易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啊,遇到事情,就是沉不住气,别着急,先过去看看再说……”

    大殿之内,景帝捂着胸口,咳了几声,才缓缓道:“朕能察觉到,朕的时间,已经不多了?!?br />
    宁王目中露出悲痛之色:“皇兄……”

    景帝的目光望向殿外,许久才开口道:“朕起初也曾想过,其实这个位置,由你来坐……”

    不等他说完,宁王便立刻躬身,“皇兄,此事万万不可!”

    “朕知道,你不想被这个位置困住,要不然,现在躺在这里的,应该是你才对?!本暗畚⑽⒚衅鹧劬?,说道:“这个天下,终究应该是他们那些年轻人的……”

    宁王点了点头,说道:“明珠和轩儿,都没有让我们失望?!?br />
    “崔家狼子野心……”景帝目光再次看向宁王,“这一次,怕是要你亲自回一趟庆安府了?!?br />
    宁王躬身,沉声道:“臣弟遵旨!”

    ……

    李易和李轩走去大殿的时候,恰好碰到李明珠从里面走出来,问道:“里面什么情况?”

    李明珠摇了摇头,说道:“以褚太傅为首,二十多个人,还在里面跪着呢?!?br />
    李易走进大殿,看到除了跪在地上的一群人之外,其他朝臣已经离开,最前面的老者跪伏在地上,想必就是见过两面的那位褚太傅了。

    他走到前面,褚太傅听到脚步声,缓缓抬起头。

    李易连忙摆手,说道:“太傅大人不必多礼,快快请起,晚辈实在是当不得您这么大的礼……”

    “大胆!”

    “放肆!”

    ……

    褚太傅还未说话,身后便传来一道道厉呵的声音,那四位大儒满面怒色的望着他,身后的朝廷官员,一个个倒是缩回了脖子,不发一言。

    褚太傅面色平静,淡淡道:“老夫跪的是天下,跪的是祖制,君王有恙,当立东宫,稳定朝局,安定民心,这是祖宗定下来的规矩,难道你真的要当那罔顾祖制,祸乱天下的佞臣?”

    “这么重的罪名,晚辈可担当不起?!崩钜滓×艘⊥?,弯下身子,小声说道:“晚辈只是担心,令孙一个正当青壮的年轻人,跪的久了,都会伤到腿脚,太傅大人一把年纪,要是再跪出个好歹来,身体倒下了,想必那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崔大人会很伤心吧?”

    老者看着他,目光猛地一凝,“你说什么?”

    李易看着他,问道:“结党营私,金殿逼君,这便是太傅大人身为景国文骨的一身正气吗?”

    褚太傅目光微凝,冷冷道:“老夫的一身正气,容不得你来评判!”

    “太傅大人声名显赫,晚辈自然是评判不了的?!崩钜自俅窝沟蜕?,缓缓道:“不知道那些被令孙蹂躏,身心受到重创的女子们,能不能评判?”

    “你!”

    褚太傅脸色一变,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用拐杖指着他,声音颤抖的说道:“你,你这奸佞,休要污我褚家清名!”

    “褚家百年清名,得来不易,太傅大人三思,不要随随便便的用它去赌?!崩钜滓×艘⊥?,转身离开。

    殿中数人看着呆立在原地的褚太傅,面面相觑,一名老者终于忍不住问道:“太傅大人……”

    褚太傅挥了挥手,说道:“都起来吧,此事,回去之后,从长计议?!?br />
    远远的看到几人退出大殿,李轩疑惑的问道:“你刚才和那老头说了什么?”

    李易看着那一行人远去,说道:“我告诉他老人家身体虚,跪久了对身体不好?!?br />
    “就这些?”

    “不然还有什么?”李易摇了摇头,说道:“这是为他好,他要是还不听,那就只能怪他自己了……”

    李轩摇了摇头,断然道:“不可能,那老顽固,像石头一样,别说是跪断了两条腿,就算是跪死了,也不会轻易妥协的?!?br />
    李易挥了挥手,说道:“好吧,其实我是告诉他,世子殿下说了,如果他们还不起来,就统统砍了脑袋,挂在宫门口当灯笼,褚家抄家灭族,男丁流放,女子卖给青楼,一天不接客一百个不让睡觉……,就问他怕不怕!”

    李轩怔了怔,喃喃道:“这也太残忍了吧?”

    李易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要是不这么残忍,他们也不会怕啊……”

    ……

    宫门之外,崔清明徐徐的跟在褚太傅后面,开口道:“太傅不必担心,那件事情,所有的证据,都已经销毁了,他如此说,便是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如今无论是他做出什么举动,哪怕是将那些女子找来指正,人们也只会认为他是狗急跳墙,翻不起什么风浪?!?br />
    他目光闪烁,坚定道:“如今大势已定,只要太傅这里再稍稍使上一点儿力,则大事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