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仕春慌忙的将地上的一个盒子捡起来,放在一旁的桌上,说道:“这是侯管家他们的身契,以后,就让他们留在这里了?!?br />
    曾醉墨脸上的红晕未曾散去,低着头,不敢看人,小声道:“谢谢二叔?!?br />
    时隔多年,再次听到这一个称呼,曾仕春脸上的喜意掩饰不住,心中也长长的送了一口气。

    她肯叫他二叔,便说明她已经放下心结,放下了十三年前的芥蒂,而这,也是他心中长久以来无法释怀的心结所在。

    “那……,我先走了?!痹舜嚎戳丝此?,视线尤其在李易的脸上停留了较长的时间,转身离去,顺便将房门关上。

    洛水神女依然低着头,李易坐在椅子上,顺便将她揽过来,说道:“他走了,我们继续……”

    “继续什么……”洛水神女低着头,声音几乎听不到。

    李易没有回答,而是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应该继续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她慵懒的靠在李易胸前,眼神迷离,喃喃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吗?”

    李易抓着她的手,说道:“那时候,我也是这样抓着你的手,还被你当成登徒子……”

    “你就是登徒子……”曾醉墨将放在她腰间作祟的手拿开,红着脸说道。

    “登徒子就登徒子吧,做登徒子多好的……”李易将手又放上去,很不要脸的说道。

    她象征性的挣扎了一番,也就随他去了,喃喃道:“我还记得当时在群玉院,你从台下冲上来,问我是不是从地球穿越过来的,我从那个时候就好奇,地球是什么,穿越又是什么?”

    这件事情,李易现在想起来,也还有些好笑,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偶然听到有人居然在唱只有另一个世界才有的《鹊桥仙》,心中自然是又惊又喜,怎奈何到头来只是一场误会,不过,如果没有那一场美丽的误会,也就没有眼前的这一幕了。

    他不由的搂紧了她,笑着说道:“这是个秘密……”

    ……

    她从小在这里长大,对这个地方,自然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感情。

    两个人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李易已经和她商量好,这次回去杨柳巷收拾一下,等到过两天就和宛若卿搬过来。

    刚才那种大胆的举动,她之前从未有过,又是在这些从小便熟识的人面前,因此自走出房间之后,就红着脸低下头,尤其是看到站在前方等待的曾仕春时,连白嫩的脖颈都蒙上了一层粉色。

    “崔家这一次的目标不仅仅是蜀王,还有你?!痹舜合仁呛芤薜牡闪怂谎?,这才说道:“近些日子,可能不会安稳,你小心一些?!?br />
    曾醉墨有些担心的看着李易,问道:“他们要对你不利吗?”

    李易帮她整理了一下两鬓稍显凌乱的发丝,说道:“放心吧,你家相公是什么人,崔家想要找我麻烦,还早了一千多年呢?!?br />
    “现在还不是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静观其变最好?!痹舜嚎醋潘?,说道:“褚家的影响力实在太广,如果不能一击必中,必将后患无穷,现在,还不是你出手的时候……”

    曾仕春说的不是时候,李易自然能够理解。

    便比如褚太傅的宝贝孙子,具有某种另类的嗜好,和前段时间的女子失踪案有关,却因为他是褚家的孙子,便被偷偷放走……

    这件事情在寻常时候捅出来,顶多只是褚家家风不严,稍稍对褚家声誉有些影响罢了,有褚太傅在,褚家依然能够屹立不倒。

    但若是在褚家蹦跶的最欢,用家族长久以来的积攒的声誉名声去做某件事情的时候,这便是一把利刃,能够从根本上将之摧垮。

    更何况,若是不拖的时间久一些,又哪里知道,朝堂之上,还有哪些人会在关键的时候跳出来?

    ……

    算学院的湖心亭中,李易在教永宁钓鱼,她现在已经近乎的完全融入了这个世界,毕竟是年纪小,世界观还未形成,等到她再大一些,对于另一个世界,怕是便不会再有多么清晰的印象了。

    “你怎么还能坐得???”李轩从后方走过来,皱眉说道:“宫里刚刚传来消息,朝堂上都几乎吵翻了,就连皇伯伯都被惊动,直接去了大殿,你居然在这里钓鱼?”

    “那我能怎么办?”李易瞥了他一眼,说道:“和那些年纪一大把的大儒打一架吗,那他们不是又多了一个弹劾我的理由?”

    “弹劾你的事情,已经被明珠压下去了?!崩钚×艘⊥?,说道:“朝堂之上,以褚太傅为首,四位大儒陪同,那些人正在联名请皇伯伯下旨,将蜀王调回京都?!?br />
    李易握住永宁的小手,帮她稳住钓竿,然后向上轻轻一提,一只肥硕的鲤鱼跃出水面。

    小姑娘放开钓竿,摇着李易的胳膊,兴奋的说道:“哥哥,有鱼儿上钩了!”

    李易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这条鱼,一会儿给永宁做鱼汤喝……”

    ……

    大殿。

    陛下刚刚才发过一次怒,朝堂上气氛凝重,死一般的寂静。

    褚太傅抬头看了看,从椅子上起身,拄着拐杖,一步一步挪到大殿中央。

    “陛下龙体有恙,当早早的立下储君,以立国本,早定民心,蜀王殿下乃是崔贵妃所出,亦是陛下的皇长子,地位尊崇,又符合祖制,乃是入住东宫的不二人选……”

    他捂着嘴,咳了几声之后,放下拐杖,抱拳躬身,高声道:“请陛下召蜀王回京!”

    百官之中,又有四位发须皆白的老者走出来,站在褚太傅的身后,一躬到底,大声道:“请陛下召蜀王回京!”

    朝堂之中,不少官员对视了一眼,纷纷走出。

    “请陛下召蜀王回京!”

    “请陛下召蜀王回京!”

    “请陛下召蜀王回京!”

    ……

    众人的声音响彻大殿,即便是有几道不同的声音,也被很快淹没。

    崔清明亦是在人群中,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他们哪里还有一点臣子的样子?”众人之前,沈相脸色沉了下来,怒道:“他们这是在干什么,这是在逼宫!”

    秦相看着这一幕,摇了摇头,面色复杂。

    景帝缓缓从龙椅上起身,望着下方,目光最终停在褚太傅的脸上,胸口微微起伏,缓缓开口:“太傅,你们这是在逼朕吗?”

    “臣不敢逼迫陛下?!瘪姨堤鹜?,目光平静,“臣这是为了天下,为了我景国的子民,也为了陛下……”

    他整理整理了衣袍,拜服在地,高声道:“请陛下下旨!”

    “请陛下下旨!”

    “请陛下下旨!”

    ……

    声浪一浪高过一浪,似是要将大殿的屋顶掀翻。

    景帝面上露出悲痛之色,指着下方,喃喃道:“你,你们……”

    常德立刻上前一步,焦急道:“陛下,龙体为重!”

    李明珠从旁快步走过来,说道:“先带父皇下去休息!”

    几名宦官陪着景帝离开之后,她才走下台阶,看着褚太傅问道:“太傅大人,您要跪到什么时候?”

    褚太傅抬起头,面无表情的说道:“陛下一日不下旨,老夫便一日长跪不起?!?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