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褚太傅为首,京都数位颇有名望的大儒,所求的已经不仅仅是召蜀王回来,执掌东宫,最近这两天,在他们所影响的仕林之中,已经有传言,说你就是阻拦齐景两国议和的佞臣,将整个朝堂搅合的乌烟瘴气……”

    李易并没有接着她的话说下去,转而问道:“明天就是十三了,那件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李明珠点了点头,说道:“父皇已经亲自下旨,随时可以宣读,何时传旨,你可自行安排?!?br />
    随后她便眉头皱起,看着他说道:“你若是真有什么想法,也应当事先告诉我,他们这一次的目标是你,你不要总是这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br />
    “我没有无所谓啊……”李易有些无奈的说道:“褚家被人抓住了把柄,不得不卖力,要论在仕林中的影响力,我们加起来也不如那位太傅大人,他们喜欢说,便让他们说吧,我们也不能堵住别人的嘴……”

    李明珠怔了怔,疑惑道:“褚家有什么把柄?”

    “褚家啊……”李易刚刚开口,忽然看着站在一边的李轩,问道:“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崩钚芨纱嗟囊×艘⊥?。

    “没有你总看我干什么?”

    李轩耸了耸肩,说道:“除了你,还有明珠啊,这里除了我,就你们两个人,我不看你们,难道看我自己?”

    看归看,但是一看就是半个时辰,一边看,嘴里还一边念念有词,就有些极不正常了。

    他瞥了李轩一眼,对李明珠道:“我们去那边说话?!?br />
    ……

    熙熙攘攘的京都街头,洛水神女偏过头,看着一旁的李易,疑惑道:“我们要去哪里?”

    李易随口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随便逛逛啊?!?br />
    曾醉墨看了看他,问道:“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李易疑惑道:“四月十三啊,怎么了?”

    “没什么……”她摇了摇头,看了看前方,伸手一指,说道:“那里新开了一家首饰铺子,我们过去看看吧……”

    洛水神女今天的情绪不怎么高,逛了一路,也没有买什么东西,低头想着心事,直到两人走出闹市很远,身边的行人越来越少的时候,才终于回过神来,四下里望了望,看着李易,疑惑道:“怎么走到这里了?”

    李易抬头看了看一处高门上,写着“曾府”的牌匾,牵着她的手,笑道:“进去吧?!?br />
    曾醉墨的身体几乎是下意识的一顿。

    这里曾经是她最熟悉的地方,也是她最陌生的地方,曾经承载了她最甜美和幸福的回忆,也是她做过的最长一段噩梦的开端。

    她握紧了李易的手,回头看着他,和他眼神对视了一瞬,转回头,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点头道:“走吧?!?br />
    两人踏上石阶,李易推开门。

    厚重的木门发出“嘎吱”的响声,露出了门后面的十余道身影。

    “候伯?!痹砟醋殴碚驹谧钋懊娴睦先?,怔了怔之后,视线又望向后方,脸上浮现出惊喜,“齐叔叔,花嬷嬷,小梅,你是小梅,你们怎么……”

    “小姐!”十余人纷纷躬身。

    最前方的老者抬起头,笑着说道:“小姐,欢迎回家?!?br />
    ……

    她的脑海一片空白,牵着李易的手,被他带进曾家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和她前两次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十几年前,她还在曾家的时候,踏进大门,靠近花园左手边的地方,应该是有一座石亭的,每当下雨,她不愿意待在憋闷的屋子里,就坐在石亭中,看着满天的水雾,听小雨淅沥……

    前两次来曾家,都没有见到那座石亭,想来是被拆了,这一次,却又奇迹般的出现在她的眼中,无论是位置还是朝向,都和她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而前两次在另一处看到的几座小房子,十几年前是没有的,应该是这些年新建的,这一次竟也消失了,重新出现了院墙下的一片空地,很久以前,天气晴朗的时候,她便在那个地方和府上的丫鬟玩踢毽球的游戏,整个曾府,也只有她能保证踢满一百次都不落地……

    前堂里面的布置,也和前一次大不相同,桌椅,屏风……,这些东西都和她记忆深处的曾家开始重合。

    这才是曾家,她心中唯一的曾家。

    她看着李易,想要问些什么,李易却已经伸手揽她入怀,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这是送你的生辰礼物,喜欢吗?”

    她这才意识到,上一次两人来曾家的时候,他问自己的那一句“喜欢这里吗”,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不知道他是如何从那些人手中得到曾家祖宅的,她只知道,这是他为她准备的生辰礼物,这就够了。

    “圣旨到!”

    一道尖细刺耳的声音忽然从外面响起,她匆忙的从李易怀里逃开,看到两名面白无须的男子走了进来。

    那宦官斜斜的瞥了一眼,冷冷的说道:“陛下有旨,还不跪接!”

    哗啦!

    除了李易和曾醉墨之外,曾家的仆人立刻跪了一地,惶恐的不敢抬头。

    曾醉墨也正要跪下,李易拉着她的手腕,狠狠的瞪了那宣旨的太监一眼。

    那宦官打了一个激灵,脸上立刻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连忙道:“姑娘不用跪,陛下特意说过,朝廷有愧于曾大人,姑娘站着听就好……”

    他打开圣旨,高声道:“诏曰:前户部主事曾仕杰忠厚尽职,劳苦功高,皆以在目……,然被小人构陷,朝廷误判,实是不该,今已查明,当拨乱反正……,赏万金,绢千匹,曾氏一脉,恢复原籍,曾卿蒙受不白冤屈,追封忠义侯,钦哉?!?br />
    念完之后,才有些忐忑的抬起头,说道:“曾姑娘,接旨吧?!?br />
    见她怔怔的站在原地,李易将那圣旨接过,两名宦官松了一口气,立刻告退。

    李易握着圣旨,看着她,低声说道:“圣旨以诏曰开头,便是要昭告天下的,所有人都会知道,曾家以前是被冤枉的,天下人会将清白还给他们的……”

    她抬起头,眼眶中已满是泪水,“这,这也是你……”

    李易帮她拭去了眼角的泪水,轻声道:“这是我给你的第二份礼物?!?br />
    他话音刚落,嘴唇便被她的两片唇赌上,并不是像以前的轻轻触碰,她的舌头撬开他的牙齿,动作虽然生涩,但却是从未有过的狂野和热烈……

    曾家的下人早就退了出去,曾仕春从外面进来的时候,恰好看到这一幕。

    “咳!”

    在原地站了许久之后,终于忍不住轻咳一声。

    “??!”

    洛水神女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慌忙的将李易推开,双手绞在一起,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道:“二叔……”

    哐当!

    曾仕春整个人如遭雷击,手上拿着东西掉落在地上。

    【ps:感冒了,有点发烧,没什么力气,第二更会晚?!?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