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是从长公主那里得知,那十几起失踪女子案已经告破的。

    没有想到身为权贵,居然能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他转头看着她,问道:“那些受害的女子们,现在怎么样了?”

    李明珠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都在医署休养,身体上的伤不难痊愈,难的是心……”

    李易想了想,说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们以后的日子一定很难过,与其让人闲言碎语,不如在你那里为她们找一个差事,免的以后受人冷眼……”

    当日的情形,他已经听说了,谁也没有想到,丧心病狂的彭家,掳掠那些女子,居然只是为了满足某些人的变态兽欲,彭家主事之人死不足惜,但那些身心都受到创伤的女子,以后如何正常的生活,却是一个大问题。

    李明珠点头道:“这些我知道?!?br />
    “彭家和抓到的那几名纨绔,你打算怎么处置?”李易又看着她问道。

    “彭家主事之人,依律当斩,几个重要的从犯,也保不住性命,其余之人虽然罪行较轻,但流放千里是免不了的,那些纨绔,最轻也是流刑?!崩蠲髦檎酒鹕?,又道:“不过,还有两名女子,没有找到?!?br />
    李易眉头微皱:“没有找到?”

    李明珠摇了摇头,说道:“彭家对他们所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交代了案情的详细细节,但却否认曾经掳掠过那两名女子,彭家的下人,也一个个的盘问过了,后来又对彭家进行了彻底的搜查,同样没有找到与那两名女子有关的任何线索?!?br />
    李易诧异道:“莫非,那两名女子的案子,另有其人?”

    “已经让人在继续追查了?!崩蠲髦榭醋潘?,又想起另一件事情,说道:“曾家那个案子,刑部已经将卷宗递上来了,当年那位曾大人,的确是被冤枉的,只是那时的罪魁祸首,在流放的途中就死了,家人无从去寻,也无法追究,对于曾家或是曾姑娘,朝廷可以给予一定的补偿……”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既然人都死了,追究也没有什么意义,补偿……,也算了吧,只不过,既然是被冤枉的,公开翻案,还曾家长房一个公道,不过分吧?”

    李明珠看着他点了点头,说道:“这是自然?!?br />
    李易对她抱了抱拳:“曾家的事情,谢了?!?br />
    李明珠目光望向他,问道:“这一句“谢”,是你自己说的,还是代那位曾姑娘?”

    李易摇了摇头,问道:“有区别吗?”

    李明珠思忖了一瞬,点头道:“也对,你们两个,的确没什么区别了……”

    “……”

    李易想了想,说道:“虽然是冤案,但是要朝廷承认错误,没有你,我可做不到?!?br />
    “如果是曾姑娘,是朝廷对不起她,她不用道谢?!崩蠲髦楸砬槠骄驳目醋爬钜?,“如果是你……”

    “如果是我,我就不说了?!崩钜谆恿嘶邮?,说道:“我们之间,该说谢谢的是你,而且如果你真要谢的话,怕是一辈子都谢不完……”

    李明珠双手环抱胸前,喃喃道:“一辈子还长着呢……”

    李易目光望过去,这一刻,他忽然有一种想将柳二小姐叫过来,和她肩并肩站在一起的冲动,这样一来,孰胜孰负,便一目了然了。

    ……

    李易见到柳二小姐的时候,她正在房中看书。

    柳二小姐看书,这是一种比荧惑守心还要罕见的现象,除了那种只有图画没有文字的秘籍之外,李易还没有见过她认认真真看过什么书。

    柳二小姐虽然识字,但是也并不多,一首《青玉案》中,都有两个字不认识,很难想象她怎么会想起来看论语这种东西。

    她手中捧着那本书,似乎是遇到了理解不了的地方,眉头紧促,快速的翻了几页之后,很快又翻回来,翻来覆去的看了看,最终有些不耐烦的抓起书,猛地一扬手,脸上才浮现出了轻松的表情。

    李易接过被柳二小姐扔出门外的书,走进屋内放回原处,问道:“好好的,看这种书干什么?”

    柳二小姐瞥了他一眼,说道:“随便翻翻而已?!?br />
    李易知道她肯定不是随便翻翻,因为她房间的桌子上,除了这本《论语》之外,还有两本《大学》《中庸》之类,最前面是一本最新版的《明月集》,这是那些好事者将他抛出来的那些诗词整理之后编纂的,自元宵之后,这本诗集的页数便又多了一页。

    除了这本之外,居然还有一本厚厚的《明月集注》,他随手翻了翻,里面每一首诗词的注解,都有十七八篇之多,那些人还真是吃饱了撑的……

    柳二小姐看了看他手中那本厚厚的注解,抬头问道:“那位醉墨姑娘在你心里,当真便完美到了如此的地步,让你用十几首诗词去夸她?”

    这话没办法回答啊,当初两个人的感情还是纯洁不能再纯洁的男女关系,送这些诗词也只是想要帮她一把,哪里有想过这么多……

    但现在看起来,这其中的每一首,都是**裸的情诗了,这些重量级的诗词放出来,直将她夸得天上少有,人间难寻,仙女一般,然后,另一位仙女好像有些不太高兴了……

    “咦,你今天换了香水啊,什么味道的,还挺好闻……”李易不露任何痕迹的岔开话题,柳二小姐没有回答,气氛略显尴尬。

    “那个,我今天在宫里,听到杨柳青的消息了?!崩钜自俅慰?,看着她,问道:“你想不想听一听?”

    “没兴趣……”柳二小姐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又道:“不过,如果你非常想说,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听一听?!?br />
    “我没有非常想说啊……”李易摆了摆手,说道:“你先看书,吃饭的时候我叫你……”

    好的不学,居然和傲娇萝莉学傲娇,傲娇萝莉现在已经只剩下娇了,她倒是傲起来了,还勉为其难的听一听……

    走到门口的时候,柳二小姐的声音再次传来,“要不,吃饭之前,我勉为其难的再教你几招?”

    李易转头走回来,说道:“我觉得我最近进境太快了,还是稳固稳固比较好,就不学新东西了……”

    柳二小姐看着他问道:“关于她,李明珠和你说什么了?”

    说起公主,李易就想起了一件事情,看着她说道,“这件事先不急,前几天徐老教了我两招,其中一招,我还没有想明白……”

    柳二小姐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哪一招?”

    李易双手环抱,说道:“你先像我这样做?!?br />
    柳二小姐俏脸上浮现出疑色,但还是学着他双手环抱,问道:“然后呢?”

    “没了……”李易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为长公主可惜的摇了摇头,说道:“就在刚才,我忽然想通了……”

    【ps:感谢书友“归马纵长歌”,“疯狂的烤包子”万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