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畜生,那畜生现在在哪里?”没有等到大夫过来,褚太傅就已经醒转,颤抖着声音说道。

    那名下人战战兢兢的回道:“府衙那边的人说,他们没有泄露公子的身份,应该很快就送公子回家了?!?br />
    话音刚落,便有下人通报,曾大人和崔大人一同来访。

    远处,有几道身影走过来,最前面的是两名中年男子,跟在两人身后,一瘸一拐向这边走来的,正是褚平。

    “太傅大人……”

    “跪下!”

    崔清明刚刚开口,便被暴怒的太傅大人吓了一跳,想要说出来的话也咽了下去。

    噗通。

    褚平面无表情,径直跪在了青石板上。

    “畜生,我们褚家怎么就出了你这样一个畜生!”褚太傅的表情有些狰狞,拎起拐杖,狠狠的抽在褚平肩头,怒道:“老夫今日便打死你,也省的让我褚家列祖列宗蒙羞!”

    褚平的身体晃了晃,却也并未闪躲,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那你便打死我吧,反正我也是废人一个,有损褚家清名,死了更好,死了一了百了……”

    褚太傅怔在原地,看着眼前这个他从小带到大的孙子,却发现,只过了区区几个月时间,他竟是有些不认识他了。

    他举起拐杖,却久久的没有落下去,喃喃道:“我褚家百年清名,百年清名……”

    “百年清名……”褚平脸上浮现出一丝惨笑,说道:“是啊,百年清名,只要您打死了我,褚家依然是褚家,大义灭亲,被所有人所称颂的褚家,百年清名也不会丢……”

    他将头伸出去,笑道:“来吧,爷爷,我已经准备好了?!?br />
    褚太傅看着他,身体颤抖,手中的拐杖,却怎么都落不下去。

    “平儿……”

    他放下拐杖,俯下身子,用枯瘦的双手**着他的脸,老眼中已满是泪水,颤声道:“平儿,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褚平没有回答,脸上浮现出一丝痛楚之后,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眼中再次失去了感情。

    他从地上站起来,再也没有看褚太傅一眼,一瘸一拐的向着里面走去。

    褚太傅身后的中年上前一步,看着曾仕春,焦急的问道:“曾大人,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曾仕春摇了摇头,说道:“府衙今日得到消息,近日来发生的多起女子失踪案件,乃是平安县彭家所为,他们将这些女子掳掠而去,逼良为娼,为的是满足某些客人一些变态的嗜好,捕快们破门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褚平也在里面?!?br />
    中年男子兀自有些难以置信,喃喃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平儿不是去拜访孙大儒了吗,他不是去请教孙大儒经义了吗,怎么会,他怎么会……”

    “褚兄,年轻人难免会犯错……”崔清明摆了摆手,说道:“便是蜀王殿下,不也因为年轻人的一点儿小错,被陛下暂时逐出了京都,褚平贤侄年纪尚小,虽然跟着太傅大人走过了千山万水,但真正经历过的事情还是太少,很容易受到外物的诱惑,日后严加管教,一定能够改正错误,重新向善的?!?br />
    中年人叹了口气,说道:“这次的事情,还要多多拜托崔兄了?!?br />
    崔清明笑笑,说道:“褚兄尽可放心,没有人知道褚平也参与了这次的事情,至于其他的阻碍,曾大人也会帮着扫平的,就像上次一样……”

    “多谢崔兄?!敝心昴凶铀盗艘簧?,然后转过头,看着褚太傅说道:“父亲,我去看看平儿?!?br />
    见中年男子走后,崔清明上前一步,说道:“太傅大人,褚平年纪还小,难免犯错,您不要生气……”

    砰!

    崔清明捂着脑袋,鲜血沿着额头流下,他怔怔的看着褚太傅,犹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太傅大人,你……”

    “崔清明!”褚太傅眼中满是血丝,用拐杖遥遥的指着他,说道:“老夫的眼睛看不清楚,你以为老夫的心也瞎了吗!”

    崔清明捂着脑袋,看着褚太傅,良久,脸上的震惊之色隐去,面色平静的说道:“太傅大人在说什么,晚辈怎么听不懂呢?”

    褚太傅将拐杖扔在地上,目光森寒的看了他一眼,冷声道:“滚!”

    ……

    “似乎,弄巧成拙了?!?br />
    两人走出褚家的时候,曾仕春看着崔清明,小声说了一句。

    “这怎么能算是弄巧成拙呢?”崔清明头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但脸上却还有着很多血迹,露出笑容的时候,看上去颇为狰狞可怖。

    曾仕春摇了摇头,问道:“看刚才的样子,太傅怕是已经知道了,这些事情,背后都是你在推动,他还会再出手帮崔家,帮蜀王殿下吗?”

    “他不是在帮崔家,也不是在帮蜀王殿下?!贝耷迕髂艘话淹飞系难?,说道:“他是在帮他们褚家?!?br />
    曾仕春看着他道:“交出褚平,褚家依旧是褚家?!?br />
    崔清明摇了摇头,说道:“今日之前,交出褚平,褚家依然是褚家,今日之后,褚家的百年清名,皆系于我们之手,至于如何选择,太傅大人是聪明人,他知道应该怎么做?!?br />
    ……

    “父亲,我们应该怎么做?”

    黑暗的大堂之中,褚家明面上的主事之人走了进去,看到黑暗最深处的那一道身影,缓缓开口道。

    许久之后,黑暗中才传来了嘶哑的声音:“平儿怎么样了?”

    “已经睡下了?!敝心昴凶踊氐?。

    黑暗中没有声音传来。

    “老夫错了,一开始就错了……”又过了许久,黑暗中才传来一道叹气的声音,老人喃喃道:“没想到,崔家竟是如此狠毒,那是活生生的人命,活生生的人啊……”

    中年男子怔怔的看着他,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父亲的意思是……”

    “他们已经毁了平儿,现在又要毁了我们褚家……”

    老者缓缓的回过头,看着黑暗中褚家列祖列宗的灵牌,喃喃道:“他们,要毁了我们褚家祖祖辈辈积攒下来的名声啊……”

    中年男子身体颤抖,焦急道:“父亲,万万不可,这万万不可啊,褚家百年清名,绝对不能毁在我们手里!”

    他咬着牙,艰难的说道:“若是实在不行,就把,就把平儿交出去吧!”

    褚太傅摇了摇头,说道:“他们两次将平儿送回来以后,这就已经不是平儿的问题了?!?br />
    中年男子后退几步,喃喃道:“难道,难道我褚家……”

    褚太傅点燃了屋内的蜡烛,整理了一下衣衫,说道:“准备一下,过几天,我要见几位老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