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国的早朝,如今早已沦为了一个形式。维持朝廷的运转,有三省六部,其实本就不需要帝王,一些重大的决策,下面的人无法决定,还有长公主审度,连长公主都无法决定的,才需要询问老皇帝的意思。

    每月的初一,仪式性的早朝,如果没有什么十分重要的事情,老皇帝也只是短暂的露露面而已。

    辅政的公主殿下坐在老皇帝左侧偏下的地方,以区分地位,而李易如今在朝堂上所站的位置,已经不能靠着柱子了。

    他的位置,只在两位宰相之后,和六部尚书并列。

    听朝中官员述职听的有些困,耳边忽然传来宦官又尖又细的声音。

    “宣齐国使臣觐见!”

    齐国使臣这些天在京都很老实,老实的不像是齐国使臣,不过,根据他们透露出来的风声来看,这一次是来求和的,表现的老实一点,也很正常。

    齐国使臣一行五人,迈进大殿,站定之后,先躬身高声道:“参见皇帝陛下!”

    齐国使臣态度之端正,表情之谦恭,看的景国朝臣心中一阵舒爽。

    因齐国势大,往年即便是派遣使臣,当着景国君臣的面,态度也是倨傲到了极点,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和眼下的态度,简直是云泥之别。

    而造成这一切改变的原因,他们心中也都十分清楚。

    齐国赵国屡次犯边,次次都被前方的景国将士打了回去,赵国在丢了几座城池之后,终于安宁了下来,默默退了兵,派来商量赎回那几座城池的使臣,现在还被晾在鸿胪寺。

    这几位齐国使臣说话倒也开门见山,非常仪式化的说了几句之后,就直接进入了正题。

    大意就是景国和齐国是邻邦,整天打呀打的,这得死多少人,浪费多少钱,说起来苦的也都是百姓,实在是不应该,不如从此以后,两国握手言和,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

    此言一出,不仅景帝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朝堂之中,亦是哗然不断。

    景国最大的外患乃是齐国,两国争斗数十年,景国弱势,几十年来,数次求和,为此付出的代价不算小,这一次,居然轮到齐国主动求和了?

    这实在是破天荒的头一次,作为景国的臣子,他们心中满是归属感和自豪感,如今的景国,已经成长到连齐国都不敢轻易小觑的地步了吗?

    没等景国君臣有所表示,那领头的使臣便躬身上前,高声道:“为表诚意,我等特代我齐国太子殿下,向皇帝陛下请求迎娶贵国长公主,并在此承诺,等到太子殿下登基之后,便立刻册封公主殿下为贵妃……”

    此言一出,原本还略有喧闹的朝堂,立刻变得安静了下来。

    有人怔了怔之后,眉头便皱了起来。

    有人先是一愣,随后脸上就露出了狂喜之色。

    李易看了看手持齐国国书的使臣,又抬头看了看上方,老皇帝眉头皱起,公主殿下面无表情,收回视线,面色并没有多大变化。

    当下便有一人站了出来,直言道:“陛下,议和可以,齐国太子想要迎娶长公主,却是万万不可!”

    “臣附议!”

    “臣附议!”

    ……

    秦相此言一出,朝堂中便有不少人站出来。

    齐国主动议和,这自然是一件十分长脸的事情,传出去可扬国威,但齐国太子想娶长公主,可就是痴人说梦了。

    公主殿下对于景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甚至可以说她虽然是公主的身份,但起的,却是君王的作用,而且还是一位数十年不遇的明君。

    且不说没有了公主殿下,景国的朝堂会成为什么样子,白白的将这一位明君送给齐国,正常人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至于议和,齐国爱议不议,反正他们也打不过拥有天罚的景国将士,总之一句话,和可以不议,嫁公主,不可能!

    崔清明望着站出来的老人,面色平静,袖中的拳头却紧紧的攥在了一起。

    他偏过头看了看,便有一名官员站出来,开口道:“陛下,两国交战,会有多少生灵涂炭,又要牺牲掉我景国多少英勇的将士,如今齐国提出议和,乃是有福于万民的事情,还望陛下三思!”

    这名官员开口之后,又有不少人站出来附和,两方各执己见,争论不休。

    景帝将那封国书放下,伸手向下压了压,朝堂立刻便恢复了寂静。

    “议和可谈,求亲一事,便不要再提了?!彼乃盗艘痪?,给出了最明显的态度。

    齐国使臣抬起头,说道:“议和乃是于两国都有益处的事情,我齐国已经给出了足够的诚意,贵国也应该拿出一些诚意出来吧?”

    此言一出,满殿朝臣望着齐国使臣的目光,便开始变得不善起来。

    这位齐国使臣的言外之意是,若是景国不将长公主嫁过去,不给出足够的诚意,那议和一事,也就不必再谈了……

    “陛下,此事有利万民,还请陛下三思!”

    “陛下,莫要使生灵再遭涂炭??!”

    “还请陛下为景国百姓着想,为前方的将士着想!”

    ……

    又有数人站出来的时候,景帝皱了皱眉头,目光望向下方某处。

    李易适时的站出来,看了看那几人,问道:“接受齐国的议和,将长公主嫁过去,便是拯救万千百姓,使生灵免遭涂炭吗?”

    为首一人冷哼一声,说道:“若是能免去两国之间的战争,有何不可?”

    “那么,到底免去了吗?”李易看了看他,又看向他身旁的众人,再次问道:“景国和齐国曾经议和了那么多次,真的做到了像这位大人说的那样?”

    “这……”

    那官员顿时哑口无言,如果议和真的有用,那么议和一次就够了,齐国使臣也不会在现在出现在大殿上。

    李易看了看殿内的朝臣,开口道:“齐国虎狼之心,人尽皆知,摒弃盟约的事情做了不止一次,还有何信誉可言,更何况,陛下龙体有恙,长公主辅政当国,正是关键时刻,又岂能远嫁齐国,再退一步说,齐国太子在国内民心尽失,连皇位都不一定坐上,凭什么给出这样的承诺!”

    “哈哈,是极,是极!”薛老将军大笑着走出来,说道:“诚意,你们要什么诚意,天罚要不要?”

    又有一名老将走出,大笑道:“侵略者是你们齐国,又何谈什么议和,要退兵便赶紧退,要打,我景国将士,还怕了你们不成?”

    沈相站出来,点头说道:“陛下,老臣觉得,李大夫说的在理?!?br />
    兵部尚书严炳上前道:“臣附议?!?br />
    户部尚书秦焕站在他的身旁:“臣附议……”

    尚书左丞董文允……

    此刻站上前的,都是朝中重臣,两位宰相意见相同,沈家王家也都站在金紫光禄大夫的身后,其他人的意见,其实已经无足轻重了。

    崔清明看着前方站着的一排人影,拳头紧握,指甲深深的陷进肉里,很快,又无力的松开。

    关于齐国使臣议和一事,朝中那些大佬的意见很统一,和可以议,娶公主不可能,行就议,不行就滚,齐国还是当年的齐国,景国却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弱小的景国了。

    ……

    李易吃了一口蛋炒饭,看着长公主,说道:“还真被你说对了,齐国使臣议和是假,想要借此得到景国的帮助,助力大皇子登上帝位才是真?!?br />
    李明珠捏着酒杯,却没有吃饭,情绪似乎不怎么高,看着他问道:“和亲一事,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李易想了想,说道:“和亲啊……,不和是气节,和也是一种外交手段,至于到底怎么看,不能一概而论?!?br />
    “这是你平日里用来搪塞父皇的?!崩蠲髦榛瘟嘶尉票?,说道:“我要听你的心里话?!?br />
    “心里话啊……”李易端起酒杯和她碰了碰,毫不犹豫的说道:“管他是齐国还是赵国,我当然是不会让你嫁过去的……”

    【ps:真是作死的典范,前面埋得线有点多,现在要一条条收回来,还不能乱,写的小心翼翼,轻易不敢敲键盘,估计得掉头发……月底了,说这些当然不是诉苦,是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