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兆府衙门口,那名擂鼓的女子又一次被衙役拦了下来。

    一旁的街道上,已有不少的行人驻足观看,指着不远处那女子,小声议论。

    “一大早就看到她在这里擂鼓,也不知道是有何冤情?”

    “听说好像是死了妹妹,又听那官差说钦犯什么的,怕不是前两日妙音阁的那桩案子?!?br />
    “那恶贼的海捕文书张贴的满街都是,她还来这里闹什么,莫非,此案还有别的隐情?”

    众人议论纷纷间,一名捕快从里面走出来,看着那女子,挥了挥手,说道:“把她拿下!”

    “这里是京兆府衙,是你胡闹的地方吗?”那捕快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转头说道:“大人有令,此女三番两次挑衅府衙威严,妨碍公务,带进去,先杖二十……”

    随后便走上前,挥散了街道上围观的人群,大声道:“没什么好看的,都散了,散了……”

    虽说这衙门口的大鼓,就是让百姓用来伸冤的,但也不能乱敲,扰乱衙门正常的秩序,不过,虽然有这条规矩,但这女子刚刚失去了亲人,悲伤的心情可以体谅,如此罚她,在众人看来,却是有些不近人情……

    然而这些事情,却不是他们能够妄议的,看着那女子被带进去,也只能摇了摇头,各自散开。

    “头儿,真的要打二十杖?”一名捕快看了看那瘦弱的女子,犹豫道:“二十杖下去,打死了怎么办?”

    “你个猪脑子!”那捕头在他的脑袋上猛敲了一下,怒道:“大人说了,注意分寸,要是打死了,就用你的命来填……”

    被他敲了脑袋的捕快哭丧着脸,问道:“什么是注意分寸啊……”

    那捕头挥了挥手:“意思意思就行了,打完了把人带到牢里先关着,别让她再出来闹了?!?br />
    片刻后,那捕快来到已经被按在凳子上,面无血色的女子,脑海中浮现出那天夜里那女子的死状,脸上浮现出一丝怜悯之色,微微摇了摇头,招手道:“板子给我,我亲自来……”

    两名捕快压着那女子进入大牢的时候,都觉得今天算是开了眼,衙门当差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到受了杖刑之后,还能自己走着去大牢的人……

    ……

    “我不要了,香囊不要了,花灯也不要了,诗也不要了……”

    李易捂着屁股一瘸一拐的从柳二小姐房间里面出来,回头说道:“你喜欢就拿去吧,还看上什么了,随便拿,都是你的……”

    柳二小姐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谁让你不说清楚的……”

    李易已经不想再解释了,他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吗,她欠自己的,女子贴身戴在胸前的东西,曾经有人送过他的,除了香囊,还有什么?

    肚兜吗?

    她也不想一想,他堂堂县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可能变态到那种地步?

    柳二小姐再次看了他一眼,说道:“香囊算我欠你,日后会还你的?!?br />
    “算了,也别日后,我不要了……”李易揉了揉还隐隐作痛的屁股,她这是什么时候养成的毛病,就不会换个地方下手吗?

    “你不要也得要?!绷〗闼盗艘痪渲?,甩了甩头发,留给他一个酷酷的背影。

    虽然她说的干脆,但收到柳二小姐的香囊,已经是两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若只是简单的送一只香囊,随便在街上买一只就好了,然而柳二小姐对他的礼物如此挑剔,甚至连那首词也让他重新誊了一份,自己送的当然也不会这么草率。

    香囊所用的布料是她从珍藏的那些布匹里面精挑细选的,听小环说,二小姐选香料,都足足选了三天时间,再到给上面绣东西,将碎布片缝起来,这期间又不知道浪费了多少,因此才拖到了现在。

    她和人动手的能力是极强的,但落到厨艺或是女红上面,则是极大的拉低了广大女子的水平,李易拿着柳二小姐缝好的香囊,心中十分确定,如果戴上这只出去,一定会被别人笑话。

    不过,看着柳二小姐望过来的眼神,他也只能昧着良心点头:“很好,我很喜欢?!?br />
    柳二小姐有些紧张的脸色终于变的缓和,说道:“第一次缝,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凑合用吧?!?br />
    李易点点头,说道:“的确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比如布料拼接的有些痕迹,颜色搭配不太好,针脚细的细,密的密,香料的选择好像也……”

    柳二小姐面色平静的看着他,“也什么?”

    李易满意的将那香囊挂在腰间,说道:“好像也……没有什么好挑剔的地方?!?br />
    柳二小姐缝的香囊再丑,也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要么坚持这条真理,要么打赢了她,告诉她香料的选择和搭配到底不好在哪里。

    李易今天没有时间和她大战三百回合之后纠正她的错误,因为今天是林婉如和林勇她们动身回齐国的日子。

    随行而来的齐国商队,早在元宵过了之后,就离开了京都,她们多留了两个多月,再不回去,林家在齐国那边的生意,怕是就要生出变故了。

    有关商铺合作的事情,在一个月之前,就和她商量好了所有的细节,这一次,他也会派商队和护卫过去,将她们护送到齐国。

    车队行至城门口,如仪和林婉如说着话,从马车里下来,拍了拍她的手,说道:“从这里到齐国路途遥远,林妹妹一路小心?!?br />
    林婉如笑了笑,说道:“路途虽远,但也曾往返过几次,又有这些护卫一路护送,姐姐不用担心?!?br />
    随后,她便走到李易身旁,看着他,笑了笑之后,伸出手掌,说道:“再见了……”

    李易怔了怔,随后也伸出手,两只手握在一起。

    一触即分,林婉如回过头,看着如仪,解释道:“这是我们家乡的一种礼仪,名曰“握手礼”,迎接许久不见或是告别即将分离的朋友……”

    林勇诧异的看着这一幕,挠了挠脑袋之后,也对李易伸出手,一脸伤感的说道:“李兄弟,再见了!”

    李易用力的在他的肩膀上锤了一拳,笑道:“拉着脸做什么,又不是不见,过不了半年,你们怕是又得再来京都了……”

    林勇憨厚的一笑,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不是舍不得李兄弟你……”

    李易笑了笑,说道:“两个大男人,就不要这么煽情……”

    “……舍不得李兄弟做的饭菜嘛!”

    林勇的话说完,李易怔了怔,随后便挥了挥手,“走吧走吧……”

    他看着林勇大笑着上了马车,靠在车厢上对他挥手,林婉如弯腰掀开车帘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下一刻便消失在厚厚的车帘之后。

    车队缓缓驶出去,直至最后一辆车也看不到了,李易才转过头,说道:“我们回去吧?!?br />
    “娘……”

    城门口人流涌动,声音嘈杂,但他和如仪都听力过人,怎么会听不到这一道奶声奶气还有些含糊的声音。

    如仪低头看着襁褓中的小家伙,脸上浮现出喜色,猛地看向李易,问道:“相公,你刚才听到没有?”

    六个月的孩子,虽然还不能理解语言,但在平日里刻意的引导下,也已经可以一个一个的往外蹦字了,李易叹了口气,说道:“果然还是娘子赢了……”

    李端似乎也是感受到了如仪的喜意,缩在襁褓中,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再次张了张嘴,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小……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