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的声音响起的突然,老方一个翻身从马车上滚下去,警惕的望着天上,又听了一阵子之后,才发现声音不是从天上传来的。

    扭头一看,原来在前方不远处,有一女子在用力的击打着衙门前面的那只大鼓,刚才听到的,不是雷声,是鼓声。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重新跳上马车,说道:“原来是有人在敲堂鼓,吓死我了……”

    堂鼓是立在衙门前的一张大鼓,作用有两个,一是县官升堂时敲鼓聚众,将分散在衙内各处的衙役聚集起来,另一个,则是让有冤屈的百姓击鼓鸣冤,李易掀开车帘看了一眼,刚才击鼓的女子已经被衙役迎了进去,也就并未在意,他放下车帘,看着老方问道:“你刚才说的,是认真的?”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崩戏教玖艘豢谄?,说道:“这件事情,总该有个结果的……”

    李易将车帘挂在一边,疑惑的问道:“你和小红,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老方靠在马车上,看着天空,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大概是在姑爷上山的前一年吧……”

    李易一开始以为老方只是一个憨厚直爽的汉子,没有多少心思,后来才发现,他的心思尤其是对于感情,简直是细腻到了极点,憨厚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个闷骚的灵魂。

    他和小红的相识,无非是狗熊救美的老套剧情,后来机缘巧合的又在群玉院遇到,一来二去的便熟了起来,从群玉院隔着一堵院墙的交流,逐渐的发展到今天的地步。

    根据老方所说,也说不上哪种地步,就目前而言,两人是只牵牵小手的纯洁的男女关系。

    他和方家嫂子之间,应该是亲情,小红大概就是老方的爱情了,至于如何让这两者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他要是知道,就不用每天两头跑了。

    自己的事情还是一团乱麻,老方的家事,就更加帮不上什么忙了,李易只能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情,还是从长计议吧……”

    “是啊,还是从长计议吧?!崩戏降懔说阃?,说道:“醉墨姑娘已经修成正果了,二小姐,若卿姑娘,长公主,林姑娘,就连小环姑爷也还没有收房,那位小公主心里怕是也只有姑爷,这一个个的,也要从长计议啊……”

    李易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让如仪过去和方家嫂子说说,就说你想再迎一位女主人回来,作为方家大妇,她要大度,不要阻挠……,如仪的话,她肯定会听一些,怎么样,够意思吧?”

    老方连连摆手,“算了,这种小事,我自己解决就行,还是不劳烦大小姐了……”

    马车逐渐远去,衙门之中,一名捕快将那女子送出来,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姑娘,这件案子,从始至终,都是京兆衙门在负责,你去那里问问吧?!?br />
    女子脸色苍白无血,却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多谢捕快大哥?!?br />
    那捕快看了看她,脸上露出不忍之色,说道:“姑娘,我提醒你一句,去了京兆衙门,这大门前的鼓,可千万不要乱敲……”

    ……

    “褚平,崔习新……”

    李易将手里的纸条揉成一团,扔进了炉子里面。

    当日那朝廷钦犯犯下人命案子的时候,崔习新和褚家那位小公子也在妙音阁中,据说还差点受到了一些牵连,这也是京兆尹府如此重视此案的原因之一。

    褚家他从来都没有小瞧过,也一直在让人留意着,不过这件事情从始至终都是京兆府衙在处理,曾仕春那里,并没有什么消息送过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在火边烤了烤手,然后提起笔,在桌上铺开的宣纸上写了起来。

    柳二小姐非说他那天写在花灯上的《青玉案·元夕》太草率了,里面有很多字她都不认识,不是一件合格的礼物,要他再重新写一遍。

    柳二小姐认不出来实在是太正常了,她自己一共认识几个字不说,那天情况也不一样,为了求速度,他用的是介于草书和行书之间的一种书法,有点书法底蕴的人都能认识,但在她这种文盲看来,自然就是潦草的看不清了……

    可谁让她是柳二小姐呢,二小姐让用正楷写就用正楷写,多大点事……

    李易写好,她检查了一遍之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李易提醒她道:“别忘了,你还欠我一样东西?!?br />
    “什么东西?”柳二小姐皱眉问道。

    按照元宵那天的规矩,花灯和香囊,最后是要做交换的,柳二小姐拿了他的灯,自然要送他一只香囊,这是游戏规则。

    “拿了我的灯,你得送我一样东西啊,你们女子贴身戴着的……”李易再次提醒。

    柳二小姐眉头更皱:“你说的到底是什么?”

    李易指了指她的胸口,“你还没猜出来?那年中秋,在那个园子里面,那些女子塞进我怀里的……”

    柳二小姐终于明白了,那只塞进他怀里的肚兜,是她亲手扔掉的,抬头看着他,冷冰冰的问道:“你确定?”

    李易看着他的表情,诧异道:“不是吧,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这你也不舍得,那不然你把灯还我,那东西我也不要了……”

    “你进来,我给你?!绷〗阆肓讼?,双手环抱,走进自己的房间,说道:“记得把房门关上?!?br />
    一个香囊而已,神神秘秘的,还要关上房门,又不是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李易摇了摇头,跟着她走进去……

    京兆府衙,衙门口。

    “说了多少次了,那尸身无人认领,早已葬在了乱葬岗,至于到底葬在了哪块地方,黑灯瞎火的,我怎么知道?”一名捕快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又道:“府衙已经在全力抓捕了,海捕文书也早就发了出去,只要那贼人还在京都,插翅也难逃,你放心,一有那犯人的消息,我们立马就派人通知你?!?br />
    那女子声音柔柔的说道:“即便是在炎热的夏季,无人认领的尸身,也应该至少保存三天,更何况,现在是冬季,至少也要七天以后……”

    “大过年的,仵作验了尸身,此案也没有什么疑点,只等着捉拿那钦犯归案就行,衙门哪里有地方帮你收着,该告诉你的,已经告诉你了,我警告你,不要再在这里捣乱,再有一次,我们就不客气了!”那捕快再次开口的时候,语气已经变的愤怒。

    那女子跪在衙门之前,声音悲凄:“我只是想知道,我妹妹到底是怎么死的啊……”

    街道之上,逐渐有路过的行人围了过来,用疑惑的目光望着那女子,看着府衙大门,指指点点。

    ……

    “她什么时候又有了一个姐姐!”

    府衙后堂,崔清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满面怒容的说道。

    曾仕春抿了一口茶,这才不急不缓的说道:“虽然出乎预料,多了一些变数,但也未必不是好事,若是连她的家人也认定那女子是死于那名钦犯之手,那此案日后便不会再生什么变故了?!?br />
    “怕就怕变故出在现在……”崔清明眯起眼睛,喃喃了一句。

    听出了崔清明话语中的杀意,曾仕春抬头看了他一眼,站起身说道:“此女,万万不能动?!?br />
    崔清明笑了笑,说道:“曾兄不用提醒,我自然知道,此女若是再出了什么事情,怕是真的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了?!?br />
    曾仕春点了点头,不再多言了。

    两人又谈了一些事情,崔清明从府衙后门出去,踏上马车的时候,身体微微一顿,回过头,看着马车前面的一名护卫,伸出手,对着虚空轻轻一划。

    府衙之内,饭桌前,一名妇人听到外面传来轰隆隆的声音,重重的放下碗筷,不满道:“外面怎么回事,没完没了了是吧!”

    一名衙役从外面进来,苦着脸道:“大人,那女子根本不听劝告,又开始敲堂鼓鸣冤了……”

    曾仕春放下筷子,脸色沉了下来,说道:“京兆府衙,岂是她撒野胡闹之地,来人,将那女子拿下,杖二十,暂且押入大牢……”

    那捕快愣了愣,有些不确信的道:“大人,这,这惩罚,是不是有些重了……”

    曾仕春挥了挥手:“无妨,府衙威严,不容挑衅,重罚才有警示作用,行刑注意分寸就行?!?br />
    那捕快不再多说,躬身道:“属下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