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谬赞?!?br />
    李易客气的拱了拱手,既不表现的过于亲昵,也不显得过分疏离。

    他与李轩的交情,只限于两人之间,和宁王府曾经有些牵连,却也已经是许久之前的事情了。

    “在京都这么久,孩子都有了,棋艺还是没有一点儿长进?!蹦跄笃鹨豢藕谧勇湎?,看着李轩,摇了摇头说道。

    李轩尴尬的一笑,说道:“父王棋艺精湛,孩儿自愧不如?!?br />
    宁王抬头看了看李易,忽然说道:“不知李大夫可有兴趣,和本王手谈一局?”

    “实不相瞒……”李易看着宁王,摇头说道:“在下对于围棋,并不精通?!?br />
    他说的是实话,围棋上辈子没有接触过,虽然规则和下法可以很容易的学会,但对局经验是学不到的,要不然也不至于和傲娇萝莉下棋,还要放小飞象钻地鼠和哮天犬出来。

    以他现在的围棋水平,也就糊弄糊弄普通人,和棋道高手,差点不是一星半点。

    李轩已经让出了位置,说道:“你可是景国第一才子,就不要谦虚了,最好能赢父王两盘,帮我挽回一点儿面子……”

    李轩站起了身,宁王也坐在对面看着自己,再推辞便有些太过扭捏,李易只能点头,在宁王对面坐下。

    “先生,你和皇叔在下棋啊……”傲娇萝莉从旁边跑过来,坐在李易身旁,双手撑着下巴,探出脑袋观战。

    宁王妃和李明珠也从那边走过来,宁王抬头看了看,望着李明珠说道,说道:“这些日子,多亏有你,皇兄才能安心养病,朝政上的这些事情,换做任何人,他怕是都放不下心?!?br />
    宁王妃牵着她的手,心疼的说道:“你看看,这才一年,好好的一个孩子,瘦成了什么样子……”

    宁王妃的话,李易就有些不太理解了。

    天天喝汤,汤里面还是他特意加了料的,她哪里瘦了,她们这些习武之人,身材本就匀称,身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全身上下,比一年前胖的地方有,瘦是绝对不可能瘦的。

    “一国的事务,让你一个人来决定,的确是有些不妥?!蹦趼淞艘蛔?,说道:“三省效率低下,无能之辈众多,三省之外,你当破格一些才德兼备的人出来,帮着你处理那些琐事……”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又看了看李易,说道:“看来李大夫,似乎真的不善于围棋……”

    李易还没有开口,傲娇萝莉就皱了皱鼻子,说道:“皇叔,我替先生和你下!”

    宁王笑了笑,说道:“我们的寿宁什么时候会下围棋了,皇叔可不和你下,被你父皇知道了,会说皇叔以大欺小的?!?br />
    傲娇萝莉已经捏了一颗棋子放上了棋盘,不满的说道:“皇叔不要小看人,我下棋很厉害的!”

    “好好好,寿宁最厉害了……”见李易没有计较,宁王也没有多说,和她一手一手的下着,落子却没有刚才的犀利,变的随意起来。

    宁王妃接过刚才的话,看着李明珠,说道:“你皇叔说的对,国政上的事情,还是要找人帮你,之前那个京兆尹就不错,他们沈家那几个人,据说也都很有能力,秦相如今老迈了,但秦家在朝中也还有几个人,虎父无犬子……,总之,这朝政哪里是这么好拿的,你千万不要累着自己?!?br />
    “董文允的确很有能力,沈家那一位,虽不如他,但也算不错,至于秦家,除了秦相之外,无一成器……”宁王摇了摇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道:“秦家秦和,如今在朝中是何官职?”

    “秦和?”

    李明珠眼中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秦家第二代人里面,除了秦彦之外,也还有两人在朝为官,这个秦和,她却是没有听说过。

    正在看傲娇萝莉下棋的李易开口道:“秦和,秦相第五子,一直都闲赋在家,并无官职?!?br />
    “如此倒是有些奇怪……”宁王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事情,继续和长公主说着朝堂上的事情,李易一直都以为这位远离京都的宁王,只是一位闲散王爷,但听他说起这些事情,竟是仿若久居朝堂一般,实在是让人意外。

    秦和,秦家五爷,他刚才说秦家无一成器,偏偏又将秦和单独列出来,这位秦家五爷,到底有何独特之处?

    吴二那边,经?;岽辞丶业囊恍┫?,或多或少也会出现这位秦家五爷的名字,然而大抵的描述,和外界传闻的一般无二……

    这位秦家五爷,在秦家没有什么地位,就算是秦家小辈,也能随意的欺辱,以至于他一直都出于自暴自弃的状态,但有时候,也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傲娇萝莉见他的情绪不是太高,以为他是因为下棋下不过宁王皇叔而懊恼,拍了拍小胸脯,说道:“先生不用发愁,我们马上就要赢了?!?br />
    正在和李明珠说话的宁王回过头,忍不住笑了笑,虽然小寿宁会下围棋,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但水平实在是不高,以至于他只需要随意的应付就行。

    这位李大夫是明珠和轩儿的朋友,自然不能让他输的太惨,不过,这局棋下到这里,也没有再下下去的必要了。

    他面露微笑,捏起一颗棋子,正要落在某个位置,手臂沉下一半,微微一顿之后,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傲娇萝莉抬起李易的手掌,自己也伸出小手击了一下,笑嘻嘻的说道:“先生,我们赢了!”

    ……

    皇家的公主都不是省油的灯,不要和明珠比武,不要和寿宁下棋,这是一条铁的定律。

    宁王输了一局棋,惊诧于傲娇萝莉的棋艺,提出了再下一盘。

    傲娇萝莉当然不会拒绝,宁王到底是浸淫棋道多年,傲娇萝莉纵然再有天赋,也不过才十四岁,一番激烈的拼杀之后,逐渐的落入了下风。

    当然,最后输的,依然是宁王。

    反败为胜,逆转乾坤是傲娇萝莉的拿手好戏,尤其是在她使出飞行棋,隐身棋,大棋吃小棋的绝招之后,宁王就输的没有一点悬念了。

    老皇帝的病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严重,这让他心中稍感欣慰,回家的时候,坐在马车上,不经意的透过车帘的缝隙向外看了一眼,却发现老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没等他发问,老方就将车帘掀开一条缝隙,问道:“姑爷,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br />
    李易坐直了身体,首先反思的是自己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事情,免的被他一句话扎到心,发现似乎可能大概没有之后,才看着他说道:“什么事情,说吧?!?br />
    老方看着他,犹豫了许久才说道:“我想把小红接回家,你觉得会怎么样?”

    “我觉得你会死?!?br />
    李易看着他,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方家嫂子是个什么性子,他再也清楚不过,在京都买了大宅子,家里的仆人,也都是清一色的男人,不说年轻貌美的丫鬟,连人老珠黄的大妈都没有一位,别说把小红接回来,要是让她知道老方这两年偷偷摸摸做的事情,现在的老方也不会坐在马车上问自己这个问题了。

    以他胆小的性子,怎么会突然生出这种不要命的想法,李易想了想,看着他,狐疑的问道:“你不会是坏了人家姑娘的身子,现在兜不住了吧?”

    “怎么可能!”老方连连摆手,“这种事姑爷你都不敢做,我怎么可能……”

    “真的?”

    “真的?!崩戏骄倨鹨恢皇?,“我发誓,如果我说的有半句假话,就让我天打五雷轰!”

    “没诚意……”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大冬天的,怎么可能打雷……”

    轰!

    话音刚落,一道惊雷般的声音,忽然在耳边炸响。

    老方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再也没有声音传来,看着李易问道:“我真没有做,难道姑爷你……”

    轰!轰!轰!

    一道道震耳的声音再次传来,震的人耳膜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