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家,家宴之后,秦相看了看坐在左下首的长子,说道:“早上提到的那项改制,关乎农政,稍不小心,就会动摇国本,每走一步,都要万分小心,万万不可马虎……”

    秦彦立刻点头:“父亲大人放心,此事我一定会加倍小心的?!?br />
    “不过,既然是改制,倒也不必太过保守,也不要因为小心而束缚了手脚……”

    秦彦恭声道:“孩儿知道?!?br />
    一番对话之后,秦相起身离席,走出房门,行至一半,才发现饭前看过的一册卷宗忘在了椅子上,又折返回去,再次踏进门口的时候,微微一怔。

    堂内此刻只剩下了一个人。

    那人的身形有些消瘦,此刻从宴席下首的角落里起身,将桌上的几碟残羹端过来,放在自己前面的位置,还未坐下,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秦相。

    “父亲……”

    他看着秦相,先是一愣,见他望着自己,低头看了看,微微一笑,说道:“饭菜还剩下不少,不吃的话,有些浪费……”

    秦相看着这位最小的儿子,表情微怔。

    他的头上,竟然也有了丝丝白发,脸上露出笑容的时候,亦是有着纵横的皱纹显现出来,他是秦家五兄弟中最小的,但看起来,却比他的大哥还要苍老的多。

    老人这个时候才发现,他已经有许久,没有关注过这个儿子了。

    “那些菜都已经凉了,没有吃饱的话,让厨房再做一份便是了?!鼻叵嗄昧四蔷碜诠?,走出去的时候,脚步顿了顿,又道:“深夜也不要吃的太多,早些休息,小心身体……”

    秦和点了点头。

    “父亲?!?br />
    秦相踏出门口,听到声音,又回过头,秦和看着他,笑着说道:“如今朝局动荡,暗流不断,父亲虽身居高位,但也要小心一些……”

    秦相皱了皱眉,说道:“近来之朝局,前所未有之安稳,何来动荡一说?外面的谣言,不可轻信……”

    秦和恭敬的听着,等他说完之后,点了点头,开口道:“谢父亲提醒,孩儿知道了……”

    秦相再次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秦家五爷看着面前的残羹,那清汤里面倒映着他的样子,他捋了捋头上的一缕白发,望着汤盅怔怔出神。

    ……

    元宵那晚下了一夜的雪,之后虽然雪势渐小,但也依然没有放晴。

    清晨,天色尚早,京都的街道上,除了极少数店铺半掩着大门之外,临街的大部分铺门都是紧紧的闭着。

    一名裹着头发,只穿了一件单薄衣衫的女子,站在某处小楼门前敲了许久,待里面一位美妇打开大门的时候,才搓了搓自己冻的有些发红的脸,笑问道:“我家妹妹是楼里的乐师,元宵那天过来表演,已经两天没有回去了,能不能麻烦您叫一下她,她身体不好,每天都要喝药的……”

    美妇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一个哈欠,声音含糊的问道:“你家妹妹叫什么名字?”

    女子笑了笑,说道:“她叫双双?!?br />
    ……

    “先生,他们在干什么?”

    傲娇萝莉掀开马车车窗的帘子,看到城墙底下有一群人聚在一起,回过头问李易道。

    “在看朝廷钦犯吧?!?br />
    马车一路驶过来,李易也听到了街上一些人的议论之声。

    好像是昨天一名朝廷通缉的犯人,在京都犯下了人命官司,借着上元的乱象,竟是顺利逃脱了,让上面大为震怒,不惜大范围的发下海捕文书,赏金更是丰厚,花了大代价,欲要将此人捉拿归案。

    京都是天子脚下,犯案的又是朝廷通缉的犯人,好巧不巧又选在了元宵佳节,也难怪上面有那么大的反应。

    不过,海捕文书这么发下去,除非那通缉犯有易容改貌的本领,否则,在这京都附近,还真的不容易逃脱。

    要知道,在京都周围,可是有一群想刷分提高排名的疯子,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从原则上说,朝廷大张旗鼓通缉的钦犯,能出现在京都,并且再次犯案,这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过,百密总有一疏,此刻对他而言,通缉犯的事情不重要,老皇帝的身体才重要。

    这一场雪下的突然,老皇帝的病情加重的也十分突然,李易一开始就知道,他的病情,没有痊愈的可能,有时候,也完全是撞运气而已,即便是已经放下了朝政,安心调养,但谁也不知道,坏运气会在哪一天到来。

    李易的心情有些压抑,有些事情能够想到完美的解决方法,有些事情没有,面对此事,即便是他,也会从心底涌出一阵浓浓的无力感。

    马车忽然刹住,傲娇萝莉身体一个不稳,跌倒在他身上。

    她脸上浮现出一朵红云,小声道:“先生,人家不是故意的……”

    李易扶着她的腰让她坐好,外面已经传来了宫中侍卫怒骂的声音。

    “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

    如此骂了一句,那侍卫有些慌乱的敲了敲车厢,问道:“殿下,没事吧?”

    “我没事?!卑两柯芾蛐∩幕亓艘痪?,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侍卫立刻道:“有一个女人,忽然从巷子里走出来,差点撞上,属下不得已,才紧急勒马,惊扰了殿下,还请殿下恕罪?!?br />
    傲娇萝莉轻声问道:“没伤着人吧?”

    已经有一名侍卫将那跌坐在地上的女子扶了起来,皱眉问道:“你没事吧?”

    那女子没有看他,眼神没有焦距,失魂落魄的向前面走去。

    “怪人……”那侍卫看了她一眼,回过头,说道:“殿下,没伤着人,我们继续走吧……”

    李易掀开车帘看了看,只看到了一道远去的身影,摇了摇头,又将车帘放下。

    ……

    看望了老皇帝,从殿内走出来的时候,李易心中的阴云稍稍散去了一些。

    自然是因为他的病情,并没有他预料的那么严重,大概是因为气温骤降的影响,有所反复而已。

    一名宦官将他引到偏殿,说是世子和长公主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李易和傲娇萝莉走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偏殿中不止他们两个。

    宁王妃拉着李明珠的手在说话,李轩陪着宁王下棋。

    宁王妃见他们进来,对傲娇萝莉挥了挥手,“寿宁,快过来,到这里来……”

    李易稍稍拱手屈身,说道:“见过宁王,宁王妃?!?br />
    每年年初,各地的王侯都要进京,因为李轩在京都,所以宁王一家往往会多留一些日子。

    “李大夫不必多礼?!蹦趸恿嘶邮?,看着他,摇头说道:“论看人的本事,本王的确差了皇兄不止一筹,李大夫一代人杰,本王当初竟也看走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