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这段剧情不一次发出来,自己也不痛快,这一章本来是早上为明天写的存稿,想想还是直接发了,明天的更新有也会是在晚上,大家白天依然不用等?!?br />
    “怎么可能?”崔习新面色苍白,表情惊恐,“真,真死了?怎么死的?”

    那名捕快再次伸手在床上女子的鼻间探了探,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她的脖颈,艰难的开口道:“被……,被褚公子掐死的?!?br />
    褚平呆滞的坐在地上,还在不停的喃喃自语:“不是我,不是我……,我说了,我说了她要是受不了,拍一拍床,拍一拍床我就停下了啊……”

    “褚平,快,你快穿上衣服,跟我们走!”崔习新终于回过神来,看着褚平,焦声说了一句,又对那名捕快吩咐道:“去将后面的窗户打开,你们两个,守在这里,不许让任何人进来!”

    他们原本计划的,也只是拿捏住褚平狎妓一事,让褚家小小的承他们一个恩情,但谁想到,谁想到居然出了人命,这恩情太大,不仅褚家承不起,他们也给不起??!

    他看着还怔在原地的褚平,郑重的说道:“你记住,杀死双双姑娘的,是那跳窗而逃的朝廷钦犯,那恶徒想要伤你的时候,幸好有京兆尹府的捕快及时赶到……”

    看着褚平还坐在那里,口中喃喃自语,崔习新一个巴掌狠狠的扇在他的脸上,怒道:“你听清楚了没有!”

    褚平嘴角溢出血丝,抬头看着他,眼神逐渐恢复了清明,点头道:“听……,听清楚了?!?br />
    崔习新走出去,关上房门,对门口的两名捕快说道:“你们看着这里,任何人不许进出?!?br />
    那美艳妇人走过来,担忧的问道:“崔公子,里面……”

    “闭嘴!”崔习新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说道:“让所有人都去楼下,我怀疑他们里面有朝廷钦犯,若是真的查出来了,你们妙音阁,脱不了干系!”

    美妇脸色一白,“朝,朝廷钦犯?”

    ……

    崔家,崔清明坐在堂中,慢悠悠的饮着茶水,看到崔习新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进来,站起身,皱眉道:“怎么,难道事情没有做成,你不是已经用一千两银子买通了那女子吗?”

    崔习新咽了一口口水,颤声道:“事情是做成了……”

    “既然做成了,那你慌什么?”

    “可是,可是那女子,被褚平玩死了!”

    “什么!”

    崔清明猛地站起身,茶杯哐当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他看着崔习新,难以置信的问道:“那,那女子死了?”

    “父亲放心,暂时还没有更多的人知道此事,我已经让人将那里控制了起来?!贝尴靶驴醋潘?,焦急道:“父亲,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若只是暗中行事,几条人命对于他们来说,算不了什么,但坏就坏在,今日之事,乃是他们特意安排,那些捕快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根本不可能轻而易举的遮掩过去……

    “京兆尹府呢?”

    崔习新立刻道:“还没有让人去通知?!?br />
    “派人去告诉曾大人,让他的动作慢些?!?br />
    “那父亲您呢?”

    “让人备车,我要立刻去褚家?!?br />
    ……

    褚家,一名中年男子看着崔清明,说道:“崔兄深夜来褚家,到底有何要事,父亲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br />
    崔清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褚兄,时间紧急,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解释,要是耽搁了时辰,褚平贤侄,怕是有大麻烦了?!?br />
    听到自己儿子的名字,中年男子立刻问道:“什么大麻烦?”

    崔清明低声说道:“事关褚平贤侄的性命,更是事关褚家清名?!?br />
    中年男子脸色大变,立刻道:“崔兄在这里稍坐片刻,我马上去请父亲过来?!?br />
    崔清明没有坐多久,就看到褚太傅披着一件厚厚的氅子,被人搀扶着走过来。

    他连忙起身,恭声道:“见过太傅大人?!?br />
    老者挥了挥手,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br />
    崔清明犹豫了一瞬,说道:“今夜习新和褚平贤侄去妙音阁听曲,阁中有一位女子对褚平表露心迹,年轻人,行事难免有些急切,又恰逢京兆尹府的捕快搜查朝廷钦犯,不小心撞到两人行男女之事……”

    那中年男子的脸色稍缓,若只是此事,倒也不算严重,只是正常的男女之情,又不算狎妓,便是真的狎妓,虽然对褚家的名声稍有损坏,但也没有严重到累及性命的地步。

    老者看着他,目光锐利:“你深夜来此,就是为了此事?”

    崔清明低下头,沉声道:“京兆尹府的捕快进去的时候,那女子……,死了?!?br />
    中年男子脸上浮现出惊恐的表情,老者身体颤了颤,竟是连拐杖也拿不稳了。

    他胡须颤抖,堪堪站住,连声道:“这畜生,这畜生……”

    崔清明抬头看了看,问道:“习新已经让人暂时将此事压下,现在,京兆府的人怕是也要过去了,清明深夜来此,是想请教太傅大人,此事,应当如何处理……”

    老者颤颤巍巍的走到椅子旁坐下,沉默许久,才有些心灰意冷的挥了挥手,说道:“老夫不是京兆尹,此事,不用问我?!?br />
    身旁那中年男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焦急之色,正要开口,崔清明忽然道:“京兆尹府抓捕的那名朝廷钦犯,实在是丧心病狂,藏匿在那妙音阁中,不仅用残忍的手段杀害了那位姑娘,还想要对褚平贤侄不利,幸亏捕快及时赶到……”

    老者没有回答,扶着椅子,艰难的站起来,浑浊的目光在崔清明的身上停留了许久,挥了挥手道:“老夫累了……”

    “打扰太傅,清明实在是抱歉,还请太傅放心,此事,一定不会牵连到褚平贤侄?!贝耷迕魉盗艘痪?,躬身道:“太傅早些休息,清明先回去了?!?br />
    老者拄着拐杖,向门外走去的时候,甩开了中年男子的搀扶,声音嘶哑的说道:“回来以后,让他去祠堂跪着?!?br />
    中年男子面色复杂,缓缓点了点头。

    ……

    “五爷,我出去了?!?br />
    秦家,大汉看了看已经宽衣上床的中年男子,说了一声之后,缓缓的退了出去。

    一名穿着粗布衣衫的妇人走过来,手里捧着一个暖炉,说道:“老爷怕冷,我多拿一个暖炉进去?!?br />
    大汉推开门,说道:“我帮你放进去吧?!?br />
    妇人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你毛手毛脚的,脚步又重,老爷刚睡下,又得被人吵醒,还是我去吧,你去休息?!?br />
    大汉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那,那我先去睡了?!?br />
    妇人点了点头,等那大汉离开之后,才走进屋内,将那暖炉放在床边的地上。

    她直起身子,在黑暗中望着床上的中年男子,叹息说道:“您不必难过,双儿的身体,本来就没有多少日子了,怜儿以前最疼的就是她,能在去见怜儿之前,为您做些事情,她心里一定也是很开心的?!?br />
    黑暗中,躺在床上的中年男子,眼睛猛地睁开。

    他双拳握紧,抓破了被单,喉咙里发出压抑着的,犹如野兽般的嘶吼:“有办法的,一定有其他办法的,她,她本不必如此,不必如此啊……”

    妙音阁中,一名捕快再次回头看了看床上,脸上露出疑惑,伸手推了推旁边一人,小声道:“你看,她是不是在笑?”

    那名捕快回头看了看,发现那已经死去的女子,嘴角果然带着淡淡的笑容,他走过去,将被单覆在她的身上,长长的叹了口气。

    “也是个可怜人……”

    ……

    清晨,大汉推门走出来,被迎面的冷风吹着,打了一个寒颤,有些怔怔的看着满院的白色,喃喃道:“前几天不是都回暖了吗,怎么又下雪了……”

    回屋又裹了一件衣服,这才走出来,穿过花园小径,向一处院落走去。

    走到一半就停下来脚步,在那花园的深处,一树梅花不知何时悄然绽放,立刻便为这白茫茫的花园多了几分点缀。

    在那梅树之前,漫天的雪花之中,有一道人影直直的站在那里。

    “五爷,您今天这么早就出来了,怎么也不撑把???”

    大汉走过去,小心的将中年男子肩头和身上的雪花拍掉,见他头上也落了一层厚厚的雪,也不知道他站在这里有多久了……

    轻轻的帮他将头发上的雪花扫开,但有几处地方的雪花,却怎么都扫不掉。

    他手上的动作一滞,怔怔的看着中年男子,脸上浮现出惊色,“五,五爷,您……”

    中年男子回头看着他,脸上露出笑容,说道:“这人呐,一不留神,就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