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音阁。

    崔习新抬头望了望楼上,不知何时,楼上的某处房门已经打开了一条缝隙。

    他将已经变凉的茶水一饮而尽,抬头看了上楼上,在房间里面踱了几圈,似是有些不耐烦的走到门外,随后又走了回去。

    街上一处茶摊前面。

    “头儿……”

    “我看到了,走!”

    只有两句短短的交流,几名捕快飞快的起身,推开人群,大声道:“奉旨捉拿朝廷钦犯,闲杂人等闪开!”

    人群纷纷闪开,几人来到妙音阁门口,那领头的捕快挥了挥手,说道:“进去搜!”

    听曲子听的好好的,忽然有官差闯入,楼里的客人都是一惊,那正在弹奏的乐师也停了下来。

    美艳妇人看到有差役闯入,连忙跑过来,惊慌道:“官差大人,这是怎么了,我们这里做的,可一直都是正经生意……”

    说着,便将手里的一锭银子塞到那捕快手中。

    不过,向来无往不利的招数,此刻却并不管用,那捕快抬手推开她,冷声道:“我等奉命捉拿朝廷钦犯,有人告密说犯人就被窝藏在你们这里,至于你们这里做的是不是正经生意,搜一搜就知道了……”

    那美妇刚要开口,却被直接打断。

    “少废话!”为首的捕快看了她一眼,对身后几人道:“搜!”

    大堂之内的客人心中惊惧,想要离去,怎奈何大门口已经被官差拦住,自是不敢冲出去,只能站在原地,心中惴惴不安的看着那些捕快上楼踹门搜查。

    就是不知道,那里面的人,有多少会在今晚被吓得一辈子都落下病根。

    崔习新给自己添了一杯热茶,抬头望了一眼楼上,继续自顾自的喝茶。

    褚家这几十年来,在景国读书人的心中,是犹如圣地一般的存在。

    褚太傅桃李满天下,教导过两任帝王,如今的朝堂上,包括左右二相在内,不知道有多少大臣,见了他,都得尊称一声褚老。

    向来洁身自好,对褚家子弟的要求也格外严格的褚太傅,想必是不会愿意让京都的众人知道,褚家如今的嫡长子留连风月之所,在和女子欢好之时,还有着某种变态的嗜好。

    幸好,今日搜查朝廷钦犯的差役,是京兆尹府的人,崔家能够在其中使使力,要不然,这一桩足以影响到褚家门风的丑闻,怕是就要流传的人尽皆知了。

    崔习新再次抬头望了一眼,缓缓的站起身,向楼上走去。

    ……

    大街之上,过往的行人看着拦在妙音阁门口的官差,纷纷停下脚步,远远的观望着。

    对面的酒楼之上,一名大汉将温好的酒倒在杯中,递给对面的中年男子,说道:“五爷,酒温好了?!?br />
    中年男子端起酒杯,大汉正要在他的对面坐下,却看到他拿起酒杯的手颤抖个不停,杯中的酒尽数的洒在衣袖上,而他却对此一点儿都不在意,抬起手,将那酒杯凑到嘴边,而此时,杯中的酒已经一滴也不剩了。

    “五爷,你怎么了,很冷吗?”大汉急忙走过去,看到中年男子身后的窗户开着,立刻道:“我去把窗户关上……”

    他站在窗前,向下方看了一眼,疑惑道:“奇怪了,下面那些人在看什么呢?”

    “别关!”

    便在这时,中年男子阴沉的声音仿若从喉咙中发出来。

    “可是,不关的话,外面这风吹进来……”

    “我说,别关!”

    “好,好,不关就不关……”大汉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一旁的伙计招了招手,说道:“拿一个暖炉过来,快点快点……”

    中年男子举起已经没有酒的酒杯,仰头灌了一口,放下酒杯的时候,手臂还忍不住的颤抖,杯子敲击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也吸引了邻桌的目光。

    大汉走过去,看着他,心惊胆战的问道:“五爷,五爷,你该不会是病了吧?”

    “我没事?!敝心昴凶用挥刑?,沉声说了一句,“倒酒!”

    “可是……”

    “倒酒!”

    大汉只能遵从,看着他一杯酒凑到嘴边的时候,已经一滴不剩,却还是要装出一副豪饮的样子,摇了摇头,将空了的酒杯再次斟满。

    ……

    “奉命搜查朝廷钦犯,里面的人,不许动!”

    一名捕快踹开房门,看到房中床上两条**裸的肉虫,大声说了一句。

    床上的男女早已经被吓傻了,已有两名捕快冲进去,粗粗的扫视了一眼,视线在那女子的身上狠狠的剜了几下,再看了看那男人,有些鄙夷的挥了挥手,说道:“没事了,你们继续?!?br />
    走出这一个房间之后,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径直向最里面的房间走去。

    “奉命搜查朝廷钦犯,里面的人,不许动!”

    领头的捕快一脚踹开门,另外两名捕快立刻冲了进去,直冲向帷幕之后的床边。

    帷幕之后,男人粗重的喘息声音戛然而止,转而变的惊慌,“你,你们是什么人?”

    那领头的捕快看了看床上的男人,愣了一下之后,立刻抱拳道:“抱歉,抱歉,不知道是褚公子在这里,惊扰了公子,还望公子见谅,我们马上就走,马上就走……”

    他向床上看了看,褚平的手还掐在那女子的脖子上,而那女子裸露在外面的身体,也布满了青色的鞭痕和烛泪……

    那捕快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褚平,再次抱拳道:“这,褚公子的喜好,还真是……,别致啊……,褚公子放心,今夜我们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您继续……”

    他对房间里面的两人挥了挥手,说道:“还不快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一道人影从外面进来,崔习新看着几人,脸色沉了下来,怒道:“谁让你们进来的!”

    那捕快脸上露出赔笑之色,还没有来得急将事先排练好的话说出来,却忽然听到床边传来一道惊恐至极的声音,褚平整个人从床上栽倒下来,脸色煞白无血,喃喃道:“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双双,双双你醒醒……,我刚才没用力,我刚才真的没有用力啊……”

    那捕快诧异的看着这一幕,还没有来得急询问,床边,一名捕快看着那**着躺在床上的女子,缓缓的伸出手,在她的鼻间探了探,这才回过头,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死……死了?”

    “什么!”

    崔延新和那捕快,脸色同时大变。

    ……

    酒楼上,那大汉看着衣襟湿了一大半的中年男子,晃了晃空空如也的酒壶,说道:“五爷,酒没了,我们回去吧?!?br />
    中年男子端起仅剩的一杯酒,缓缓的洒在了地上,扶着桌子,有些艰难的站起身,声音嘶哑的说道:“回去?!?br />
    “那位,就是秦家五爷?”

    “听那汉子的称呼,应该没错了?!?br />
    “听说这秦家五爷,年轻的时候,在这京中,也是一号人物,不过因为秦家有秦彦在,平日里比较低调罢了,如今怎么就成了这么一副德性?”

    “你有所不知,哎,这件事说起来,也是一桩冤孽……”

    ……

    楼下,那大汉背着中年男子走出酒楼,看了看对面拥挤的人潮,问道:“五爷,要不要留下来看会热闹?”

    背上传来了一声轻咳,随后就是嘶哑的声音:“回去?!?br />
    “真不看?”大汉有些疑惑的再次确认道。

    “回去!”

    “好好好,回去……”大汉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背着中年男子,消失在茫茫的人流中。

    【ps:第二更,23号更新完毕,大家白天不用再等。另外,祝??佳械??!?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