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翠挥完了手,转头看着曾醉墨,有些小得意的说道:“小姐,我说的没错吧,缘分这种事情,谁也说不清楚的呢?!?br />
    李易也觉得,缘分这种事情,当真是妙不可言。

    “那人真的在灯火阑珊处……”柳二小姐将那只花灯塞进他的怀里,转身进了如仪她们刚刚进去的场子。

    李易回头看了看,终究还是向着前方的几道身影迎了过去。

    他看着小翠和小珠身上挂着的不下十只花灯,惊讶道:“怎么买了这么多?”

    小翠摇了摇头,炫耀的说道:“不是买的,都是小姐和若卿姐姐猜赢的?!?br />
    小环跟在李易身后,左右看了看,忽然有些不知所措。

    永宁则是有些兴奋的向曾醉墨的方向跑过去,除了哥哥和冰凝小姐姐以外,她最喜欢的,就是醉墨姐姐了。

    洛水神女看着他,疑惑道:“就只有你们吗?”

    话音刚落,如仪和林婉如已经从一旁的场子里面走了出来,柳二小姐虽然也走出来,却只是远远的站着。

    洛水神女当下便不再理会他了,快步走过去,对如仪行了一礼,小声道:“见过姐姐?!?br />
    “一家人,不用这么多礼节?!比缫切α诵?,拉着她的手,说道:“刚才在里面看到了几件衣服,很适合妹妹,一起进去看看吧?!?br />
    曾醉墨点了点头,说道:“听姐姐的?!?br />
    两个人携手进去,永宁也牵着醉墨的手进去,小环和小翠她们紧随其后,宛若卿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之后,也跟了进去。

    霎时间,街道之上,就只剩下了他和傲娇萝莉。

    傲娇萝莉挽着他的胳膊,郑重的说道:“先生放心,我永远都不抛下你的?!?br />
    李易揉了揉她的脑袋,傲娇萝莉眯着眼睛,脸上露出惬意。

    她忽然睁开眼睛,看着李易,认真的说道:“我永远不会抛下先生,先生也答应我,永远不要抛下寿宁好不好?”

    李易笑了笑,点头道:“好?!?br />
    “拉勾?!卑两柯芾蛏斐鲂≈?。

    “拉勾……”

    虽然只是一句当不得真的童言,但此刻李易的心中却满是欣慰,笑了笑说道:“她们逛她们的,先生带你去吃好吃的,只带你一个人?!?br />
    “好啊,好??!”傲娇萝莉顿时睁大了眼睛,小脸上满是喜色,虽然先生没有为她写过诗,但先生只带她一个人去吃好吃的,没有带永宁,也没有带醉墨姐姐,如仪姐姐,如意姐姐,小环姐姐,皇姐……

    总之,现在的先生,是只有她一个人的先生了。

    ……

    柳二小姐依在墙壁上,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人潮中,望着满目的灯火,表情略有茫然。

    林婉如没有跟着如仪她们进去,站在她另一侧几丈远的地方,看着挂在外面的花灯,细细驻足。

    那些花灯之上,都写着诗词,她从最前面的一列走过来,在每一个花灯之前都停留了短短一会,当然,有的时间要久一些,有的,只是扫一眼便掠过。

    直到最后一个。

    这一次,她足足停留了一刻钟的功夫。

    某一个时刻,她再次站近了一些,轻声喃喃道:“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句诗……,是什么意思?”

    听到身旁传来声音,她转过头,看着柳二小姐,笑了笑,说道:“虽然不知道这阙词是何人所写,当时又有着怎样的心境,但从字面意思来看,应该是写词之人历尽艰辛,只为了寻找一个人,但到头来才发现,原来他寻找的人,其实一直就在身边?!?br />
    柳二小姐怔了怔,问道:“不是……,灯火阑珊处吗?”

    林婉如摇了摇头,说道:“灯火阑珊只是代指,这句词的重点,是在于“蓦然回首”……”

    她看着忽然转身,跑进汹涌人流的柳二小姐,伸出手,诧异道:“如意姑娘……”

    身影转瞬消失,林婉如许久才放下手,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转过身,视线再次望向那灯上。

    李易一只手拿着那只花灯,另一只手护着傲娇萝莉在他胸口晃荡的腿,这样坐在他肩膀上的她才不至于掉下来。

    傲娇萝莉手上拿着一个小袋子,里面是各种零食,自己吃的同时,还不忘时不时的给李易嘴里塞一把。

    被人群围起来的里面,有江湖卖艺人在表演吞剑术,傲娇萝莉正看得高兴,李易也就没有告诉她这其中的奥妙。

    一只胳膊忽然被人抓住,李易回过头,诧异的看着柳二小姐,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的灯还我!”

    柳二小姐从他手里将那只花灯夺去,然后便干脆利落的转过身,再次消失在街道上。

    李易诧异的望着街上的人流,刚才明明是她自己不要的,现在又反过来怪自己,不过想到她做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也只能摇了摇头,感叹一句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傲娇萝莉委屈的和他望着同一个方向,弱弱道:“那是我的灯……”

    ……

    “双双姑娘的琴艺,真是越来越精进了?!?br />
    妙音阁,二楼最深处的雅间之中,褚平从房间中央的蒲团上站起来,望着视线前方的帘幕,笑着说道:“方才这一曲,已经到了融情的境界,能够调动起人内心深处的情绪,说实话,这种琴音,我也只在爷爷的一名老友那里听过,听爷爷说,那一位,已经站在乐道顶峰了……,双双姑娘还如此年轻,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br />
    帘幕之后,少女的手还覆在琴弦上,或许是因为体力过于消耗,她的脸色蜡白,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她并未擦拭汗水,双眼无神的望着前方,也没有作出回复,许久之后,才开口道:“褚公子,你进来吧?!?br />
    “啊,进去?”

    褚平闻言微微一怔,他平日里就算是和双双姑娘一同待在房中,但也隔着一个帘子,这还是双双姑娘第一次邀请他进去。

    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莫非,真的被崔习新说中了?

    他整理了一下衣衫,说道:“那……,我进来了?!?br />
    褚平缓步走过去,轻轻掀开帘幕,少女背向他而坐,面前放着一张古琴。

    “双双姑娘……”

    他刚刚开口说了一句,少女便站了起来,身上那本就薄如蝉翼的衣服,却是缓缓褪去,露出了不着寸缕的酮体。

    褚平怔怔的看着她,“双,双双姑,姑娘,你……”

    少女缓缓的转过身,面对着他,轻声道:“公子大恩,小女子无以为报,能够给公子的,也唯有这清白之躯了……”

    褚平握紧双拳,艰难的移开视线,咬牙道:“你若是只为报恩……”

    少女脸上忽然露出了花一般的笑容,上前一步,轻轻的将褚平拥住,喃喃道:“双双心里,也是喜欢公子的……”

    他低声说道:“我,我在这种事情上,和,和别人有些不同……”

    少女抬头看着他,动情的说道:“双双什么都愿意为公子做的……”

    褚平身体猛地一震,脸上浮现出喜色,呼吸也逐渐变的急促起来。

    【ps:今天白天有事情,这一章是昨天赶出来的,想着凌晨直接发,大家白天就不用等了,五分钟后,还有一章?!?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