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观星会,使得在场的群臣权贵都开了眼。

    世子殿下以理服人,对司天监进行了单方面的碾压,彻底推翻了流传数百上千年的谣言,这已经不是科学院做的第一件颠覆传统的事情了。

    连人都能插上翅膀飞上天,证明他们本就不相信的天狗其实是子虚乌有,也在他们的心理承受范围之内。

    至于脚下所踩的大地其实是一个大球,一时之间,有人还有些难以接受,但世子殿下论据充足,便是要反驳,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仅仅是重物轻物落地的事情,就足以让他们思虑好一阵子了。

    荧惑守心,乃是灾星冲了陛下的谣言,自然也不攻自破,今日之后,若是有人还敢用此事来做文章,那就是真正的居心叵测,意图诋毁对社稷有大功的长公主,此等恶劣行径,想来陛下绝不会轻饶。

    宴会进入尾声,景帝和皇后起驾,朝臣也逐渐散去,虽然中间起了一点波澜,但今日之观星会,也算得上是圆满。

    李易十分庆幸他最终还是过来看看了,要不然,非得被李轩那一高兴就管不住嘴的家伙搞砸不可。

    “我们也回去吧?!崩钜灼匪档?。

    曾醉墨轻轻点了点头。

    这时,一名女官从后方绕过来,小声说道:“李大人,长公主在外面等您好久了?!?br />
    曾醉墨看了看他,说道:“你先过去吧,我在这里等你?!?br />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一起过去吧,应该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顺便就一起出去了?!?br />
    长公主今天一直陪在皇后和宁王妃的身边,李易看到她了,隔得比较远,没怎么说话。

    她晚上是要回宫的,李易走出大殿的时候,远远的看到她在左侧的廊下等着。

    李易走过去,先是偏过头看了醉墨一眼,介绍道:“这位是……”

    “我知道?!崩蠲髦槎运⑽⒌阃?,“曾姑娘?!?br />
    “见过公主殿下?!痹砟运辛艘焕?。

    “不用多礼?!彼×艘⊥?,指了指前方,“时间不早了,边走边说?!?br />
    对于女扮男装的洛水神女,她什么也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问,让李易本来想好的解释都没有机会说出来。

    她走在前面,走了几步,回头看了李易一眼,说道:“为了这件事情,辛苦你们了?!?br />
    “说的这是什么话?!崩钜滓×艘⊥?,“况且,真正辛苦的是李轩,不让他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一定憋得很难受……,今夜之后,崔家应该就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br />
    “确定背后是崔家?”

    “不然呢?”李易摆了摆手,说道:“也不用太过担心,这次以后,他们也差不多没有别的招数可以使了……,只不过,还是要防着一点,毕竟狗急跳墙,兔子急了也咬人,接下来的两天,应该会有些反弹,不过这些,你就不用去管了?!?br />
    今夜的观星会,只是堵上朝堂上这些明眼人的嘴巴而已,那些不明真相,容易受到不轨之人煽动的普通人,才是最关键的,今日之后,必须趁热打铁,将舆论彻底的扭转回来。

    “那……,若是需要什么,就告诉我?!彼俅位赝房戳艘谎?,登上了一辆极为豪华的马车,“我走了?!?br />
    李易对她挥了挥手,老方和邋遢老者已经回来了,马车就停在不远处,两个人一手烧鸡一手美酒,靠在马车上,对着月亮,聊的火热。

    李易正要走过去,曾醉墨摇了摇头,说道:“反正路也不远,我们走回去吧?!?br />
    李易对赶车过来的老方摇了摇手,马车就放缓了速度,没有太过接近,远远的吊在他们的后面。

    曾醉墨看着那马车消失的方向,喃喃道:“长公主一介女子,能将偌大的国家治理成这样,真的很不容易?!?br />
    “是啊……”李易点点头:“她若是生了男儿身,一定是当皇帝的料?!?br />
    曾醉墨偏过头看了一眼,说道:“你才舍不得她生男儿身吧?”

    李易仔细的想了想,觉得他还真的不能接受,又看着她,说道:“男儿身还是算了,不过女扮男装,也别有一番滋味啊……”

    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来,这位小兄弟,给本公子笑一个……”

    从街道一边的某处店铺中走出来的人影,脸上刚刚露出笑容,欲要和他打一个招呼,手臂抬到一半,就又飞快的缩了回去。

    李易看着从店铺里面走出来的林婉如,林婉如站在台阶上看着他。

    “那个,我……,我再看看,晚些时候回去?!彼?,再次向成衣铺子里面走去。

    洛水神女羞红了脸,瞪了他一眼之后,飞快的跑了进去。

    “林姑娘,你等一下,不是你想的那样……”

    ……

    一同走回去的时候,林婉如歉意的看着他,说道:“对不起啊,我刚才还以为……”

    李易摇了摇头,这也不能怪她,毕竟醉墨男装扮相的时候,完全就是那种略带中性的清秀小生形象,无论是对于男人还是女人,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脑海中浮现出刚才的画面,她转头看着李易,问道:“你们,已经……”

    李易知道她问的是什么,点了点头,说道:“只是还差一个合适的时机,迎她进门罢了?!?br />
    “那,柳姐姐知道吗?”

    李易点了点头。

    “难怪……”林婉如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那位若卿姑娘,你们应该也……”

    “若卿啊……”李易想了想,说道:“还差两个时机呢……”

    “那……”

    “没有了,没有了?!崩钜琢谑?,以前也没有看出来,林姑娘的好奇心怎么这么重呢……

    立刻转移话题道:“这么晚了,你在铺子里做什么?”

    林婉如回过头,说道:“今天在铺子里调查了一些习惯买成衣的客人,后来又帮着她们核算下账目……”

    “还差好几个时机……”两人身后几步远的地方,林勇掰着手指头数了数,抬起头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崔家。

    一名丫鬟进去奉茶的时候,屏着呼吸,退出门之后,才抹了一把额头上沁出的冷汗,飞快的跑开了。

    堂内,崔清泽面色阴沉至极,端起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却因为茶水太烫,又一口喷了出来,脸色涨红,猛地将茶杯摔在地上,茶杯碎裂,茶水四溅……

    他的身侧,崔清明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那司天监,当真被……,被逼疯了?难道司天监就没有其他人站出来吗?”

    崔清泽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谁能想到,科学院的那东西,竟然连荧惑都能看到,那个球就清清楚楚的挂在那里,所有人都看到了,司天监如何和他辩?”

    崔清明一脸颓败:“可我们这些日子的安排……”

    “朝堂上那些老狐狸是指望不上了?!贝耷逶蟀诹税谑?,说道:“趁着观星会上的事情还没有传开,再加一把火,做了这么多,总得溅出来一点水花……”

    崔清明点了点头,说道:“我这就去安排?!?br />
    崔清泽坐下之后,又问道:“清铎呢,晚上怎么没有看到他?”

    崔清明道:“清铎出去和朋友喝酒了,褚家那里还是要维持着,他和褚家老二关系一直不错,晚上又约了几个朋友,像是去了醉月楼?!?br />
    崔清泽点了点头,面色稍稍好看了一些,“能想到这些,清铎也还算懂事,行了,你去忙吧……”

    崔清明退下之后,崔清泽走出房门,问道:“夫人晚上在做什么?”

    门口的一名丫鬟立刻回道:“夫人说身体不舒服,早早就回房歇息了?!?br />
    崔清泽再次点头,心下立刻舒服了许多。

    与此同时,崔府某处房中,一风韵妇人坐在床头,面色颇为愠怒。

    “前天不是才和人喝过,怎么又去,好不容易才有的机会,白白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