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情形如何了?”

    崔清泽在房内踱着步子,见一人从外面匆匆走进来,立刻问道。

    这名崔家心腹自然知道家主这几天关心的是什么事情,立刻道:“回家主,已经加派人手了,目前------还是没有什么效果?!?br />
    “奇了怪了……”

    崔清泽眉头皱了起来,之前蜀王被人们称为贤王,拥立他为太子,消息传播的速度,简直快的匪夷所思,甚至没有给他们任何人反应的时间,就在京都形成了强烈的舆论之势。

    也正是因为如此,盛怒之下的陛下才将他赶出了京都,无论是崔家还是贵妃,都没有来得急想出挽回之策……

    可这一次,明明是同样的方法,甚至他还主动的派出了那么多人去推波助澜,到处散播消息,为何就不管用了?

    崔清泽心中疑惑的同时,那名崔家心腹也在偷偷看着他。

    这一趟出去,外面没有多少人谈论长公主的事情,但谈论崔家之事的,可着实不少。

    家主和二爷有断袖之癖,这纯粹是无稽之谈,也就是外面那些人瞎传罢了,作为崔家的人,他们清楚家主和二爷的为人,什么断袖分桃的,都不存在,是某些心怀叵测的人,为了抹黑而抹黑……

    但是,家主夫人和三爷……

    还别说,以前他们还真的没有注意过,经人这么一提醒,才惊讶的发现,家主夫人和三爷之间,要比和其他人亲近,这件事情,莫非是崔家哪个知情者传出去的?

    “崔坚,崔坚?”

    猛地抬起头,看到家主正看着他,崔坚才回了回神,立刻问道:“家主还有何吩咐?”

    崔清泽摆了摆手,说道:“没了,你先下去吧,这两天,多多关注外面的动向?!?br />
    “是,家主要是没有什么别的吩咐,我先下去了?!?br />
    崔坚恭敬的回了一句,退到房门口处的时候,身后才有声音再次传来。

    “等一下?!?br />
    崔清泽看着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淡淡的问道:“清铎这几天在做什么?”

    “三爷?”崔坚怔了怔,看了家主一眼,低头说道:“不知道啊……”

    ……

    “等一等,你干什么去,回来!”

    看着李轩出了大殿就匆匆的往芙蓉园外的方向赶,李易及时的叫住了他。

    “三天以后就是观星会了,我得回去准备啊?!崩钚镆斓乃档溃骸安皇悄闼档?,让我认真对待吗,到时候还要对付司天监的那些家伙,不提前准备好怎么行?”

    李易看着他问道:“你想好说什么了吗?”

    李轩一脸的兴奋:“当然想好了!”

    一个为什么先看到闪电后听到打雷的问题,就能让他想的脑袋疼,多么神奇的星空啊,他刚才头都快要裂开了,这么有趣的事情,当然要大家一起头疼才好。

    李易试探的问道:“说站在对面的你其实不是现在的你,说他们看到的太阳是半刻钟之前的太阳,说天上的北斗七星,已经是一百多年的北斗七星了,说你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就能看到过去?”

    “对,就是这个,你还有什么补充的吗?”李轩猛地点头,随后又疑惑道:“为什么是四十五度角?”

    “补充个屁!”李易拽着他的胳膊,黑着脸说道:“先上车?!?br />
    马车行驶到科学院门口的时候,李轩跳下马车,有些意兴阑珊的样子。

    “我刚才说的都记住了?”李易再次确认的问了一句。

    “都记住了……”李轩低着头,说道:“让他们看星星,推翻荧惑守心的结论,告诉他们日食和月食的成因,不是因为陛下失德,天象预警……,除此之外,多余的一句话也不要说?!?br />
    李易看着他的样子,皱眉道:“我说的话,你最好记在心上,这不是玩笑,说的多了,对你没有什么好处?!?br />
    虽然在景国,没有人敢因为李轩说了什么就把他架在火上烤,思想超前了一些,有陛下护着,他也能说的头头是道,自圆其说,顶多算是学术争论,这没什么,但思想太过超前,很有可能被人当成是疯子,说不定也会触及到封建王朝的那啥点,闹大了不好收场……

    这次观星会,是要瓦解崔家散布的关于公主的谣言,顺便帮老皇帝洗洗冤屈,不是传播科学,如果他不三番两次的强调,李轩很有可能就将两者搞混了。

    看着李轩三次保证以后,踏进科学院的大门,就又变的兴奋起来,李易觉得三天以后,他还是亲自去看看的好。

    ……

    “姑爷,月亮上怎么坑坑洼洼的啊……”

    小环从院子里搭起的一个高台上下来,有些失望的说道。

    李易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以前不是和你说过吗,这就是月亮真实的样子?!?br />
    小环俏脸上还是有些失望,月亮上没有嫦娥玉兔桂树广寒宫也就算了,居然还这么的丑,心中仅存的一点儿幻想,终于彻底破灭了。

    如仪从那高台上下来,问李易道:“相公,明日在芙蓉园,也是用它看月亮吗?”

    李易点了点头,用来进行天文观测的望远镜,科学院至今也才磨出了一架,李轩宝贝的跟什么一样,是他好不容易才借出来的。

    “今天已经看过了,妾身明晚就不过去了吧,端儿晚上睡觉浅,醒了看不到妾身,一定会哭闹?!比缫强醋潘档?。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不去就不去了吧,其实也没有什么意思……”

    如仪不太喜欢那种热闹的场合,况且明天李轩也不是真的好心请那些人看月亮开眼界,搞不好还要和人撕逼,他也就不勉强如仪一起过去了。

    转头看到柳二小姐看完了月亮,又将视线望向了望远镜本身,李易心中一跳,立刻道:“这个不行,这个明天还有大用,不能抢……”

    ……

    “今天晚上,去芙蓉园?”

    杨柳巷中,曾醉墨诧异的看着他,问道:“那不是皇家园林吗?”

    李易看着她说道:“晚上那里有热闹看啊,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过去?”

    这几天没有多少时间陪她,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她是喜欢热闹的,应该会对那样的场合比较感兴趣。

    “李夫……,柳姐姐不去吗?”曾醉墨看着他问道。

    李易摇了摇头。

    “那,那我想一想?!?br />
    她其实有些意动,毕竟这是难得的单独和他在一起的机会,但是两人的关系又还未公开,就这样和他一同出现,总是有些不妥……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想法,她眼中闪过一丝神采,点了点头,说道:“好,晚上我陪你去……”

    崔府。

    “观星会,到底是什么东西……”崔清泽手中拿着一张请柬,回头说道:“夫人晚上有没有事,要不我们同去?”

    那妇人摇了摇头,说道:“我今天有些累了,老爷你自己去吧?!?br />
    崔清泽点了点头,走出房门的时候,看到一侧廊下有人走过来,沉吟了一瞬,问道:“清铎,晚上陛下在芙蓉园设宴,邀请众臣参与观星之会,你要不要一起过去?”

    “观星之会?”

    崔家三爷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兴趣,再说今天晚上约了朋友喝酒,大哥你还是自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