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混账小子……”

    薛老将军看着他离开,摇了摇头说道。

    大朝会是怎样的机会,各地官员齐聚,若是在大朝会之上出彩,那可是名动一国的事情,更何况,今日即便是他不在,但天罚之功,教化之功,改制变法之功,也都绕不过去他,李易这个名字,今日之后,才算是真正的名动朝野。

    不仅仅是京都的朝堂,那些各州官员,想必也不会轻易忘却这一个名字。

    身后不远处,崔清泽,陈冲,曾仕春并肩而行。

    崔清泽望着那一道背影,眼神飘忽,喃喃道:“这位李县侯,今日可真是名动四野啊……”

    陈冲伸出手搓了搓,同样叹道:“今个这天,可真冷啊……”

    曾仕春裹了裹衣袍,点头道:“是啊……”

    ……

    李易走到晨露殿门口,得知公主已经回来了,便信步走了进去。

    门口的宫女知道李县侯过来,是不用通传公主的,也就任由他走进房间。

    这处房间之中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沙盘,上面沙丘起伏,又有各色的线条交汇,李明珠将三个小旗子插在几个沙丘上面,李易走进来时,恰好看到这一幕。

    “又打下赵国城池了?”

    李明珠回头看着他走进来,点了点头,说道:“本来只是反击,后来许将军当机立断,趁胜追击,擒获赵国大将,连下三城……”

    李易这次没有再接话,而是诧异的看着公主殿下。

    准确的说,是看着她的这一身行头。

    凤冠是只有皇后才能戴的,但今日的大朝会是由她主持,为了区别身份,她的头上还是插了一只凤钗,这凤钗戴上,不仅没有多出一些女子的妩媚,远远望去,反倒是霸气十足。

    这身衣服,他也是第一次见,雍容华贵,十分的庄重,庄重之余,也多了几分别样的诱惑。

    李明珠转过头,问他道:“你今天怎么没有上朝?”

    “昨天晚上喝了点酒……”李易揉了揉脑袋,说道:“不小心睡过了……”

    李明珠皱了皱眉头,“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酒量,怎么还这么不小心?”

    昨天晚上本来是想向柳二小姐证明自己来着,结果不小心高估了那么一点,喝着喝着就没有意识了,也不知道她昨天扶他回房,有没有偷偷占便宜……

    他摇了摇头,将这些念头驱散,问道:“一切还顺利吧?”

    “大朝会每年都要举办,礼仪流程都是固定的,也谈不上什么顺利不顺利,按部就班罢了……”

    她指了指前方的沙盘,以及一旁桌上各部的详表,想到景国这一年间的改变,喃喃道:“大朝会虽然一样,但这天下,终究是不一样了……”

    李易就这样望着她,这一刻,似乎真的看到了一位睥睨天下的帝王。

    而这天下,是他们历尽艰辛,一步一步打下来的……

    当然,还有更多的磨难,在这条路上等着他们。

    “殿下,陛下召见?!?br />
    一名晨露殿宫女带着一名宦官走进来,恭敬说道。

    李易打了一个哈欠,说道:“你去吧,我找个地方歇一会儿,昨天没睡好……”

    那宦官上前一步,说道:“陛下说了,如果李县侯也在,一起过去?!?br />
    ……

    “朕的身体朕知道,每年都是这样,再过上半个月,等到天气暖和些了,也就自然好了?!?br />
    景帝躺在软塌之上,看着一旁坐在椅子上的老者说道。

    老者面对这位一国之主,语气依然不徐不缓:“陛下龙体重要,但国政事关万民生计,也不可疏怠?!?br />
    景帝摇了摇头,说道:“这一点,太傅倒是不用担心,这段时间明珠代朕理政,朝局安稳,诸事平顺,若非如此,朕也不可能放下心来休养?!?br />
    “公主虽有经纬之才,但女子掌政,终究不是正途,亦是不能长久?!崩险呖醋潘?,缓缓说道。

    景帝点了点头,问道:“太傅也听说荧惑守心天象了?”

    老者点了点头,说道:“有所耳闻?!?br />
    景帝抬头望了望,说道:“莫非,朕的大限,真的到了?”

    “荧惑守心虽现,但万事并非绝对,陛下自己,怕也是不信这些的?!崩险咭×艘⊥?,说道:“但此异常天象,也未尝不是一个示警,东宫之位空悬已久,陛下也得早早的定出纲常,为天下的臣民做出表率?!?br />
    景帝点了点头,说道:“这些,朕自然是知道的?!?br />
    老者见此,便不再开口了。

    作为太傅,也是帝师,他有必要为天子提这个醒,但再进一步,便有些逾越了。

    虽已退居多年,这些事情,他心中存有一个尺度。

    “未曾参加今日之大朝会,实在是可惜?!本暗鄞蚩环獬こさ淖啾?,目中光芒闪动,喃喃道:“若是朕能年轻十年,便不必让明珠肩上挑起这么重的担子了?!?br />
    老者眼中同样浮现出赞许之色,点头道:“长公主虽是女子,但孝心可嘉,也可谓是巾帼不让须眉了……”

    景帝笑了笑,问道:“太傅此次游学,一走便是三年,不知路上可有什么趣闻?”

    老者点了点头,开口道:“走的路多了,见的自然也就多了……”

    两人在殿中谈笑,殿外,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就不能当我没去过吗……”

    李明珠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两人由一名宦官领进去,那宦官躬身道:“陛下,长公主和李县侯到了?!?br />
    “儿臣参见父皇!”

    “臣参见陛下!”

    踏入大殿,躬身行礼之后,李易抬起头,看到坐在老皇帝床前的老者时,不由的一怔。

    老者站起来,对李明珠拱手施礼:“老臣见过公主?!?br />
    李明珠走过去,双手虚扶,连忙道:“太傅不必多礼,快快请坐?!?br />
    “太傅?”

    李易看着昨天遇到的那位碰瓷老者,脸色更加诧异。

    那碰瓷老者看着他,枯如树皮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年轻人,我们又见面了?!?br />
    李明珠看了看那老者,目光最终停留在李易身上。

    景帝脸上露出诧异之色,问道:“太傅和他,早就见过了?”

    【ps:感谢盟主“欢未足”的两次万赏,时间不够,这一章只能刚过两千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