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大人,陈夫人?”

    李易拿着那两封信,脸上浮现出一丝讶色,陈三小姐若是有事,平日在这里见面的时候直说便是了,何必这么拐弯抹角,神神秘秘……,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倒像是陈给事中的风格。

    曾仕春给他的信里又写了什么,要通过醉墨交给自己?

    李易先打开了曾仕春的那封信,里面只有一张信纸,上面写着八字大字,“崔家欲动,小心褚家?!?br />
    字面意思是崔家沉寂了这么久,马上就要有动作了,并且让他提防褚家,褚家,褚家……,听起来倒是有些熟悉,莫非这崔家的动作,和褚家有什么关系?

    仔细一瞧,又在信纸的下方发现了四个字,“阅后即焚”。

    焚不焚的不着急,李易将那封信放在一边,又拆开另一封,信上的字迹歪歪扭扭的,狗爬一样,肯定不是陈三小姐写的,倒是和他猜的一样。

    “荧惑守心,奸佞乱政,好自为之?!?br />
    陈给事中虽然比曾侍郎多写了几个字,但是表达的意思却有些迷离。

    荧惑受心的意思明明是皇帝驾崩,和奸佞乱政有什么联系,莫非陈给事中对星座也有研究,打算推翻前人瞎扯的不靠谱结论?

    再说了,女皇殿下当朝,朝堂上哪有什么奸佞,谁敢乱政?

    退一万步说,就算真有奸佞,该担心的,也该是奸佞自身,和他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让他好自为之?

    视线再移,信纸的下方同样有四个字,“阅后即焚”。

    两人同时送信给他,显然是之前没有通过气的,看来朝堂上所传曾侍郎和陈给事中的风流韵事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这默契,一般人比不了的。

    曾醉墨看着他,有些担忧的问道:“是有什么要事吗?”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小事而已,不用担心,你家相公厉害着呢?!?br />
    “谁担心了……”曾醉墨瞥了她一眼,声音细弱蚊蝇,“你又是谁的相公……”

    “好了,时间不早,该回去了?!崩钜滓×艘⊥?,他最终还是不愿意逼迫的她太紧,最多是每天多耽搁一些时间两边跑罢了,临走的时候,又提醒她道:“对了,那两封信记得烧掉?!?br />
    曾醉墨点了点头,看着他走出院门,这才拿起那两封信,转身向厨房走去。

    下一刻,李易的身影便又出现在她的眼前,笑着说道:“下一次见面就是明年了,不来个吻别吗?”

    ……

    陈冲和曾仕春的提醒,李易到底还是放在了心上。

    崔家这么久一直没有什么动作,这次大朝会将至,各地官员纷纷入京,一件普通的小事,也可能造成极大的影响,不可不防。

    可仅凭一个荧惑守心,又不知道他们具体有什么动作,不可能提前应对,要是在崔家也能有一个靠谱的卧底,那该有多好……

    不过,崔家有动作也好,有了动作,才有应对的方法,有陈给事中和曾侍郎在,要是还能让崔家翻了盘,那说明蜀王有上天眷顾,说不得也要逆个天了……

    “姑爷?!?br />
    走到马车旁边的时候,老方出声叫道。

    李易回头看着他:“什么事?”

    “脸?!崩戏街凰盗艘桓鲎?。

    李易伸手在脸上擦了擦,问道:“还有吗?”

    老方点了点头:“可以走了?!?br />
    景和三年的最后一天,李易坐在马车里,梳理着这一年来发生的大事小事。

    李家小少爷和小少奶奶的降生,算是家里最大的喜事;历尽艰辛,终于和醉墨修成正果,虽然离结果还有一段距离,但也就是时间问题罢了;公主殿下主政,民心所向,大局已在逐步稳定;永宁心理创伤尽去,傲娇萝莉又长了一岁,柳二小姐也长大了,性子最近居然变得温柔,就连老方都懂事了不少……

    似乎一下子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

    除夕这一天的习俗有很多,并且十分麻烦,从中午开始,一家上上下下的就开始忙碌。

    丫鬟下人们将整个宅子打扫的干干净净,地板一尘不染,外面的柱子走近一些,都能照出人影来。

    至于贴对联贴窗花挂灯笼这些事情,就不用借其他人之手了。

    对联是李易自己写的,抹了浆糊,搬来梯子贴上去,小环站在远处吆喝,“姑爷,歪了,歪了,再往左边一点……”“左边多了,再往右一点点……”

    窗花则是出自柳二小姐之手,李易今天才发现他一直以来都小瞧了柳二小姐。

    一把剪刀,在她手中舞的和兵器一般,速度快的李易都有些看不清,很快,她的手上就出现了各种图案的窗花,分给丫鬟们拿去贴了。

    林婉如帮不上什么忙,如仪在布置祖祠,她便抱着李端在院子里晒太阳,小家伙现在和她已经很熟了,就是饿的时候手总是不老实,偶尔让李易有些尴尬。

    晚上的年夜饭是很多人一起吃的,论气氛,自然比前两年热闹的多,之后便是一起包饺子守岁,大年初一吃饺子,这是景国流传已久的习俗。

    吃完饭之后,距离凌晨还有很长时间,两位老夫人身体撑不到那个时候,早早的睡了,端午坐在那里打了一会儿盹,也被小姨带了下去。

    麻将打了大半个时辰,李端被外面爆竹的声音吓醒,大哭不止,如仪赶忙去哄,被他缠着脱不开身。

    李易见林婉如脸上也露出倦色,将桌子收拾了一下,说道:“林姑娘也去睡吧?!?br />
    林婉如起身告辞,李易发觉肩头一重,小环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

    好不容易将她抱回房里,盖好被子,关上门轻轻走出来的时候,刚才还热闹非凡的院子,霎时变的寂静起来。

    远处有爆竹的声音依稀传来,天空之上一闪一闪,那是富贵人家的放的烟花,不时将整片天空照亮。

    院内石桌上,被天空的闪光映照的有些迷离的身影,望着某一个方向的夜空,自斟自饮。

    “还不睡?”

    李易走过去,在她的对面坐下。

    “吵?!绷〗慊亓艘桓鲎?,李易给自己斟了一杯酒,这才问到:“是不是不习惯这么多人?”

    “还好?!绷〗忝蛄艘豢诰?,目光又从他身上移开。

    “有酒没菜……”李易看了看桌面,摇了摇头,起身离开,没多久,就又走了回来,手上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摆放着几个凉菜。

    柳二小姐情绪似乎不太高,李易递过去一双筷子,说道:“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我陪你喝?!?br />
    “你?”柳二小姐终于收回视线,看着他,问道:“你能喝几杯?”

    “不就是葡萄酿吗,还几杯,你也太小看我了?!崩钜浊崦锏目戳艘谎圩郎纤绞庇美醋捌咸涯鸬牧鹆Ь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辛辣的味道差点将他的眼泪呛出来。

    捂着嗓子咳了几下之后,抬头看着她,瞪大眼睛问道:“多少度的?”

    “你喝不了的?!绷〗闵斐鑫甯裰?,说道:“去睡吧?!?br />
    这就是瞧不起人了,李易又倒了一杯,说道:“不就是烈酒吗,我连你都不怕,会怕它?”

    柳二小姐端起酒杯,隔桌相敬,一饮而尽。

    李易同样一饮而尽。

    “咳,咳……”

    “算了,你还是睡觉去吧?!?br />
    “我,我告诉你,你不要瞧不起人……”

    “那,再来……”

    “再来就再来!”

    ……

    “如意,你说,你有什么烦心事呢?”片刻之后,李易勾着柳二小姐的脖子,眼神迷离,“你要什么有什么,有什么可烦心的,你说,你想要什么,我都能拿给你……”

    柳二小姐皱着眉头,站起来,扶着他的手臂,淡淡道:“你醉了,我送你回房?!?br />
    “我没醉……”李易摆了摆手,看着她,眼神居然变得认真起来,说道:“你知道吗,其实我最佩服的就是你了……”

    “佩服我什么?”柳二小姐眉头动了动,扶着他,一步步向房门口走去的时候,随口问道。

    “佩服你人长得漂亮,武功又好,还那么酷,武林盟主啊,听起来多威风……,你说,你有什么好烦恼的?”

    李易脸上浮现出一丝思忖之色,忽而又变的恍然,说道:“我知道了,你是因为打不过明珠……”

    柳二小姐脚步顿住,眉头皱起,“我打不过她?”

    “哎呀,没事的……”

    李易身体晃了晃,站直了之后,拍了拍她的胸口,说道:“你虽然打不过她,可是你比她大啊,你再多练练,肯定能追上她,她可是永远都赶不上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