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勾栏就早些关门吧,除夕晚上应该也不会有多少客人,年后再歇几天,就又该开始忙活了?!?br />
    再次从勾栏走出来的时候,李易怀里抱着一堆东西,大都是剧本,是她这几天要拿到杨柳巷看的。

    宛若卿摇了摇头,说道:“明天是初一,可以再歇一天,初二以后,客人就又多起来了,到元宵之前,都不能闲着的,往年这几天的客人,抵得上平日里几个月了?!?br />
    “银子是永远也赚不完的,这样反而失去了一开始的初衷?!崩钜滓×艘⊥?,再欲开口时,忽而将手中的那一摞书抛向空中,俯身将一位拄着拐杖,险些跌倒的老者扶住,然后才伸出另一只手,让那一摞书籍稳稳的落在手上。

    “老人家,没事吧?”见那老者站稳了,他才松开手问道。

    老者摆了摆手,上下打量了他几眼,说道:“年轻人,身手不错……”

    李易看了看他,脸上横着的皱纹如同树皮一般,从面相上看起来,比二叔公还要苍老一些,诧异道:“不知老人家高龄?”

    老者犹如枯树一般的脸上露出笑容,捋了捋胡须,说道:“老朽今年七十有三?!?br />
    老者此言一出,连一旁的宛若卿脸上都浮现出了讶色。

    一般人能活到五十岁,就已经算是高寿了,花甲之龄,更是稀少,能活到古稀之年,则已经算是老祖宗一般的人物,像这位老者这般,这么大年龄还一个人在外面跑的老祖宗,更是稀少。

    李易也知道七十有三在这个世界代表的意义,疑惑道:“老人家怎么一个人在外面,您的家人呢?”

    老者脸上始终带着笑容,说道:“呵呵,老朽不过是在家中待的闷了,一个人出来逛逛?!?br />
    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一直放在眼前这位年轻人的身上。

    看着这位景国最年轻的侯爷,金紫光禄大夫,有着景国第一才子之称,诗文无双,通晓经义的李易------也是崔清泽口中所说的佞臣。

    从刚才那件事情上,他对他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但若要下最终的结论,还为时过早。

    因此,才有了他刚才的一幕,以及即将要进行的试探。

    他看着李易,笑道:“你……”

    “呵呵,那老人家继续逛,我们先走了,大街上人多,老人家走路记得小心些,可千万别再摔倒了……”

    李易同样的笑笑,看了某个方向一眼,转头看了看宛若卿,说道:“我们走吧?!?br />
    老者拄着拐杖站在大街上,目光望着前方,直到那年轻人和那女子的身影消失,张开的嘴巴才缓缓合上。

    一个中年人从李易刚才瞥了一眼的方向走出来,一脸愕然道:“父亲大人,这……”

    老者脸上露出思忖之色,片刻后才问道:“老夫刚才摔的,是不是有些假了?”

    “啊……”

    “是不是?”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低声道:“是……”

    ……

    “太假了?!崩钜滓×艘⊥?,说道:“你刚才没有注意到吗?”

    宛若卿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发现的时候,你已经扶起那位老人家了?!?br />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那位老人家虽然年纪不小,但身体十分硬朗,那根拐杖完全可以扔掉,刚才他其实是故意倒下来的,而且啊,旁边还有一个人,就在暗处看着我们,很可能是他的同党……”

    虽然刚才那位老人家年纪很大,但要说到演技,可能连一个跑龙套的都不如,要是在后世,绝对属于碰瓷被人打死那种。

    宛若卿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说道:“啊,可是他为什么……”

    “你啊,就是心肠太好,太单纯?!崩钜卓醋潘?,郑重说道:“如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那些坏人的花样多着呢,就比如刚才那位老人家,如果他说他是被我们撞倒的,说他受了严重的内伤,在大街上拉着我们不让我们走,让我们赔一大笔银子,我们该怎么办?

    再说了,他还有一个同党在暗处,到时候再帮他做做伪证,我们要到那里说理去?”

    “???”

    宛若卿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之色,这个她还真的没有细想过,不过,那样的老人家,便是到了官府,也是要坐在堂前的,连县令都要行礼,小心伺候,若是真的一口咬定罪责在她们,那……

    回想起刚才那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家,她看着李易,不确信的问道:“可是,刚才那位老人家,看起来不像是那样的人???”

    “那你是信他还是信我?”

    “信你?!?br />
    “这就对了嘛,我是不会骗你的?!崩钜茁獾牡懔说阃?,又告诫道:“你心地善良是好事,但是万事也要多留一个心眼,千万别被某些不怀好意的人骗了……”

    宛若卿乖巧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

    “你们今天真的不过去?”

    杨柳巷,小院之内,李易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向醉墨确认了。

    她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去了,我留在这里陪若卿姐姐,你不用担心我们这里冷清,晚上勾栏的姐妹都在一起,铺子里不能回家的姐妹们也一起过来,怎么也比你们家里热闹?!?br />
    李易摇了摇头,纠正道:“是我们家?!?br />
    她看了他一眼,重复道:“你们家?!?br />
    李易扬起一只手,问道:“谁的家?”

    曾醉墨俏脸一红,身体某个部位又传来了异样的感觉,这是他纠正自己时候的惯用手法,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们家!”

    ……

    “我们家……”

    几声啪啪啪之后,便满脸红晕的倚在李易怀里,小声呢喃道:“别,你别这样,若卿姐姐还在家里呢?!?br />
    “她去洗澡了,一时半会出不来的?!崩钜谆赝匪南吕锿送?,说道:“除了躲在树后面的小翠,没有人看到?!?br />
    “小翠?”曾醉墨慌忙的从李易怀里出来,拎着裙摆,向院子里的那颗桂树下面跑去。

    “小----翠----”

    “啊,小姐……”

    小丫鬟慌慌张张的声音没多久就传来过来,“小姐,我是有意的……,啊,不对,我是故意的……,啊,李公子救命??!”

    小翠被她拖到房里做了什么李易就不清楚了,没多久,只见小翠红着脸捂着屁股跑出来,片刻后,醉墨也从房内走了出来。

    “这个给你?!彼桓鲂欧饨辉诶钜资稚?。

    “这是什么?”李易诧异道:“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的……”

    “这个……,是曾大人给你的?!彼低曛?,又将另一封信递给他,说道:“这个,是陈夫人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