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了,崔兄告辞?!?br />
    “告辞……”

    ……

    和崔清泽告别,陈冲回府之后,径直便进了书房,拿起笔,思忖了片刻,又将笔换到另一只手上。

    提笔写了几行字,将之装进信封,用封泥封好。

    他抬起头问了一句:“三小姐在做什么?”

    侍奉在门口的丫鬟立刻回道:“小姐在沐浴,一会儿要出去?!?br />
    这些年来,若非他主动要陪她出去散心,妙玉一般是不会轻易离府的,这些日子,却几乎每两天就要出去一次,陈冲自然知道她要去哪里,将那信封收在袖中,淡淡道:“妙玉出来的时候,知会我一声?!?br />
    “是?!?br />
    那丫鬟轻轻应了一声,陈冲又坐回书桌前,随手抽出一本书翻了翻,才喃喃道:“荧惑守心啊……”

    ……

    京都内一条街巷中。

    一名女子手中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转头笑道:“姑娘对这些孩子可真好,难怪他们经常念叨你?!?br />
    宛若卿手上也拎着些东西,笑道:“他们都无父无母的,平日里来勾栏帮些小忙,今夜便是除夕了,送些东西过去,也是应当,今年大家在勾栏里庆祝,不如将他们也叫过来,人多,也热闹些?!?br />
    两人此刻所在的地方,不属于闹市,是京都的贫民居所,身后十几步远的地方,有数道人影远远的跟着。

    那女子点头道:“今天晚上如果有这些小家伙在,肯定会更有意思的?!?br />
    两人来到一处小院前面,敲了敲门,里面很快就传来了欢快的脚步声。

    院门打开之后,一个梳着两只小辫子的小姑娘出现在眼前,看着她们,惊喜道:“若卿姐姐,你来啦!”

    身旁那女子装着眉头皱起,不满道:“就只看到若卿姐姐吗?”

    小姑娘立刻又做出惊喜的样子,瞪大眼睛道:“小绿姐姐,你也来啦!”

    宛若卿俯下身,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小贝今天穿的衣服好漂亮,头发也很漂亮,是双双姐姐给你梳的吗?”

    听到若卿姐姐夸她的衣服和辫子漂亮,小女孩更加高兴,眼睛弯成了月牙儿,连忙道:“不是双双姐,双双姐才不会梳这么好看的辫子,是大哥哥给我梳的,漂亮衣服也是大哥哥送给我们的?!?br />
    “大哥哥?”宛若卿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

    “若卿姐姐来啦!”

    一阵欢快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出,几道身影立刻从里面跑了出来,都是些孩子,大的有十二三岁,小的只有六七岁的样子,看到宛若卿时,脸上满是惊喜和激动。

    当然,再大一点儿的也有,李易被一个小姑娘牵着手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宛若卿,“诧异”了一瞬之后,笑道:“这么巧啊……”

    ……

    “若卿姐姐,大哥哥送给我们的这些蜜饯好好吃,你尝一个……”

    名叫小贝的女孩从屋里跑出来,将一个蜜饯放在宛若卿手里,想了想之后,又跑进去拿了一个给李易,才又呼呼的跑开了。

    李易将那颗蜜饯扔进嘴里,这才说道:“昨天听孙老说过,这些孩子孤苦无依,平日里在勾栏帮些小忙养活自己,很不容易,快过年了,就过来看看他们……”

    “都是些可怜的孩子?!蓖鹑羟淇醋旁谠鹤永锱芾磁苋サ纳碛?,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等他们再大一些,就可以教给他们一些东西,以后在勾栏,生活上便不用发愁了?!?br />
    李易知道,她自小是过过苦日子的,经受过了那些苦难,对于有同等遭遇或是一些处境更差的底层人来说,就会充满怜悯之心,当然,也并非是纯粹的怜悯,便是勾栏门口的施粥,也会让那些乞丐通过自己的劳动来获取,到如今,京都的乞丐,已经不用再因为吃不饱肚子而发愁了,对于那些勤勉肯干活的,甚至还有额外的例钱……

    不说已经做到京都无丐的地步,但京都的乞丐,生活比起其他地方的乞丐,无疑是要优渥太多太多了。

    今夜便是除夕,两人都有不少要忙的事情,看过了这些孩子之后,一同走回去。

    “这几天我想了想,若是要将我们的勾栏延续到齐国,也并非不可能,但先需要在那里培养一些我们能够信得过的人……”路上,宛若卿说起他前些日子提到的那件事,摇了摇头,“若是只有一州之地,还简单些,整个齐国的话,还有有极大的阻碍……”

    “这件事情,也没有那么着急?!崩钜滓×艘⊥?,说道:“其实景国也已经够大了,再向外扩展,或许会无法控制,暂且走一步算一步吧?!?br />
    两人就此交谈了一会儿,已经可以看到前面的勾栏了。

    “滚开,弄脏了本公子的衣服,你赔得起吗!”

    一道厉呵的声音忽然从前方响起,李易回过头,看到一名衣着华贵的青年拎着衣服下摆,一脸厌恶的看着摔倒在地上的乞丐,抬脚欲走。

    “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我的孩子,她病的很严重,求求您,求求您了!”

    一名衣衫褴褛的妇人跪倒在地上,怀里还紧紧的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小姑娘闭着眼睛,小脸脏兮兮的,依然能够看出透着惨白。

    “滚开,滚开,本公子又不是大夫,怎么救她……”那青年再次厌恶的看了她一眼,猛地扯开衣服,快步离去。

    那妇人被带的跌倒在地,依然紧紧的抱着小姑娘,双目无神,只是不停的喃喃道:“救救她,救救她,她才五岁,她才五岁啊……”

    看到一道白影走到了他的前面,向前方快步而去,李易笑了笑,缓步跟了上去。

    宛若卿走过去,俯下身子,看着那妇人,关切道:“大娘,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妇人抬头看着她,刚要张口,眼睛却忽然睁大,身体颤抖,怎么都说不出来话来。

    宛若卿脸上浮现出诧异,“大娘,大娘……”

    李易在她身旁蹲下,伸手摸了摸那小姑娘的额头,回头对老方说道:“小姑娘发烧了,时间紧急,先带她去看大夫?!?br />
    老方大步走过来,欲要从那妇人怀里接过孩子,却发现孩子被那妇人抱得紧紧的,无奈道:“这位大嫂,孩子要紧……”

    那妇人终于回过神来,慌忙放开孩子,却立刻跪倒在地,俯身连连磕头:“多谢娘娘,多谢娘娘!”

    “走吧?!崩戏奖鹉呛⒆?,看了看她,大步向人群外面走去,那妇人站起来,深深的看了宛若卿一眼,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

    人群散去之后,李易摇了摇头,不忿道:“帮她的明明是我,她怎么只感谢你呢?”

    宛若卿笑了笑,说道:“或许是那位大娘刚才太着急了吧……”

    回想起刚才那一幕,李易又诧异道:“她为什么叫你娘娘?”

    宛若卿摇了摇头,喃喃道:“应该是她认错人了?!?br />
    李易想了想,说道:“也可能,她是把你当成观音娘娘了?!?br />
    宛若卿怔了怔,随后俏脸上就浮现出一丝慌乱,连连摇头:“我哪里比得上观音娘娘,这种话,不能乱说的?!?br />
    李易看着他说道:“观音娘娘救苦救难,普度众生,我们的若卿姑娘也心地善良,救人于危难,哪里不能比了?”

    被他一句“我们的若卿姑娘”说的有些脸红,宛若卿低着头,急忙道:“我,我先进去了……”

    李易看着她慌乱离去的背影,笑了笑之后,缓步跟了上去。

    街道之上,被中年男子搀扶着的老者用拐杖敲了敲地面,问道:“这就是那个佞臣?”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是的,他就是李易?!?br />
    老者又转头看了一眼一开始那青年离去的方向,问道:“刚才那混账那是谁家的?”

    中年男子面色复杂,低声道:“好像是,好像是,崔家哪个旁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