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就你们在家里,怪冷清的,不如一起过来吧,人多了热闹一些?!?br />
    宛若卿收拾碗碟的时候,李易忽然看着她说道。

    如仪已经和他提过好几次了,那天让他将醉墨接过来,其他时候不说,除夕那天,一家人总是要团圆的。

    一个也是接,两个也是接,三个四个也没有什么区别,倒不如让她们一起过去,免的剩下谁在家里冷清。

    宛若卿怔了一瞬,转头笑道:“也不是就我们几个,勾栏里还有很多姐妹都是背井离乡,已经说好了,除夕夜里聚在一起,不会冷清的……,对了,你去和醉墨说说吧,醉墨理应过去的?!?br />
    “已经说好了啊……”李易闻言,微微点了点头,说道:“那到时候再说吧,明天你还在这里吗,还有几个剧本,要和你商量商量?!?br />
    宛若卿抬起头问他道:“明天你还过来?”

    “是啊?!崩钜子行┎缓靡馑嫉乃档溃骸肮蠢傅氖虑?,我一直也没有怎么管,辛苦你了,最近没有什么要紧事,总该帮你分担一些的……”

    宛若卿笑了笑,说道:“也没有那么辛苦?!?br />
    李易摇了摇头,没有人比他更知道她到底辛不辛苦了,却也并没有多说什么,起身走出门的时候,挥了挥手:“明天见?!?br />
    “明天见?!?br />
    宛若卿抬手示意,站在窗前,等到那道身影消失之后,才重新坐回桌前,打开抽屉,将那册子拿出来,翻到最新的一页。

    “景和三年,腊月二十八……”

    接下来,便是一些开心的事情了。

    楼下,叼着一根鸡腿的老方也很开心,手中拎着另一只鸡腿,在邋遢老者面前晃了晃,问道:“徐老,要来一根吗?”

    邋遢老者瞥了他一眼,冷冷道:“滚!”

    老方也不生气,摇头道:“徐老啊,你说你何必呢,不就是几颗牙吗,拔掉就行了,至于遭这份罪?”

    眼看着邋遢老者有发飙的趋势,急忙快走两步,递上鸡腿问道:“姑爷,吃鸡吗?”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你自己吃吧,我吃饱了?!?br />
    老方抬头看了看阁楼,暗暗点头,这么长时间,姑爷就算是刚才再饿,现在也应该吃饱了。

    当着邋遢老者的面,大口咬了一口鸡腿,才快步跟上李易,问道:“姑爷,荧惑守心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荧惑守心,你从哪里听来的?”李易上了马车,随口问了一句。

    “刚才买鸡腿的时候,听人说的?!崩戏交氐溃骸安还撬档?,我没太听懂?!?br />
    “荧惑,是指天上的一颗星星,心,心宿二,也是天上的星星,荧惑守心的意思是指这两颗星星在天上相遇?!崩钜紫肓讼?,解释道。

    事实上这两颗星星隔着何止十万八千里,体积相差又何止万亿倍,又怎么会相遇,所谓的荧惑守心,只是一种视觉现象而已。

    “原来只不过是两颗星星……”老方撇了撇嘴,将兴趣重新放在了手中的鸡腿上。

    “也不只是两颗星星,荧惑被称为灾星,心宿二代表着帝王,灾星与帝王相遇,象征帝王有灾……”

    荧惑守心,这其实是一种星象风水,纯属瞎扯淡的事情,但在封建时代,许多人就信这一套,朝廷专门有一个部门搞这种事情,好像叫做司天监,没事了就看星星,通过星象来推测吉凶之类的……

    老方诧异道:“那颗星星真的那么厉害,真的假的?”

    李易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当然是扯淡,吃你的鸡腿吧……”

    这件事情,说的好听了叫荧惑守心,说的难听点,就是帝王有灾,到了该驾崩的时候了……

    当然,地上那么多帝王,景国,赵国,齐国,武国……,到底驾崩哪一个,就看这几位皇帝谁的运气好了。

    李易不担心这些,老皇帝的身体虽然不行,但现在已经在好好调养了,还没那么快驾崩,再说他也不信这个,这一点,当初在宁王府的时候,李易就知道了。

    不去想这件事情,挥了挥手,说道:“回家?!?br />
    老方点了点头,抹了抹嘴上的油腻,问道:“回哪个家?”

    ……

    杨柳巷,小院里面,曾醉墨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去了,我要留在这里陪着若卿姐姐?!?br />
    李易开口道:“你们可以一起过去啊?!?br />
    她还是摇头,李易看着她说道:“那也总不能一辈子都住在这里吧?!?br />
    “怎么不可能?”她抬头瞥了他一眼,说道:“我就在这里,反正有若卿姐姐陪着,每天都有事做,也不会有人欺负我?!?br />
    “谁会欺负你……”李易看着她,想了想说道:“再说了,若卿也有嫁人的那天,到时候你怎么办?”

    曾醉墨怔了怔,这个问题,她还真的没有想过。

    李易看着她,说道:“那时候,你还要和小翠两个人住在这里吗?”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若卿姐姐嫁人,她的心里就格外的难受,脸上浮现出一丝思忖之色,忽然抬头看着李易说道:“要不,你把若卿姐姐也一起娶了吧,我们两个人,互相有个照应,在哪里都一样了……”

    这次轮到李易怔在那里了。

    幸福来得这么突然,原来醉墨也是这么的通情达理?

    他想了想,说道:“你说的,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嘶……”

    “有道理吗?”她睁大眼睛看着他,虽然看起来笑盈盈的,但嘴角的弧度,却处处都透着危险。

    “你说的,简直没有一点道理……”李易捂着腰间的软肉,说道:“你有没有问过若卿的意见,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她看着李易,忽然松开手,低下头,轻声道:“其实,若卿姐姐比我还早遇见你,而且,我看的出来,她也很喜欢你,她只是从来都把那些话藏在心里而已,我们两个一直都在一起,看到她嫁给别人,我心里也会难受,不如……你考虑考虑我刚才说的吧?!?br />
    李易摇了摇头,一脸正色的说道:“别胡说了,这种话让若卿听到了多不好?!?br />
    一个坑跳一次就行了,他是有多蠢,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她看着李易,眨了眨眼睛,随后便笑了出来,“好了,好了,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不会让若卿姐姐知道的?!?br />
    “这种玩笑,是能随便开的吗……”李易瞪了她一眼,对她进行了一番严肃认真的思想教育,这才满意的离开。

    杨柳巷外,等他上了马车,老方掀开车帘,问道:“姑爷,这次回哪个家,要去皇宫吗?”

    李易摆了摆手:“不去了,这次真回家?!?br />
    还有两天就是大朝会了,公主殿下肯定忙的不可开交,也没有什么要紧事,还是回家安稳过年的好。

    小院之内,小翠已经不知道是第一次从屋内探出脑袋了,终于忍不住,走出来说道:“小姐,你想什么呢,外面冷,进屋再想吧?!?br />
    一连叫了几声,曾醉墨才意识到,点头道:“恩,进去吧?!?br />
    她站起身,身体却忽然向一旁倒去。

    小翠急忙扶住她,关切道:“小姐,你怎么了……”

    “别动别动……”她的声音有些慌张,“站在那里别动,脚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