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今天又过来了,桂花糕没有了,他好像有些失望,今年秋天,要多晒一些……”

    “醉墨这个傻丫头,心里想什么都藏不住,那么明显的喜欢,他应该也已经看出来了吧?”

    “他被人抓走了,怎么办,怎么办……,勾栏终于有消息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已经一个月了,不知道他在外面怎么样,那些人没有难为他吧……”

    “两个月……”

    “四个月……”

    “老天保佑,他终于回来了,醉墨也很高兴,看到她偷偷躲在房里哭了……”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也真的挺好呢,今年的桂花很好,他一定会喜欢……”

    “醉墨,他,他们……,醉墨能有个好归宿,这样也很好了……”

    ……

    ……

    李易怔怔的坐在那里,脑海中不断有画面浮现,情绪已经不由自己主导。

    这些情绪是宛若卿曾经有过的,也是他此刻所感同身受到的。

    虽然没有亲自经历过,但因为某种原因,这些情绪和感觉,是如此的真实与清晰,充斥着他的心头。

    欢喜,委屈,高兴,心酸……种种种种,错综交织。

    杨柳巷中,那站在门后,看着院内两人说笑的人是她。

    勾栏之外,那站在巷口,怔怔望着远方的身影也是她。

    小楼窗前,看着一道背影消失,便在那里枯坐半天,直到夜里的人……,还是她。

    ……

    她对自己还是那样笑,说话总是轻声细语,和以前一模一样,但她心里的苦楚,却从来都没有人知道。

    宛若卿看着他捂着胸口,止不住的流泪,早已花容失色,焦急道:“你怎么了,是不是胸口不舒服,我马上去叫大夫!”

    在她转过身的那一刻,李易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压低声音说道:“我没事,放心吧?!?br />
    他也不过是亲自体会了一番她心中的某些东西而已,她尚且可以站在这里,没有丝毫异样的和他说话,他又能有什么事情?

    宛若卿还是有些脸色苍白,看着他,担忧道:“那你……”

    “没关系,刚才胸口忽然有些痛,现在好多了?!崩钜滓×艘⊥?,说道:“有点渴……”

    “我去倒水?!?br />
    宛若卿急忙起身,房间的角落里便有琉璃的容器和杯子,虽然那是她平日里用的,但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帮他倒了一杯水之后,又快步的走了过去。

    李易端起那杯水一饮而尽,心情才稍微平复了一些。

    宛若卿脸上还是有些担忧,看着他,小声道:“真的没什么事情了吗?”

    李易笑了笑,站起身来,拍了拍胸口,说道:“真的没事了,我们出去吧,她们那边应该也快结束了?!?br />
    宛若卿摇了摇头,说道:“你在这里先休息一下,我去找个大夫过来看看吧?!?br />
    “真的没事了?!崩钜滓×艘⊥?,说道:“明天进宫的时候,找太医瞧瞧就行了?!?br />
    宛若卿又看了他几眼,见他真的无事,才点头道:“明天一定要记得……,那出戏快演完了,我们走吧?!?br />
    她转过身,准备打开房门。

    “若卿?!?br />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她转过头,疑惑的看着他。

    他以前称呼她“宛姑娘”或是“若卿姑娘”,后来相熟了之后,便不怎么称呼,印象中,从未正式的如此称呼她。

    李易缓步走过来,看着她,低声道:“我能抱抱你吗?”

    她怔了怔,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抬起头看着他。

    李易张开双臂,深吸口气,“就一下?!?br />
    她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心跳不由的加快,双手铰在一起,有些不知所措。

    犹豫了许久,见他的手还是没有放下去,她才缓缓的张开手臂,李易拥她入怀,双手垂在她的腰间,缓缓闭上眼睛。

    宛若卿睁着眼睛,心跳极快,双手其实有些不知道该放在哪里,许久之后,才敢轻轻的揽着他,小心的抬头看了看之后,也闭上眼睛。

    一下到底是多久,没有人知道。

    短到眨眼之间,长到天长地久……,李易也不知道。

    “她们要过来了?!辈恢硕嗑?,宛若卿终于轻声开口。

    李易松开双手,说道:“我们也下去吧?!?br />
    对于这一个拥抱,他们很有默契的谁也没有提起,走出小楼的时候,曾醉墨和林婉如也从对面走过来,洛水神女看了他一眼,惊讶道:“你的眼睛怎么了?”

    李易揉了揉眼睛,说道:“没什么,刚才不小心进沙子了?!?br />
    “现在好了没有,我帮你吹吹吧……”她有些担忧的走过来,走到他身前,刚刚踮起脚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急忙红着脸躲开,小声道:“还有没有事?”

    林勇大步走过来,说道:“男女授受不亲,这位姑娘不方便,李兄弟,要不要我帮你吹吹?”

    “吹什么吹……”老方扯着他的胳膊,一把将他拽回去,说道:“我眼睛也进沙子了,你帮我吹吹吧……”

    李易看着她,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已经没事了?!?br />
    曾醉墨点点头,随后转头看着林婉如,说道:“勾栏里其他地方也挺有趣的,我带你们看看吧……”

    “好啊,那就麻烦曾姑娘了?!绷滞袢缧廊坏阃?。

    逛完了勾栏,和醉墨若卿告别,时间也不早了,虽然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但今天以后还有不少时间,倒也不急于一时,便直接打道回府。

    平日里他有时间便亲自下厨,有客远来,亲手做一桌精美的饭菜是最基础的待客之道。

    林勇被老方拉去喝酒了,林婉如和如仪在房里说话,柳二小姐这次居然主动的在厨房帮忙,小环看到她就躲远了,因为上次的事情,被她绑到房里打了一顿屁股,这两天她见了柳二小姐能躲则躲,躲不掉就装可怜,除了吃饭之外,这几天她们几乎不会同屏出现。

    李易不后悔偷看了若卿的日记,后悔的是直接将之纳入了脑海。

    他现在脑海中充斥着两种情绪,每每体会到另一种情绪时,时而还会鼻头发酸,眼泪止不住的流……

    “你哭了?”偶尔抬起头,发现他已泪流满面,柳二小姐诧异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李易手里拿着木铲,回头看了她一眼,摇头道:“油烟太大,被熏着了……”

    厨房里面熬着最后一道汤,李易洗了把脸,走到院外,柳二小姐从怀里取出一样东西,随手扔了过来。

    “匕首?”李易接过她扔过来的东西,看了看之后,缓缓拔了出来。

    “送给你的,用来防身?!绷〗闫沉怂谎?,淡淡道:“小心些,这匕首削铁如泥,别没伤到人,先伤了自己?!?br />
    “对了,还有件事情,我想让勾栏多宣传一些武林侠客路见不平的侠义之事,你什么时候见到那位宛姑娘……”想到了另一件事情,柳二小姐刚刚开口,看着忽然间双目含泪,眼中泪光隐现的李易,快步走过去,急忙道:“你怎么了?”

    李易握着那匕首,随意的抹了抹眼睛,握着她的手,低声道:“没什么,你送的这匕首我很喜欢,谢谢你,如意……”

    柳二小姐怔怔的看着他:“就因为……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