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大的地方,全是我们的?”

    林勇对于看戏包场的感觉还不太习惯,看了看下方的戏台,又左右望了望,发现除了他们之外,再也没有了其他客人,面前的桌上还摆着各种水果糕点,有些不确信的问道。

    老方拍了拍他的肩膀,从桌上取了一只梨子咬了一口,说道:“别看了,不会有其他人进来的?!?br />
    李易本来没有包场的打算,但刚才林婉如随手点的一场戏今天没有排,只能临时加演,李易也没有告诉她,反正是自家的勾栏,偶尔奢侈一点,也没什么……

    林婉如抿了一口清茶,目光望着下方的戏台,心思却没有在那里。

    很久以前,她就知道许多有关他的事情了。

    景国第一才子,天子宠臣,以不到弱冠之龄,便从一介白身,加官进爵,荣耀无双。

    若是没有半年多以前在齐国的那段经历,以两个人的身份地位或是立场,或许永远都不会遇到,更不会发生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原本,她以为她和那个精通算学,又对经商有着独特理解的账房先生之间的距离是很接近的。

    但后来三皇子的出现,终于让她明白,她们两个人之间,是有着怎样不可跨越的鸿沟。

    到了京都以后,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她就听到了更多有关他的事情。

    他比她想象的还要更加的厉害,也让她意识到了,现在早已不是半年前,一个是异邦商人,一个是景国最年轻的公侯,或许就算是见到了,两人之间,应是也没有什么话可说的。

    然而这种想法,在见到他的时候,便被彻底推翻。

    一切,似乎和半年之前,并没有多少差别。

    而此刻,得知了这些事情之后,她更是意外的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比之前要拉近了许多。

    便像是忽然又有了共同语言一般,一如半年前……

    李易转头看了林婉如,问道:“你刚才说的,林家想要涉足珠宝以外的行业,是真的有这个打算吗?”

    林婉如点了点头,说道:“几个月前就开始准备了,这次来景国,本来也是想多看一些,多学一些,想着若是能合作香水、成衣这些东西,自然是最好的,只是没想到……”

    她看了看李易,摇头道:“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巧?!?br />
    “其实前些日子,我也想着,景国的生意,最终是要趋于饱和的,也有要将这些生意拓展到齐国的想法,但毕竟是在邻邦,两国之间的关系又如此紧张,若是我们景国的商人过去,怕是会遇到很多麻烦的阻碍……”他看了看林婉如,欲言又止。

    “不如……”

    “不如……”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又同时怔了怔,目光对望的时候,皆是明白了对方心中的想法。

    “合作愉快?!崩钜仔ψ派斐鍪?,林婉如同样没有犹豫的伸手握住。

    “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

    “这么快?”老方眼睛睁大,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刚刚走进雅间门口的两道身影脚步顿住,宛若卿目光疑惑,曾醉墨视线在两人身上停留了一瞬,小声问道:“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李易和林婉如回过头,微微一怔,随后握着的手便自然松开。

    他摇了摇头,表情诚挚,说道:“没有,当然没有?!?br />
    林婉如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对面的两名女子,问道:“这两位姑娘……”

    李易站起身,为她介绍完两女之后,才道:“这位是林婉如,林姑娘?!?br />
    三女微微点头示意,曾醉墨看了看他们,说道:“我们就是过来看看,不打扰你们听戏?!?br />
    她目光从李易的身上扫过,随后便笑着退了出去。

    “抱歉,我先失陪一下?!崩钜鬃匀豢吹搅怂潜ズ钜獾难凵?,对林婉如歉意的一笑,便立刻跟了出去。

    林婉如看了看消失在门口的背影,眉间浮现出一丝思索之色。

    老方站在一旁,看着她眉间的疑惑和思索,微微摇了摇头。

    勾栏某处小楼,二楼的房间之内,看到李易走进来,宛若卿悄然的退出去,轻轻关上门。

    洛水神女在翻着一本画册,李易解释道:“这位林姑娘……”

    “你不用解释什么的啊?!痹砟琢怂谎?,说道:“反正又和我没有什么关系?!?br />
    李易坐在她的身旁,说道:“怎么和你没关系,如果不是林姑娘,你早就见不到我了?!?br />
    “???”她脸上立刻浮现出疑惑和担忧,“为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易便将齐国发生的事情简要的告诉了她,当初若不是有她,他和柳二小姐的处境便要凶险的多。

    “那你们刚才说的一家人?”

    “林姑娘家里是做生意的,这次我打算将香水和成衣之类的东西销往齐国,只能和林姑娘合作,以后两家互惠互利,不是一家人是什么?”

    “那你们为什么,为什么牵手?”

    “那是一种礼仪,表示合作达成……,再说了,老方还在旁边呢,怎么可能是你想的那种样子……”

    曾醉墨瞥了他一眼,说道:“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你刚才也没有给我机会啊……”李易看了看她,笑着问道:“怎么了,吃醋了?”

    她再次白了他一眼,“谁吃醋了?”

    “放心吧,我和林姑娘之间还很纯洁,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崩钜桌抗募绨?,说道:“不过,你吃醋的样子,我倒是挺喜欢的……”

    “我才没有……”她的脸色有些发红,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慌忙站起身,说道:“糟了,人家是你的救命恩人,我刚才是不是有些失礼……”

    “你还知道你失礼啊……”

    “我以为,我以为你们……哎呀,总之,都怪你!”她瞪了李易一眼,随后便飞快的跑了出去。

    李易摇了摇头,她此刻定然是过去和林姑娘培养感情了,自己倒是不太适合出现。

    生意向齐国发展,林家无疑是最好的合作对象,只不过具体的合作方式,还要慢慢讨论,但至少目前两人已经对此达成了一致,来日方长,她还要在京都逗留不短的日子,有足够的时间商议。

    房间之内的桌上有纸笔,左右无事,他走过去坐下,准备先将一些初步的想法记录下来。

    这是宛若卿的房间,房间收拾的简洁而又整齐,桌上的书籍有着厚厚一摞,其中以剧本居多,翻开的一页上,还有她的批注。

    赏心悦目的簪花小楷,便像她的人一样,第一眼望去,便给人一种清秀端丽的感觉。

    批注墨迹未干,不能直接合上,桌上已经没有多余的地方,李易左右看了看,也没有找到地方,只好将桌旁的抽屉拉开,将翻开的书册横着放进去,大小正好合适。

    合上抽屉的时候,他手上的动作一顿,脸上浮现出诧异之色,又将那本书拿了出来。

    抽屉中除了被他拿出来的那本书之外,只有一本厚厚的册子,以及册子下方压着的,有些泛黄的纸张。

    李易下意识的伸出手,又在半空停住。

    能被她单独放在抽屉中,或许是十分隐秘或是重要的东西,就这么不经别人同意,乱动别人的东西……

    似乎,可能,大概------有些不太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