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道之上,几名年轻人垂头丧气的走着。

    其中一人皱着眉头许久,终于忍不住问道:“俊良,刘溢,你们怎么回事,明明酒还没喝两杯,菜也刚上来,为什么要走?”

    一名年轻人叹了口气,说道:“哎,褚平你不要多问,你不知道……,总之走就对了?!?br />
    名叫褚平的年轻人有些焦急,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说说??!”

    那年轻人看了看身旁一人,说道:“俊良,还是你说吧?!?br />
    褚平的目光也随之望向他。

    卫俊良摇了摇头,说道:“褚平你才刚回到京都,有些事情不知道,不过,我提醒你一句,以后如果遇到那个人,有多远躲多远,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家里都护不住你?!?br />
    “哪个人?”褚平疑惑的问了一句,随后道:“刚才在酒楼遇到的那个人吗,他是谁?”

    “李易?!?br />
    卫俊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记住这个名字,蜀王殿下,秦小公爷,端阳郡王……,京都年轻一辈,无数人都在他手上吃过亏,甚至不止是年轻一辈……,总之,你记住我的话,千万不要招惹他!”

    从卫俊良的口中听到了那人的事迹,褚平心中震动不已,但还是撇了撇嘴,装作不屑道:“那又如何,这里是京都,天子脚下,我们又没有惹到他,他行事如此张狂,就算陛下眷顾,能暂时护着他,他难道能堵得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褚平你说话,简直和褚太傅一模一样,真不愧是他老人家一手教导出来的?!蔽揽×夹ψ潘档溃骸暗蹦晁先思医萄滴颐堑那樾?,我可是到现在还记得……”

    “那是自然?!瘪移搅成狭髀冻霭寥恢?,“我褚平一身正气,上不愧天,下不愧地,又岂会畏惧一个佞臣?”

    “知道褚平你有浩然正气……”卫俊良哈哈一笑,说道:“不管怎么说,今天好不容易能和你吃顿饭,都被我扫了兴致,这样吧,今夜妙音阁中,我再重新设宴,你可一定赏脸?!?br />
    当下便有一人笑道:“你这地方选在妙音阁,怕是不仅仅是吃饭这么简单吧?”

    褚平诧异道:“妙音阁,这地方听起来便是一处乐馆,难道,还有什么玄机不成?!?br />
    那人走到他身旁,小声说了几句,褚平脸色立刻一变,急忙道:“不行不行,这要是让爷爷知道了,我去那种地方,非得打死我不可!”

    “哎,这妙音阁本就是乐馆,难道太傅大人会多想不成?”

    褚平脸上浮现出犹豫之色,问道:“你确定,此事不会有人知道?”

    那人微微一笑,说道:“除了天地,便是你我了?!?br />
    褚平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只是听听曲子,吃顿饭而已,一定会去,一定会去的……”

    ……

    酒楼之中,见林婉如也放下了筷子,李易开口道:“走吧,那边的事情应该也差不多了?!?br />
    邋遢老者牙疼还没好,目前只能喝粥,老方每天两头跑,不知道要吃几顿,这次也没有上桌。

    “等一下,最后一口,最后一口!”

    林勇急忙说了一句,将盅里的最后一口汤喝完,这才打了个饱嗝,摸了摸肚子站起来。

    林婉如有些脸红,暗中瞪了他一眼之后,才点头起身。

    走回去的时候,两人一路闲聊,李易问到了一些有关林家生意的事情。

    在丰州,有三皇子和钱家的后台,短短半年,林家就再次向上迈了几个台阶,虽然还达不到顶级豪门的地步,但也早就不同以往。

    像以前处在同一水平线上的白家,马家之类,如今只能成为林家的附庸,自从琉璃价格大跌之后,只有依靠林家,才能勉强过得去日子的样子。

    林婉如看着街道两旁鳞次栉比的街道,想了想说道:“如果只是做珠宝,可能很快就做到头了,这次过来,其实最主要的是想来景国京都看看,这里的成衣,香水,烈酒……,在齐国都很受欢迎,可惜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带过去,价格昂贵,如果能和他们直接达成合作,将作坊建在齐国,就能减少七成以上的成本……”

    她顿了顿,说道:“不过,听说这些店铺,背后都有皇家的影子,怕是不太可能……”

    “这可不一定……”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一切皆有可能啊?!?br />
    林勇在一旁插嘴道:“香水和烈酒不好做,但那衣服,有什么好合作的,照样子做就行了……”

    李易看了他一眼,再往后推一千多年,他要是做生意,一定会赔的内裤都不剩,但就目前而言,他说的一点儿都没有错。

    这也是无论是内衣还是成衣,他都要求先把名气和口碑打出去,这样一来,即便是以后有模仿者,也不会产生太大的威胁。

    林婉如同样瞥了他一眼,却是没有说话。

    事情若是真有这么简单,齐国的成衣店铺早就遍地开花了,事实是虽然有无数人跟风仿造,但无论是布料质量,还是衣装款式,都远不能和景国的正品相比,那些店铺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又在短时间内关闭……

    李易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林婉如的这一番话,倒也提醒了他,若是和林家合作,自家的店铺,不日就可以开到齐国了。

    景国虽大,但生意也总会有饱和的时候,齐国------这可是一块还没有经过开垦的土地,肥沃异常,正等着他和林姑娘去播种……

    想到这里,李易偏过头问道:“说真的,林家真有插手这些生意的想法?”

    林婉如点点头,说道:“这也是此次来京都的一个重要原因?!?br />
    “顾得过来吗?”

    “多请些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

    ……

    老方看着前方两人并肩而行的身影,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李兄弟……”林勇心中想到一件事情,正要上前的时候,被人按住了肩膀。

    “你干什么去?”老方沉声问道。

    “有个问题要问李兄弟……”

    “问什么问……”老方一把揽住他的肩膀,说道:“这位兄弟叫林勇是吧,姑爷现在很忙,不要去打搅他,有什么问题,问我也是一样的……”

    ……

    “真是抱歉,这都是我们的失职,给你们添麻烦了!”

    酒楼门口,韩郎中一脸歉意的对对面几人说道:“你们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对于徇私之人,绝不姑息!”

    “不敢不敢……”

    一名齐国商人看着这位景国官员,脸都吓白了,这位大人,一看就比他们一路之上见到的官差身份尊贵多了,居然这么客气的和他们说话,还真是让人心里发虚!

    远远的瞥见林婉如从前面走过来,他才快步向前几步,急忙道:“林姑娘,这……”

    还没等林婉如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易已经走过去,说道:“这种事情,随便派人去处理就行了,韩郎中怎么亲自来了?”

    韩郎中连忙道:“李大人,实不相瞒,官库一事,都是下官在负责的,这些天户部事务繁忙,无心他顾,没想到下面这些混账,竟然如此大胆,李大人放心,此事,下官一定会追查到底……”

    随后又抬起头,试探的说道:“下官已经让人将那些货物一件不缺的全都送出来了,不知李大人……”

    “没有收税吗?”

    生怕惹恼了这位李大人,韩郎中立刻摇头道:“没有没有,一文钱都没有收!”

    “这怎么行!”李易摇了摇头,这税可是给国家的,给国家的,就是给明珠的,给明珠的,就是……

    总之,作为一名守法公民,不能搞特殊化,一切按律办事就好。

    看到李大人摇头,韩郎中身体就是一颤,李易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该收的税还是要收的,不然置国法何顾,韩郎中可要公正,不能徇私啊……”

    韩郎中闻言,苦着一张脸,声音里面带着哭腔,连连点头:“李大人教训的是,下官马上就收,马上就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