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二小姐转头看着他:“你还想有几次?”

    “也没几次吧……”李易暗中掰了掰手指,随后便催促道:“我们快走,别让林姑娘她们等急了?!?br />
    女人之间的友谊总是来得特别快,等到他和柳二小姐走过去,林婉如和如仪就已经“柳姐姐”“林妹妹”的叫着了,柳二小姐过去之后,更加没有他什么事情。

    他走过去问林勇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到京都的,现在住在哪里?”

    林勇回道:“昨天刚到,随便找了一个客栈住下的?!?br />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既然都到京都了,住在客栈里像什么话,你们住在哪个客栈,我让人过去帮你们收拾收拾东西,今天就搬过来?!?br />
    林勇搓了搓手:“这多不好意思……”

    如仪和林婉如从房内走出来,说道:“相公,家里客房也有不少空着,这段时间,就让林妹妹搬进来吧,也好有个照应?!?br />
    “我也是这个意思?!崩钜椎懔说阃?,走过去,看着林婉如说道:“林姑娘,你们住在哪个客栈,我让人过去帮你们收拾东西?!?br />
    “不用这么麻烦……”

    “没什么麻烦的,那时候我们不也没少麻烦你吗?”

    “那,那好吧?!?br />
    ……

    林婉如推诿了几句,最终还是点头答应。

    收拾起来要费一些功夫,因此她们也没有在家里多留,让老方从府上叫了两名护卫帮忙,李易本来打算是要出门的,遇到她们,也自然需要陪着。

    京都一处客栈门口,数道人影正焦急的踱着步子。

    “你说这要紧的时候,林姑娘到底去了哪里……”

    “货还被人家扣着呢,这批货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们这一趟,可就白跑了……”

    “哎呀,这可怎么办,这景国的官员,也未免,未免欺人太甚……”

    几名齐国商人百爪挠心,面上满是焦急之色,以前齐国和景国也是敌对关系,但齐国势大,他们在景国行商,根本不会遇到太多阻拦,反而还会刻意的给他们便利,但现在不一样了,景国这两年扭转了局势,他们的处境,一下子就变的艰难起来。

    “哎,林姑娘,林姑娘回来了?!?br />
    有人大声说了一句,众人纷纷围了上去,急切的问道:“林姑娘,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办,您给个准信啊……”

    这位林姑娘虽然年轻,但家里的生意做得很大,背景同样雄厚,商队此行,便是隐隐以她为首的。

    李易诧异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林勇有些郁闷的说道:“还不是官库那些黑了心的东西,收税要五税一,这钱要是交了,这一趟就差不多白跑了?!?br />
    “官库?”

    听林勇将事情描述了一遍,李易才摆了摆手,说道:“朝廷一般不会下这样的重税,应该是下面的人故意刁难,毕竟你们是从齐国来的------就算是真的为难你们,你们也没处说理?!?br />
    几名齐国商人登时无言以对,遥想两年前,身为齐人是多么的骄傲,这才过了不到两年,竟然沦落到被一个小吏欺负的境地……

    “不过这五税一,也的确是有些过分了?!崩钜字勒馄渲械拿诺?,摆了摆手,说道:“走吧,先将这件事情解决了再说?!?br />
    林婉如抓着他的衣袖,问道:“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这有什么麻烦的……”李易笑了笑,说道:“反正也没什么要紧事,去户部坐坐,喝杯茶也好,你们是在这里等着,还是和我一起过去?”

    林婉如想了想,点头道:“我和你一起去吧?!?br />
    “我也去?!绷钟铝⒖趟档?。

    “那位是?”看着三人离开,一名齐国商人转过头,疑惑的问后方一人道。

    “不知道啊……”那位随行的林家掌柜也是一脸茫然,没听说小姐在景国认识什么大人物,只不过,刚才那位,看起来为何那么眼熟……

    几名齐国商人同时注视着某个方向,心中既是忐忑又是期待,如今,他们也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上面了。

    街道之上,林勇诧异的问道:“李兄弟,我们为什么不去官仓,而是户部衙门?”

    “税收一事,归本溯源,还是户部在管,找户部的官员,会更加有效一点?!崩钜捉馐偷溃骸爸匾氖?,户部衙门要更近一些……”

    户部衙门李易也是第一次来,表明身份之后,立刻便有人进去通传,三人才刚刚走进院子,便有一人飞快的从一处值房跑了出来。

    那人跑下台阶的时候,还差点跌倒,顾不得整理官服,慌慌张张道:“李大人……”

    李易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韩郎中,莫慌莫慌,秦尚书和曾侍郎在不在?”

    那位韩郎中诚惶诚恐道:“两位大人暂时都不在衙门,敢问李大人有何事,下官能否效劳?”

    这本就是一件小事,想来这位户部郎中也能办,李易便将事情简要的和他提了提。

    “大人放心,此事下官马上就派人……,不,下官亲自去问……”见这位李大人不是来找他麻烦的,那韩郎中顿时放下心,恭敬的说了一句,立刻对一名小吏挥了挥手,“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给李大人奉茶!”

    “不用了?!崩钜装诹税谑?,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这件事情韩郎中尽快办好就行?!?br />
    那位韩郎中立刻躬身:“下官送李大人!”

    走出户部衙门之后,林勇诧异的问道:“李兄弟,我觉得,刚才那位什么郎中,好像很怕你???”

    “你肯定是看错了?!崩钜卓醋潘?,问道:“我有那么可怕吗?”

    林婉如看了他一眼,没有言语。

    “说的也是……”林勇点了点头,问道:“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李易想了想,说道:“一会儿两边收拾,应该要好一会儿,你们吃过饭没有,要不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林勇摇头道:“从早到到现在,还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呢?!?br />
    李易转头问道:“那就先吃饭吧,林姑娘你说呢?”

    林婉如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李易抬头看了看,指了指前方的酒楼,说道:“就这里了?!?br />
    走进酒楼之后,便有一名伙计快步迎过来,看着几人,歉意道:“几位客官,对不起,现在客满,没有位置了,几位要不要先等一会?”

    林勇看了看已经全都坐满的座位,说道:“我们要不去别的地方吧?”

    李易目光四下里望了望,恰好和身侧某一桌的一道视线对上。

    “来,吴兄,我敬你……”

    卫俊良刚刚端起酒杯,向对面的年轻男子微微示意,忽然心有所感,转头望了过去。

    啪嗒!

    他的手不由的一抖,酒杯掉在地上,脸色开始发白。

    “吃好了,我们走吧?!?br />
    他飞快的站起身,低着头向门外走去。

    “这菜刚上来,还没动一口……”几名年轻人面上纷纷露出诧异之色,视线望过去的时候,齐刷刷的站起身,紧随卫俊良离开。

    “哎呀,好巧,这不就有位置了吗?”林勇脸上顿时露出喜色,拍了拍那伙计的肩膀,说道:“快,去把那一桌收拾了?!?br />
    林婉如回头看了看,又诧异的望了望李易,问道:“你们认识?”

    刚才那一桌年轻人里面,的确有几位是比较面熟的,可也说不上来名字,李易点了点头,说道:“认识是认识,不过,不太熟啊,有位置了,我们快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