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柳二小姐没有一点儿要猜的意思,李易试探的问道:“你猜,李轩的头发有没有这么长?”

    柳二小姐瞥了他一眼,说道:“我已经全都知道了?!?br />
    “什么,你全都知道了?”李易诧异的看着她,难道如仪已经将那件事情告诉了她?

    本来以为如意会强烈反对什么的,没想到她居然这么通情达理,李易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知道了,那也就没什么了,她暂时还不想离开杨柳巷,不过迟早也会进府的,到时候……”

    “寿宁公主已经不是孩子了,男女有别,就算她和你亲近,也应该有个界限……”

    柳二小姐说了一句,然后话语一顿,看着李易,挑眉问道:“杨柳巷,进府……,你说的是谁?什么意思?”

    “你说的,是……寿宁?”

    李易在原地怔了许久之后,才站起身,看着她问道:“你饿不饿,要不要我煮碗面给你吃?”

    柳二小姐点了点头,说道:“有一点,你去吧,什么杨柳巷,什么进府的事情,一会边吃边说?!?br />
    “对了,记得多放青菜,多放醋……”

    ……

    过年是一件十分喜庆的事情,无论这一年间承受了多少的辛苦和疲累,在年底到元宵这短短的一个月里,总是要卸下肩头的重担,一家人团团圆圆的过几天舒心日子。

    不过,最近这些日子,李易过的并不是怎么舒心。

    小家伙已经快要两个月了,嘴里能够勉强的发出“啊啊哦哦”的声音,不再像之前那么嗜睡,变的多动的同时,自然也更加的折腾,如仪没有让奶妈或是丫鬟来带孩子,他半夜起来哭闹的次数不少,两个人这些天,很少有睡好觉的时候。

    柳二小姐因为那件大事瞒着她的原因,也有好几天没有和他说话了,板着一张脸,冷冰冰的,这还没进府呢,真到了那个时候------想想就觉得头疼。

    到了年底,大朝会将近,各地官员都纷纷上京,公主要忙的事情不少,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了,他自己也没有多少时间,勾栏,店铺,小事上不用他操心,但一到年底,很多事情,他都需要亲自去看一看。

    眼看着便是除夕,今年肯定还是在家中过,等到明年,或许就能将醉墨和若卿她们接过来,一家人一起包饺子守岁------当然,目前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又一次将小家伙哄得睡着,李易才有些疲惫的走出房间,望着天空中缺了一角的月亮,喃喃道:“还是缺了点什么……”

    ……

    进入腊月之后,尤其是距离年关越来越近,整座京都,也逐渐的变的更加热闹和繁盛。

    大户人家要准备庆典,普通民众也要置办年货,各大店铺人满为患,小商小贩也抓住一年中唯一的机会,想着年底再大赚一把,街道上车水马龙,行人摩肩擦踵,只能徐徐而行。

    城门口处,一支庞大的车队接受了城门口守卫的检查之后,缓缓驶入。

    最前方,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回头看了一眼巍峨的城墙,再看看眼前一道望不到头的人潮,鳞次栉比的店铺,转头说道:“小姐,这景国京都,比我们上一次来的时候,还要繁华的多……”

    那女子点了点头,说道:“等我们先把货放到官库之中,再慢慢看吧?!?br />
    车队转向,向着另一条行人稀少的道路行去的时候,有不少人叹息出声。

    “别人都是三十税一,到了我们这里,就变成了十税一,这可是差了整整两倍,这一趟回去,怕是能保住本,就很不错了……”

    “行了吧,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三十税一那是人家景国的商人,我们还是不要奢想了?!?br />
    “之前不也是三十税一,偏偏今年……”

    “唉,谁让我们打了败仗,这一趟之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齐国,轻易不要冒这个风险了……”

    一名小吏将车队领到某处官衙之前,高声道:‘来活了,出来接货?!?br />
    立刻有一人从值房中跑出来,那小吏瞥了他一眼,说道:“都是齐国的行商,交给你们了……”

    说罢就转身离去。

    “不就是看门的吗,神气什么……”那差役瞥了他一眼,目光这才望向众人,挥了挥手,“你们,站到那边去……”

    虽然这只是一个小衙门的差役,但众人却不敢有丝毫的违逆,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一旁。

    他们这些行商与在这里拥有店肆的商人不同,在入城之后,需要先将货物放在官库中登记造册,缴纳税费之后,才能进入市场售卖。

    而他们这些来自齐国的商人,与景国本地行商又不同,相较而言,往往会受到的更多的排挤和不公待遇。

    “十税一就十税一吧,景国京都的香水和成衣,可是名气在外,就算是在齐国也大受欢迎,若是将这些东西换回去,也是有利可图的?!?br />
    “我倒是听说,他们卖的那些女子的贴身物件,利润也十分巨大……”

    “利润最大的应该是琉璃,可惜,可惜那些该死的番邦商人,哎,不提也罢……”

    冬日的天气还是有些冷的,众人在外面站了约有一个时辰,里面才再次有人走了出来。

    “真是劳烦官差大人了……”一人满脸恭谨的迎上去,拿到税单之后,扫了一眼,脸上的表情霎时便僵住。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抬头问道:“官差大人,这,这是不是算错了?”

    那差役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对你们这些钻营取巧的人,五税一已经够少了,麻利的交了税,东西别放在那里占地方……”

    “大人,这,这真的太多了,您不能……”

    “嫌多,嫌多你们就再带回去吧……”那差役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离去。

    不过就是几名齐国商人,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他们能讨价还价的地儿吗?

    衙门之外,那汉子靠在墙上,怒骂道:“这帮黑了心的狗东西,分明就是看准了欺负我们……”

    “你小声一些?!蹦桥涌戳怂谎?,说道:“这里是景国,人在屋檐下,吃点亏,也总比血本无归的好?!?br />
    大汉有些郁闷的点了点头,问道:“那,小姐,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女子想了想,说道:“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说吧?!?br />
    大汉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舔了舔嘴唇,说道:“要不,我们去找李兄弟吧,李兄弟不是说,以后来了京都就去找他吗,半年多没见了,还真的怪想他的……”

    女子看了看他,摇头道:“先去找一个客栈吧,晚些时候再找人打听打听……”

    她看着街道上拥挤的人潮,喃喃道:“既然来了,也总是要见一见的?!?br />
    【ps:这几天不怎么在状态,有些地方写的和想的有出入,再加上刚好又是一个大剧情的节点,后面怎么安排还没确定,更新会不稳定些?!?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