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不知可有名帖需要小人递进去?”

    曾府的门房很有涵养,却是没有一点儿要放两人进去或是要通报的样子。

    府上今天有大喜事,来了不少大人物,总不能什么人过来都要去通报一声,能为主人筛选该见和不该见见该什么时候见的门房,才是一个好门房。

    上一个门房就是放了不该进去的人进去,才被夫人赶出府的。

    李易握着曾醉墨的手,平静说道:“你只要进去告诉曾大人,杨柳巷故人来访?!?br />
    曾家十几年请发生的变故,他已经了解,但对于其中的内情,还不时特别清楚,醉墨不愿意承认她是曾家人,不愿意叫曾仕春“二叔”,一定有她的原因,他自然得随着她了。

    门房脸上露出笑容,说道:“两位,实在抱歉,我家大人今日有要事要忙,要不,两位改日再来?”

    没有名帖,就说明不是什么大人物,两人又如此年轻,连身份也不明说,只说是什么故人------什么故人,一看就是听说老爷高升,想要来攀关系走门路的,要是别的日子,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会进去通传一下,但今天不一样,要是扫了诸位大人的兴,他一个小小的门房可担待不起。

    李易今天来不是和曾家讲道理的,也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他要的东西曾家一定不会给,他又一定要拿到手,这样的情况下,就需要靠其他的手段来解决问题了。

    李易看了看站在两人身后不远处的邋遢老者。

    邋遢老者捂着一边脸,面色略微阴沉的走过来。

    面色阴沉不是因为被李易支使,是他一颗牙坏掉了,半张脸都肿了起来,自然也引起了一些情绪上的波动。

    “小姐,是小姐回来了吗?”

    邋遢老者没有走过来,从门内却忽然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声音有些颤抖,以及激动。

    那门房见了,立刻躬身,恭敬道:“候管家?!?br />
    被称为候管家的老者却没有理会他,快步走过来,面色激动的看着曾醉墨,颤声道:“十三年,十三年又九个月了,小姐,你……,你终于回来了?!?br />
    曾醉墨看着他,许久才轻叹一声:“侯伯……”

    ……

    “恭喜曾大人高升,以曾大人的能力,日后仕途必将更加顺畅……”

    “本官先敬曾大人一杯!”

    “刘大人说的哪里话,还都是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曾仕春和一位相熟的官员碰了杯,另一边又有一道声音传来。

    “这可不是捕风捉影,曾大人的任命书都有人看到了,估计最迟不过元宵后开朝,最早,怕是在大朝会的时候就要宣布了,来,我也敬曾大人一杯……”

    曾仕春再次碰了一杯之后,身体就有些摇摇晃晃了,今日这些人来府,他前前后后已经喝了不少,平日里酒量只能算作一般,此刻差不多已经到了极限。

    一位衣着华丽的妇人从门外走进来,扶着他的胳膊,转过头,歉意的说道:“几位大人,实在是不好意思,今晚崔大人在醉月楼设宴,秦大人和陈大人他们也会过去,到时候怕是还要商议些事情,我家老爷实再是不能再喝了……”

    “既然如此,还是快些让曾大人去歇息吧,若是误了大事,我等可担待不起啊?!?br />
    “是啊是啊,快些让曾大人休息去吧?!?br />
    这些人也知道崔,秦,陈这三个姓氏代表着什么,并未有任何阻拦。

    “妇道人家,就不打扰几位大人了?!备救丝戳丝瓷砼缘牧礁鲅诀?,说道:“还不快扶老爷去歇息……”

    “是!”

    那妇人刚刚走出堂内,便有一道身影匆匆走来,小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

    妇人闻言,眉头瞬间便皱了起来。

    “她不是已经不承认是曾家的人了吗,这个时候,她来捣什么乱……”她脸上浮现出一丝厌色,说道:“老爷已经休息了,先晾她一会儿,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打发她走……”

    那下人立刻躬身称是。

    “不过就是一个丧门星,真以为自己还是曾家大小姐……”妇人喃喃了一句,沉着脸离开。

    ……

    “从我记事的时候开始,家里上下的一些杂事,都是候伯在打理,候伯那时候待我很好……”

    两人在一处偏厅等候时,曾醉墨看了看站在门口张望的那老者,小声说道。

    老者望了望,终于走进来,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看了看李易,问道:“小姐,这位公子是……”

    “我是她的相公?!崩钜浊F鹆怂氖?,看着那老者,笑道:“醉墨小时候,承蒙候伯关照……”

    曾醉墨脸色一红,却并未抗拒,握着他的手更紧了。

    老者闻言一怔,上下打量了他几眼,老脸上才重新绽放出了笑容,说道:“原来是姑爷,当真是一表人才,和小姐郎才女貌,般配极了……”

    他目光又在李易身上打量了一会儿,外面才有一名下人走进来,说道:“老爷喝醉了,现在在房里休息,你们要见老爷,等老爷醒来,或者明日再来吧?!?br />
    “喝醉了?”李易摇了摇头,说道:“看来曾大人还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个时候不在户部衙门,居然在家中饮酒作乐,他这京兆尹还可没当上呢……”

    那下人闻言愣了一下,随后便大怒道:“你说什么……”

    “行了,你下去吧?!焙蚬芗叶运恿嘶邮?,那下人还想说什么,被他瞪了一眼之后,也只能忍气离开。

    候管家这才看着李易,小声道:“姑爷,这里是曾家,慎言,慎言啊……”

    “慎什么言……,曾仕春在哪里,我倒要问问,他这个户部侍郎,平日里就是这样报效朝廷的?”

    李易迈出一步,就被曾醉墨拉住了衣袖,她看着他摇了摇头,随后才转过头,看着候管家,问道:“候伯,我们能不能在府里走走?”

    老者连连点头:“这里是曾家,当然可以,不过,这府里和以前变化颇大,还是让我领着小姐和姑爷吧?!?br />
    一刻钟后,曾府的某个院落前。

    曾醉墨站在院门前看了许久,才问道:“候伯,这里我们能进去吗?”

    “除了定期打扫的丫鬟下人,这里老爷平时都不让人进去的?!崩险哂淘チ艘凰?,才说道:“不过既然是小姐,想必就算是老爷知道了,也不会怪罪的?!?br />
    “谢谢候伯?!?br />
    曾醉墨对老者浅浅一笑,伸出手,院门在嘎吱一声中打开。

    李易随着她走进去,怎么看这就是一处普通的院落,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院内有石桌,石椅,左边靠墙的一棵树下,悬着一个秋千。

    桌椅一尘不染,她走过去,伸出手触碰着,环视着周围的一切,最后,走到那个秋千下面。

    “这里就是爹娘和我以前住的地方?!彼谇锴?,说道:“还有这个秋千,这是爹亲手为我绑的,有一次荡的高了,从上面摔下来,爹就把秋千收了起来,我求了好久他才答应……”

    “不过这个秋千,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了?!?br />
    “还有这里,这里的瓦缺了半块,还是老样子啊……”

    “看这里,这是小时候我在树上刻的名字,可惜时间久了,看不清了……”

    “这里啊,这一块砖其实可以取下来,小时候我把东西藏在里面,爹娘都不知道……”

    她真的将墙角的那一块砖取了下来,其实只有半块,所以里面就有了一个小小的空间,她从那里面取出了一个泛黄的纸包,那纸包拆开便碎了,里面有一些黑色的残留物,隐隐的可以看到纸包上淡淡的“徐记”两个字。

    她站起身,拍了拍手,喃喃道:“这里和以前,一模一样呢……”

    李易握着她的手,问道:“喜欢这里吗?”

    她微微点头,轻声道:“来到这里,想起了以前很多事情?!?br />
    “喜欢就好?!崩钜椎懔说阃?,四下里看了看,喃喃道:“喜欢就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