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年末,京都喜庆气氛渐浓,李府之内,自从小少爷诞生之后,这一阵喜庆的气氛就没有消散过。

    今日的府上更是格外热闹。

    李轩的世子妃带着小郡主拜访,如仪在京都朋友不多,世子妃算是为数不多能说上话的,又是同时怀孕,两个孩子出生的时间也只差了几个时辰,她们之间无形中便会再多增添一层亲密感。

    两人在房间里面说着话,两个孩子被各自的母亲抱着,互相看着对方,大眼瞪小眼。

    另一处厅内,李轩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为什么不行,你总要给我一个理由吧?”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不用去做实验,这个办法行不通的,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李易摆了摆手,毫不犹豫的说道。

    在科学之路上,他还只是站在路口,居然异想天开,想用一高一低两个水池来制造出一个永远运动不歇的装置出来,解决干旱地区的取水问题。

    别说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世子,就算是他成了皇帝,能修改景国的律法,也不能对能量守恒定律有任何的改动。

    李轩坚定道:“我还是觉得此法可行,沈兄和我的想法一致,你看着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br />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不用这么麻烦,你还不如找头驴来,挂一捧鲜草在它的嘴边,又让它怎么都吃不到,这样它就会一直往前走,你给驴身上套上那个东西,让它绕着转圈,就能将水从低处抽到高处了……”

    李轩脸上露出思忖之色,眼睛越来越亮,某一个时刻,猛地拍了拍大腿,说道:“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办法!”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好了,你现在可以出去找你的沈兄好好想一想了,我和明珠有话要说?!?br />
    李轩摇了摇头,坐下说道:“外面怪冷的,你们说你们的,我就在这里想,不打扰你们?!?br />
    李易看着他不说话。

    李轩看了看他,终于想到了什么,站起来,点头道:“我明白,我明白,这里不安全,你们说,我出去给你把风……”

    所以说有这样一个朋友真的很靠谱,关键时候可以拿来出卖,还可以把风,有友如此,夫复何求……

    李易在桌旁坐下,给两人倒了一杯茶,问道:“董大人调离之后,你确定要曾仕春接任?”

    李明珠点了点头,说道:“他办事的能力,我是放心的,只不过……”

    李易知道她在担心什么,选官这种事情,能力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政治立场。

    一个能力并不出众,但立场坚定的的人,绝对比一个能力杰出,政治立场错误的人要更加值得考虑。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你放心,曾大人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该做什么选择?!?br />
    他已经试探过几次曾仕春了,对于那样的人来说,有些事情根本不用言明,一个眼神,或者是一句不经意的话,都能达成某种默契。

    退一万步说,既然能扶他坐上这个位置,也能把他请下来,具体该如何,便等日后再看。

    “对了,年节将近,马上就是大朝会,再往后半个月,又是元宵,前段日子,崔氏联合众臣再次请愿,欲要将蜀王调回来,陛下怎么说的?”想到了另一件事情,李易转头看着她问道。

    “弄虚作假,在民间造势,煽动民意……”李明珠摇了摇头,说道:“他做的那些事情,和造反无异,父皇又怎么可能轻易原谅,早就对两位宰相下了旨,再遇到这样的折子,直接打下去……”

    “陛下的这些孩子,一个比一个聪明,蜀王怎么就……”李易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有些诧异的问道:“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唔……”

    李明珠捂着他的嘴,皱眉道:“这种话,是我们能妄言的吗?”

    李易拿开她的手,无辜的说道:“我只是想问问,蜀王小时候有没有发过烧什么的,烧坏了脑子……”

    “说到蜀王……”李明珠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纵然他平日里做事是有些鲁莽,但也不可能鲁莽成那样,挑选了那样一个时机……”

    她目光灼灼的看着李易,问道:“你老实说,是不是你……”

    “我们熟归熟,你这样乱讲------我还是不能拿你怎么样?!?br />
    表情认真的看着她,说道:“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一定要记得谨言慎行……”

    叮嘱了她一句之后,才起身向门外走去。

    “你干什么去?”

    “你好不容才有一天假,好好休息,我去和李轩再聊聊驴子的事情……”

    ……

    朝堂向来敏感,即便只是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也会被放大无数倍,更何况是京兆尹董文允即将被调任中书担任要职,京兆尹之位,可能由户部侍郎曾仕春接任一事。

    说是接任,其实也不仅仅是接任。

    因为朝中并没有传来任何有关由谁接任户部侍郎位置的声音。

    这说明,曾仕春在任京兆尹的同时,还兼任户部侍郎,这代表的意义,可就全然不同了。

    崔家。

    崔家家主满脸都是疑色,在堂下踱着步子,喃喃道:“怎么可能是曾大人……”

    这一次接任京兆尹位置的名单,的确是他们动用了不少力量,甚至是付出了不少代价才确定的,就是为了保证这一个位置不落在其他人手里。

    然而他们之中,有资格接任这个位置的人并不多,无奈之下,才让曾仕春顶了一个,总比将那一个名额拱手让人,多出一份旁落风险来的要好。

    可谁也没想到,曾仕春居然……,居然真的上去了。

    虽然他们没有损失什么,如愿以偿的让自己人坐上了那个位置,可这和计划的完全不一样,甚至一些后续的安排,也受到了影响。

    一名男子走上前,说道:“大哥又何必烦忧,上去的是曾大人还是秦大人,有何区别,纵使是和我们预想的有所偏差,但也总归是好事不是?”

    “话虽这样说,可长公主的心思,我却是一点儿都摸不透,其他几人,有哪一个不比曾大人更适合……”他这样说了一句,便自顾自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说得对,不管怎么说,此事对于我们都是好事,你去亲自送上请帖,明晚在醉月楼设宴,我们为曾大人贺……”

    中年男子点点头,说道:“好,我马上就去曾府?!?br />
    ……

    今天和醉墨约好了去曾家,取回她父母的灵牌,一路走过来,距离曾府越近,她的脚步就越慢,直到快要走到曾府门前的时候,她终于停下了脚步,一步也迈不出去了。

    李易回过头,才发现她怔怔的看着曾府大门,目光极为复杂。

    “放心吧,一切有我?!崩钜孜掌鹚氖?,微微用力,随后便大步向府门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