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李易承认,在如仪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的心不争气的跳了一下。

    不止一下。

    “妾身说,让曾妹妹过门吧?!比缫强醋潘?,又重复了一遍。

    李易忽然不知道自己的手该放哪里,放在外面吧,好像不太对,缩在袖子里吧,好像也不对,插兜里吧------没兜。

    如仪牵着他的手,在床边坐下,说道:“刚才曾妹妹来过了?!?br />
    李易这时才想起来刚才在府门口看到的马车,心中再次一紧,不经意的问道:“你们都聊什么了?”

    “就随便聊聊啊,她来看妾身和端儿,还带了她亲手做的小鞋子,曾姑娘的女红,比妾身要好,端儿也很喜欢她……”如仪笑了笑,看着李易说道:“曾妹妹,真的很好呢,妾身看的出来,她喜欢相公,不比妾身差?!?br />
    李易目光看着她,这种玩笑,别人会开,如仪一定不会开,更不会开第二次。

    “娘子……”李易张了张嘴,却被她打断了。

    如仪握着他的手,眉眼间漾着笑意,问道:“相公喜欢曾妹妹吗?”

    “……喜欢?!?br />
    李易点了点头,这是此刻唯一也只能做出的回答。

    “妾身对不起曾妹妹?!比缫强醋潘?,忽然低下头,说道:“妾身曾经瞒着相公,去找过她?!?br />
    李易怔怔的看着她,这件事情,无论是如仪还是醉墨,都从来没有和他提过。

    如仪低声说道:“妾身问她,问她喜不喜欢相公,如果喜欢的话,不妨就嫁进李家……”

    “什么……时候?”

    “就在相公离开京都的前几天?!?br />
    “她,她怎么说?”

    “她拒绝了?!?br />
    李易另一只拳头握紧,不难想象,当时她们所处的情境和心境,难怪,难怪她那些天总是避着他……

    而如仪,亲自去杨柳巷,对她说出这一番话,又是下了怎样的决心……

    如仪紧紧的握着他的手,低声说道:“相公,对不起,妾身那个时候,只是想着如果她能到李家,或许能为相公,为李家,生个孩子……,是妾身太自私了?!?br />
    李易舒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该说对不起的是我?!?br />
    “相公别这么说?!比缫强吭谒募缤?,说道:“相公对妾身很好了,妾身知道,相公是在乎妾身的感受,所以,所以才只能委屈了曾姑娘?!?br />
    李易揽着她的腰身,低头问道:“现在已经有了端儿,娘子为何还,还要让……”

    “因为曾妹妹,真的很好啊……”如仪低着头,喃喃道:“不说相公,连妾身,也有些喜欢她了……”

    她忽然抬起头,好奇问道:“相公与曾姑娘,最初是怎么认识的?”

    “怎么认识……”李易想了想,说道:“好像是刚来这里没……,刚被如意抓到寨子里没多久,有一次下山,被李轩带到群玉院……”

    “李轩这个人你知道的,风流成性,心思花着呢,整天出入这些烟花之地,我本来不想去,可是他生拉硬拽……”

    “那天在群玉院,恰好遇到她表演,我认错了人,将她当成了一个旧识,有些失态,搅了她的弹奏,还被骂作登徒子……”

    “旧识?”如仪抬头看着她,问道:“能让相公失态的旧识,在相公心里,应该很重要吧,她现在在哪里,过的怎么样?”

    李易略有失神,随后才道:“好久好久了,现在想起来,像是上辈子的发生的一样,至于她……永远也见不到了?!?br />
    那本就是一个误会,此时,也只能这样和如仪解释。

    如仪低下头道:“对不起,妾身不该提起的?!?br />
    “没关系?!崩钜装锼哿宿鄱钋暗姆⑺?,继续道:“说起来这不是最早,最早应该是错拿了她的画……”

    “相公藏在书房里那一幅吗?”

    “额,恩……,就是那一幅”李易怔了怔,然后继续道:“后来有一次,在群玉院,呃,当然还是被李轩带进去的,不小心闯进了她的房间,那个时候,她刚洗完澡出来,然后……”

    “还有这样的事情,那相公岂不是……”

    “误会,那次纯属误会……”李易连连摇头,“后来又不小心看到她换衣服,那次什么都没有看到,也是误会……”

    “那前一次什么都看到了吗?”

    “恩……,不是,那天……,啊,后来,后来我们不是搬到京都了嘛,走的时候,帮她写了几首诗争花魁,但是不知道她其实早就想赎身了,成了花魁,身价就会大增,她就赎不了身,差点好心办坏事……”

    “明明是十几首啊……”

    “啊,十几首吗,可能是我记错了……,后来,后来她来了京都,在勾栏帮忙,后来又帮忙成衣铺子……,有一段时间,京中有些人针对我,让她受了不小的波及,差点蒙冤下狱……”

    如仪眨了眨眼睛问道:“然后就日久生情了吗?”

    “没……”李易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到那一步?!?br />
    “那,到那一步了呢?”

    除了那几次意外,两人之间,其实真的连正常的牵手都没有,李易摇了摇头,坦然的实话实说。

    “这件事情,相公做主吧?!比缫堑妥磐?,紧握住他的手,轻咬下唇,缓缓道:“妾身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李易没有说话,只是用另一只手臂紧紧的揽着她,此后,房间中便没有任何声音传来了。

    等到小家伙醒来,如仪过去哄,他在旁边逗弄了一会,迈出房门的时候,身后才有声音再次传来。

    “相公,妾身有个问题……”如仪的声音柔和:“如果妾身和曾妹妹同时掉进水里,相公会先救哪一个?”

    砰!

    李易一只脚迈出门槛的时候,被重重的绊了一下,整个人径直的飞向了廊下。

    幸好他反应敏捷,只是落地的时候狼狈了一下,倒也没有真的像陈给事中那样凄惨。

    老方站在院中,怔怔的看着这一幕,随后走过来,叹了口气,说道:“姑爷,想开点,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李易整理了一下衣襟,诧异的看着他,问道:“你在说什么?”

    老方拍了拍他的肩膀,再叹口气,说道:“大小姐打你骂你,忍一忍就过去了,千万不要还手,不然你会被揍得更惨?!?br />
    李易皱眉看着他:“你到底想说什么?”

    老方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问道:“你们在里面这么久,难道大小姐没有说什么吗?”

    “说了啊?!崩钜卓醋潘?,说道:“如仪说,让我把醉墨娶回来?!?br />
    “莫名其妙?!笨醋藕鋈患浯袅⒃氐睦戏?,李易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娶,娶回来……”

    老方转过身,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才有些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

    “没天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