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两位小丫鬟都紧紧的捏着拳头,互相看上一眼,然后将耳朵贴在门上,任何一人都有一种情况不对就立刻冲进去的趋势。

    房间之内的气氛则要和谐的多。

    曾醉墨看着襁褓中的孩子,笑道:“这孩子,和李夫人长得真像?!?br />
    如仪脸上始终漾着笑意,低头看了看,说道:“还是更像相公多一点?!?br />
    曾醉墨低下头,看到她怀中的小家伙两只眼睛滴溜溜的四处乱望,说道:“眼睛像李夫人,鼻子像他?!?br />
    如仪看着她,忽然伸出手,问道:“姑娘要抱一抱他吗?”

    曾醉墨怔了怔,随后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我,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比缫切ψ沤唏俚莨?。

    曾醉墨小心的接过,小家伙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随后便费力的抬起手,去触碰她胸前绣着的蝴蝶。

    如仪有些意外的说道:“这孩子平日里认生,遇到生人抱他,便会哭闹不止,今日倒是奇怪了,见到姑娘,居然一点儿都不认生?!?br />
    曾醉墨笑着拨动着小家伙的手指,说道:“可能我比较招小孩子喜欢,以前在群玉院的时候,有一位姐妹瞒着妈妈生了孩子,别人抱她都哭,就只有……”

    她只说了一半,声音便逐渐小了下去,同时低下头,小心的将襁褓递过去,抬起头时,脸上又恢复了笑容,说道:“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也是时候该回去了?!?br />
    如仪站起身来,说道:“我送送姑娘?!?br />
    “不用了,不用了?!痹砟谑?,说道:“我自己出去就好了,夫人歇着吧?!?br />
    “小环,过来看着端儿,我出去一下?!比缫嵌宰琶趴诘姆较蛩盗艘痪?,然后看着曾醉墨,笑道:“我的身体早就不碍事了,走吧?!?br />
    “姑爷这次走的这么急……”老方背着手,溜达到府门前,看到一道熟悉的人影,习惯性的挥了挥手,“这么巧,曾姑娘,出去啊,姑爷在里面……”

    说完就愣了一下,抬头望了望,看到“李府”两个大字的时候,眼睛就瞪得滚圆了。

    视线再次望过去,才发现熟悉的人影不止一道。

    “曾姑娘,大小姐……”刚开口就在自己的嘴巴上扇了一下,急忙改口道:“大小姐,曾姑娘,这么巧,你们都出去啊……”

    如仪看着他,有些诧异的开口,“方大叔……”

    “哎呀,今儿个的太阳……”

    老方抬起头,望了望冬日里满是灰色阴云的天空,喃喃道:“怎么就不见了呢……”

    ……

    “徐老,徐老?”

    李易第三次掀开车帘的时候,看到邋遢老者依然闭着眼睛,有些不放心的问道:“你这样,能赶车吗?”

    邋遢老者淡淡的开口,“放心,老夫不用眼睛,照样比别人看的清楚?!?br />
    李易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干脆掀开车帘坐在外面,看着他,诧异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徐老以前不这样???”

    “柳前辈教的?!?br />
    李易发现,从齐国回来之后,邋遢老者越来越变的惜字如金了。

    他很快就明白过来,柳前辈说的就是二叔公,有些不理解他的话,问道:“闭着眼睛有什么作用?”

    “眼睛看不到了,心才能看的更清楚?!卞邋堇险咭廊槐兆叛劬?,说道:“你境界太低,听不懂也属正常?!?br />
    李易想了想,问道:“不知道徐老有没有听说过谢逊这个名字?”

    邋遢老者的眼睛猛然睁开,问道:“你也知道谢逊?”

    “咳,略微知道一点?!崩钜状蟾胖懒朔⑸耸裁词虑?,干咳一声道。

    邋遢老者点了点头,说道:“也对,虽然谢逊是百年之前的武林前辈了,但柳前辈可能对你提起过……”

    李易点了点头,问道:“徐老可知,那金毛狮王谢逊的眼睛是如何瞎的?”

    “不知道,这个柳前辈没说,难道你知道?”

    李易再次点头:“当然,不过此事说来话长……”

    邋遢老者坐直了身体,连连摆手:“不急,你慢慢说……”

    谢狮王的故事才讲了一个开头,就到家门口了,邋遢老者有些失望,李易只好和他约定,下次出门的时候再说。

    他跳下马车,看着另一个方向的一辆马车消失在拐角,才疑惑的摇了摇头,踏入府门。

    房间之内,如仪刚刚将孩子哄的睡下,李易走进来,看了一眼之后,狐疑道:“小环怎么了,吞吞吐吐的,像是有事情要说,问她又不说一个字,是不是娘子中午没有休息,不让小环说实话?”

    “哪有,妾身中午的时候,睡了好久呢?!比缫前镄〖一镆春帽辰?,才小声说道。

    李易看着她说道:“娘子可别骗我,小环不说,我还可以问其他人的?!?br />
    “好好的妾身骗相公做什么?”如仪摇了摇头,随后脸上便露出了笑容,说道:“相公刚才不在,端儿叫了妾身一声“娘”呢,早上那个赌,是相公输了?!?br />
    “什么?”

    李易瞪大眼睛看着她,一个月大的孩子,除了哭的时候声音挺大之外,连简单的音节也发不出来,怎么可能叫出来“娘”?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你家相公读过很多书,端儿要叫出来“娘”这个字,最少也要再过几个月,娘子骗不了我的?!?br />
    如仪抬头看着他,认真说道:“这么说,相公是不相信妾身了?”

    “我……”

    李易张口说了一个字,就发现这根本就是一道单选题。

    这么小的孩子,除非妖孽,自然是不可能发出那么高难度的音节的,自家孩子是不是妖孽,李易还能分得清。

    可他能怀疑如仪说的话吗?

    显然不能。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真相就是真相,它不以任何人的意志而转移或者改变,真相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这是他教给刘一手的。

    一边是事实,是真相,另一边是如仪,这一道选择题------简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李易点了点头,有些遗憾的说道:“如此说来,真的是我输了?!?br />
    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姐妹终究是姐妹,原来这一招,不止柳二小姐会……

    如仪笑了笑,说道:“那相公可还记得,妾身可以向相公提一个要求的?!?br />
    “当然,你家相公说话算数,就算是娘子要天上的星星,我也会让老方把它摘下来?!?br />
    如仪几乎从未主动要求过他什么,她的要求,他自然也不会拒绝。

    老方应该也不会拒绝的。

    “那么……”如仪站起身,握起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相公,让曾姑娘过门吧?!?br />
    【ps:作为一个每天两更的咸鱼,偶尔也要翻翻身,晒一晒另一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