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董大人的能力和才干,只做一个京兆尹,是有些大材小用了?!?br />
    李明珠放下一封折子,起身说道:“我和父皇谈过了,打算在年后,便将他调任中书省,依照父皇的意思,像是有心想要董大人以后接任沈相的位置?!?br />
    京兆尹董文允,李易在庆安府的时候就认识了,当然,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他就是沈相的女婿……,女婿接老丈人的班,听上去正常,但沈家可还有一位朝中大员,不知道为了相位,大舅子和妹夫之间会不会打起来……

    当然,这是沈家的家事,他就不操什么闲心了。

    说起这件事情,李易看着她问道:“京兆尹的位置至关重要,董大人调任之后,你打算让谁接任?”

    李明珠随手从桌上取过来一封折子,说道:“这是尚书省递上来的人选?!?br />
    “其实最适合这个位置的人,是京城令刘大有,他适合做父母官,也只能做父母官,做到京兆尹这个位置,在往上就没有必要了,往下则是屈才……”李明珠说了一句,又摇了摇头,说道:“不过他资历尚浅,若是强行提拔,不免会惹人非议,只能等到以后再行考虑?!?br />
    “崔家,秦家,韩家……”李易看了看那封折子,说道:“他们倒是真会挑人,看来是对这个位置志在必得啊?!?br />
    当日曾经听陈冲提过一句,崔家对于京兆尹的位置志在必得,这些提名之中,几乎尽数是蜀王一系的官员,无论怎么选,都避不过去。

    李明珠走过来,缓缓道:“户部侍郎曾仕春,此人能力极是出众,若是真要从这些人里面选,也只有他能担此重任了?!?br />
    不说她只是暂时代理朝政,就算是真的帝王,在委任朝中某些重要官员的时候,也是要由下面拟出人选,再其中选择一位,若是不顾群臣意见,一意孤行,朝纲必乱。

    当然,她与父皇不一样,破格提拔的事情父皇可以做,她则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虽然曾仕春的名字排的很后,但她斟酌之后,还是觉得若要在这些人里面选一个,只有曾仕春是最合适的。

    “从户部侍郎升为京兆尹,这不合常理啊……”李易摇了摇头,蜀王一系为了凑数,也真是什么人都往上报,曾仕春在户部,日后接任的,很有可能是户部尚书的位置,不比一个京兆尹要强的多?

    虽然秦尚书正值壮年,被曾仕春熬死或是犯下重大政治错误的几率小的可怜,但总也有一线希望不是?

    李易继续说道:“况且,曾仕春虽然有能力,但太懒散了,天天还未放衙便提前离开,怎么能做一个合格的京兆尹?”

    老曾和秦家崔家那些人毕竟不一样,这是一趟浑水,为了防止以后出什么乱子,还是让他好好做他的户部侍郎吧。

    李明珠诧异的看着他,“你对户部侍郎曾仕春,真的有什么成见?”

    “就事论事而已?!崩钜滓×艘⊥?,说道:“就算他曾仕春在这里,我也敢当面说这句话?!?br />
    “殿下,户部曾侍郎进宫述职,现在在殿外等候?!币幻鹿僮呓?,躬身说道。

    李明珠看了李易一眼,说道:“让他进来?!?br />
    曾仕春应该是刚刚回京,未曾回家换衣服,风尘仆仆的样子,双手将一封奏折递上来,说道:“臣奉旨督查京冀地区钱粮税收一事,现已完毕,此乃详表,请殿下过目?!?br />
    等那宦官接过折子递上去,他才抬起头,十分隐晦的看了李易一眼,静立原地。

    李明珠详细的翻了翻,才点头道:“很好,曾大人辛苦了?!?br />
    “这是臣分内之责?!痹舜涸俣裙?,“殿下若是没有什么别的事情,臣告退?!?br />
    曾仕春离开之后,李明珠拿着那张名单,走过来问道:“那你觉得,这个位置,该由谁来接才好?”

    李易左右看了看,思忖了片刻,才道:“就按照你的意思吧?!?br />
    这些人里面,曾仕春的身份特殊,蜀王一系的那些人,肯定不会想到长公主会将现任户部侍郎推到京兆尹的位子上,所以他纯粹就是来凑数占位置的。

    如此一来,便可以将他们的布置和计划打乱,对于以后的行事也有好处,毕竟,曾大人,可是一个好对手,可遇不可求。

    想到陈冲说的那几件事情,他又随口问了一句,“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有一位褚大儒,你熟吗?”

    李明珠猛然抬头看着他,惊讶道:“褚太傅?”

    李易摇了摇头,“什么太傅,不知道,陈冲说他是什么“景国文心”……”

    李明珠颇有些紧张的看着他,问道:“褚太傅刚刚回京,怎么了,你遇到了,没起什么冲突吧?”

    “我也就是听人说过一句,连见都没有见过,何谈冲突?”李易诧异的看着她,说道:“我像是这么容易和人冲突的人吗?”

    “褚太傅曾经是父皇的先生,包括秦相和沈相,也都受过他的教导,他曾经执掌国子监,弘文馆,京都现有的王公贵胄,朝堂上近乎大半的官员,都可以算是他的学生,褚太傅是天下读书人都敬仰的对象……”李明珠看着他,认真说道:“你若是遇到了他,最好尊敬一些,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连父皇都不好护着你?!?br />
    “放心,好好的我招惹他去做什么,我还担心他讹上我呢……”李易摇了摇头,挥手告辞:“你继续忙,我走了?!?br />
    “千万记得,褚家不可招惹?!崩蠲髦椴环判牡奶嵝蚜艘痪?。

    李易随意的挥了挥手,“知道了,平白无故的,我不会去招惹他们的?!?br />
    走出去的时候,心中还有些疑惑和郁闷。

    这位什么褚太傅的,之前怎么一直没有听说过,按照公主殿下的说法,此老无论是在朝野还是在仕林,都有着极高的威望和影响力,公主殿下可能是比不上的。

    如果这样的人被蜀王招揽了去,那他们之前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

    李易走出宫门的时候,前方曾仕春的身影还在徐徐而行。

    听到身后的声音,曾仕春转过头,拱了拱手:“曾某还得多谢李县侯?!?br />
    李易诧异道:“谢我干什么?”

    曾仕春看着他说道:“如果不是李县侯,曾某这些日子,可能便不用东奔西跑,会过的轻松一点?!?br />
    “不客气,应该的?!?br />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像曾大人这样的国之栋梁,就要多多为国效力,公主殿下刚才还说了,曾大人能力出众,差事办的漂亮,劳苦一些,也是应当的?!?br />
    曾仕春挑了挑眉:“李县侯平日里,在公主殿下面前,怕是没有少为曾某美言吧?”

    “那是自然?!崩钜椎懔说阃?,随后又摆手道:“说好了,应该的,曾大人不用谢?!?br />
    两人并肩而行,走出宫门之后,李易又回头随后问了一句:“上次在茶楼之中,听曾大人说起东宫之事,还未听过曾大人的意见?!?br />
    曾仕春看着他,目光一凝,随后便笑道:“曾某觉得,李大人说得对,此乃皇家事务,当由陛下圣心独断,我等外臣,还是不要操心了?!?br />
    李易点了点头,看着他,肃然道:“曾大人怕是多做一些担当重任的准备了……”

    曾仕春怔了怔,面上浮现出一丝疑惑,“李县侯这是何意?”

    李易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日后便知?!?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