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热茶似乎比凉茶更能降火,一杯热茶之后,陈给事中脸上的火气顿时消减了不少。

    放下茶杯,陈冲面色平静的看着李易,问道:“那不知李县侯这些日子,又在忙些什么?”

    李易一时间有些摸不清陈冲刚才透露出那些信息的用意,到底是一杯凉茶一杯热茶冷热相冲导致脑子犯了糊涂,还是故意说出这些虚假消息来扰乱他的节奏,又或者,是真的良心发现,痛心疾首,打算弃暗投明……

    果然,说了这么多,还是想从自己这里打听消息,居心极为不良,李易端起茶杯,笑道:“还能忙什么,瞎忙呗……”

    陈给事中放下茶杯,深吸口气,刚刚压下去的火气,似乎又有上来的趋势。

    似乎觉得房间里面闷热,陈冲站起来,掀开门边厚重的布帘,站在廊前。

    李家下人早已将积雪清除干净,这几天天气虽然越发的冷了,但却是没有再次飘雪,除了屋檐上露出的些许白色,其他地方,很少能看见积雪。

    “那天晚上,妙玉就想过来看看了,她想了好几天,这几天夜里也没有怎么睡着,才打算在今天过来?!背鲁蹇谥泻舫龅乃诳罩心岢砂孜?,背对着李易说道。

    李易望着屋檐上的黑色瓦片,缓缓说道:“这里三小姐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不用非要挑什么时候?!?br />
    “可这里,终究姓李?!背鲁寤赝吠潘?,眼神飘忽,表情有些惘然,“李易,李县侯,你说,我该怎么办?”

    这一刻的陈冲,是李易所前所未见的。

    做人阴狠,行事果断……,自认识以来,这是李易对于陈冲的印象,然而此刻,他是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对方的迷惘、犹豫。

    虽然不知道他在迷惘些什么,但大抵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个问题,他没有办法回答。

    不远处,那处房间厚重的门帘被人掀开,陈三小姐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

    陈冲回了看了李易一眼,目光复杂。

    然后便向着那个方向快步而去,只不过,还未走到廊下,脚步又忽然顿住。

    因为有两道身影出现在了陈三小姐的前方。

    “不知道老身能不能和姑娘说几句话?”瞎了眼的老夫人被一位妇人搀着,虽然眼睛看不到,但依旧仰着头。

    陈妙玉愣了一下,疑惑道:“不知道老人家……”

    老夫人低下头,声音颤抖道:“玉娘,是我的女儿?!?br />
    听到这一个名字,陈妙玉的身体一颤,原本有些红润的面色,在一瞬间就变的苍白,血色全然褪去。

    陈冲面色一变,正要过去,被从身后伸出的一只手按住了肩膀。

    李易看了看前方,低声说道:“有些话说开了,她会好受一些?!?br />
    像是被抽离了灵魂,浑浑噩噩的走进房间的时候,那个叫做“玉娘”的名字,仍旧在陈妙玉的耳边回响。

    这一个名字,她怎么能忘,怎么敢忘?

    她的夫君,她即将要成亲的夫君,牵着那一个女子的手,离她而去的时候,这一个名字,便永远的刻在了她的心里,再也无法抹去,每一次触及的时候,依然会感受到不亚于当初用刀刻上去的疼痛。

    前方传来的两道声响,让她的思绪在这一瞬间被收回来。

    那老人家和那妇人,面对她,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老人家声音哽咽,“姑娘,我们何家,对不起你……”

    ……

    看着忽然变得焦躁,在原地踱来踱去,双拳紧握,手上青筋暴起的陈冲,李易摇了摇头,说道:“陈大人,要不要再进去喝杯茶?”

    陈冲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正要开口,却忽然停下脚步,躬身道:“下官参见公主!”

    傲娇萝莉小手背后,颇为淑女的从后方走回来,点了点头,说道:“我和先生有话要说,你先到一边去?!?br />
    “是!”

    陈冲闻言,看了李易一眼,转头大步离开。

    傲娇萝莉蹦蹦跳跳的走到李易面前,说道:“先生,我不怕疼,我决定了,我以后要生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刚刚好……”

    咔嚓!

    正要走到廊下的陈给事中脚下一扭,身体一个趔趄,整个人直挺挺的滚了下去。

    他蜷缩在冰凉的地面上,抱着脚踝,额头青筋暴起,冷汗直冒,却也丝毫不顾,而是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站在上面的李易,嘴里却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哎呀,陈大人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小心……”李易惊诧的走过来,摆手对一名李家下人吩咐道:“快,快去请大夫过来……”

    “你,你……”陈冲脸上满是震惊之色,低声道:“你,大逆不道……”

    李易皱着眉头,蹲下身子看着他,问道:“陈大人说的哪里话,我怎么就大逆不道了?”

    “我,我刚才都听到了……”陈冲额头尽是冷汗,因为疼痛五官纠结在一起,说的却不是崴脚的事情,“公主说,说要给你生孩子,两,两个……”

    “??!”这么私密的话怎么能被外人听到,本来跟过来的傲娇萝莉闻言,捂着脸跑了,李易揉了揉眉心,说道:“公主还小,童言无忌,陈大人莫非认为,我是那么不知分寸的人?”

    陈冲脸上狐疑之色稍减,的确,公主殿下是何等身份,若是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此刻,他也不会和他站在这里说话。

    随后他又沉着脸,说道:“公主殿下万金之躯,即便是你们平日里再亲近,这些事情,也是要注意的,幸好今日只有本官听到,万一传到了陛下耳朵里……”

    这句话李易怎么听怎么奇怪,什么叫幸好今天只有他听到,这应该算作不幸才是吧?

    不过,寿宁胡说八道惯了,有时候在老皇帝面前也不会收敛,除了她自己之外,没有人会将这些话当真。

    即便如此,也是时候该和她好好说说这些事情了,再这样下去,遇到居心叵测之人,指不定还真的会给他扣上一个诱拐公主的罪名……

    李易看着陈冲,点了点头,说道:“陈大人放心,我做事向来问心无愧,以后会提醒公主的?!?br />
    “问心无愧?”陈冲冷哼一声,“也包括上次给本官和曾侍郎吃没熟的饺子?”

    李易怔了一下,诧异道:“啊,没熟吗?”

    ……

    “过去的事情,以后就不要再提了,你们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你们的?!?br />
    房间里面,陈妙玉将老人扶起来,平静的说了一句,随后便推开门走出来,看到院子里的情形时,面色微变,快步走过去,关切道:“二哥,你怎么了?”

    陈冲脸上露出一丝干笑,说道:“路上滑,不小心摔了一跤?!?br />
    咔嚓!

    邋遢老者手腕抖了一抖,起身淡淡说道:“只是扭伤而已,不碍事,回去之后,休养三五天就能正常行走?!?br />
    陈冲惊讶的碰了碰脚踝,发现果然不疼了,抬头问道:“我现在能起来了?”

    “如果你不觉得屁股凉,大可多躺一会?!卞邋堇险咔崞娜酉乱痪浠爸?,甩袖离去。

    李易笑了笑,说道:“我们家的大夫脾气比较大,不要介意……”

    送陈三小姐和一瘸一拐的陈给事中离开,走回来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某一个时刻,才猛地惊道:“我的汤!”

    还好,有小环看着,没有错过时间,李易盛了一碗汤,坐在床前,吹凉了之后,才喂到如仪嘴边。

    如仪张了几次嘴,便摇了摇头说道:“这样好奇怪,相公放着,妾身自己来吧?!?br />
    “听话,我可是很少这样喂人喝汤的?!崩钜捉莱追旁谧毂叽盗舜?,说道:“不信你问问如意,那个时候,我可是直接……”

    “直接什么?”

    柳二小姐从里间走出来,拿了一只小碗,自顾自的盛了一碗,看着李易问道。

    “直接,恩,直接……”李易看着她拿起勺子,立刻道:“放下,这个汤,这个汤你不能喝……”

    “为什么?”柳二小姐皱眉看着他。

    总不能直接告诉她这汤最大的作用就是利乳,她喝了会涨……,到时候又是一个无耻流氓的帽子扣下来,李易想了想,说道:“这个汤,只能有了孩子以后才能喝,不然,不然会……,总之,等你以后有了孩子,我再熬给你?!?br />
    小环本来也已经拿了一个碗从里间走出来,听到姑爷说没有生孩子不能喝这个汤,又将碗放下。

    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疑惑道:“奇怪,二小姐有了孩子,为什么是姑爷熬汤???”

    【ps:稍微,长了那么一点?!?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