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送娘娘!”

    “恭送娘娘!”

    ……

    贵妃娘娘虽然在生辰的当日,可以出宫一次,和家人相聚,但也不能在宫外过夜,在宫门关闭前,便要赶回宫中。

    此时,崔府的宴会还未结束,看到崔氏一行人簇拥着贵妃娘娘从里面走出来,在场的官员权贵都纷纷起身,恭送崔贵妃回宫。

    此后,今日来崔府赴宴的人,也开始逐渐的告辞离去。

    差不多将宾客全都送走了之后,崔府门前,宁远侯余鼎丰叹了口气,说道:“娘娘对这一年来,我们的作为,极不满意,若是再任由局势这样发展下去,我等数十年来在朝中好不容易建立的根基,可就全毁了?!?br />
    崔家家主崔清泽对他拱了拱手,说道:“书院一事,成败就看余家的了?!?br />
    “崔兄放心,一切尽在掌握?!庇喽Ψ嵝ψ呕乩裰?,才道,“天色已晚,崔兄,余某也告辞了?!?br />
    一旁,陈庆同样抬了抬头,“我们也走了?!?br />
    崔清泽笑了笑,说道:“老二,送送两位陈大人?!?br />
    崔清泽身后一名男子站出来,看着陈冲和陈冲兄弟,笑道:“两位大人,请?!?br />
    ……

    “余家日后,怕是不可以再小觑了?!被馗穆沓抵?,沉默许久的陈庆终于开口。

    同属蜀王一系,崔清泽刚才让崔家二爷送他们,自己送余鼎丰离开,这其中的微妙差距,对他们来说,就是很明显的信号了。

    “余家,保不住了?!北漳恐械某鲁搴鋈徽隹劬?,淡淡说道。

    “什么?”陈庆眉头一皱,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冲回头看了一眼,问道:“大哥以为,明珠书院,是谁的书院?”

    “书院以长公主的名字命名,从筹建到运行,一应事宜,也都是由长公主……”陈庆说着说着,声音逐渐小下去,看着陈冲,问道:“你是说------长安县侯,李易?”

    虽然外人都知道明珠书院,乃是长公主殿下体恤寒门所设立,但那日在御花园中,长公主与长安县侯的对话,朝中高层如今几乎人尽皆知,他们都知道,书院一事,虽然是以公主殿下的名义,但背后的那些事情,都是出自这位李县侯之手。

    陈庆皱了皱眉:“就算是他,也未必……”

    “大哥可曾见他输过?”

    陈庆的声音戛然而止,沉默片刻之后,问他道:“就只有这一个理由?”

    “这一个理由还不够吗?”陈冲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自长公主殿下拜访余家,数次被拒之后,公主府每日都会派人前去余家商谈,他们从一开始的一天,半天,两个时辰,一个时刻,到后来,只在余府门前停留不到一刻钟……”

    “这又能说明什么?”

    “曾仕春说,这说明,余家快要完了?!?br />
    “曾侍郎?”陈庆怔了怔,脸色微变,“曾侍郎心思缜密,这些年经手之事,极少出错,如果真是这样,怕是得提醒余鼎丰,若是因此坏了娘娘大事……”

    “调……”他一只手掀开车帘,“调头”两个字只说了一半,一只手从旁伸处,将车帘重新拉上。

    陈庆回头看着他,诧异道:“二弟,你这是……”

    陈冲没有说话,重新靠在车厢上,陈庆就这样看着他,心中涌起了某些念头,表情渐变……

    ……

    “什么,昨晚在崔家,刘县令真的那么干了?”从老方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连李易自己都有些诧异。

    刘县令别的方面他不清楚,他有多大胆子,认识这么久,李易觉得自己不可能估算错。

    他居然敢在崔贵妃寿宴上,当着那么多官员权贵的面,言语上羞辱崔家三公子,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刘县令能干出来的事情。

    “是啊,我也奇怪?!崩戏揭彩且涣巢镆斓乃档溃骸罢饫狭跗绞笨雌鹄吹ㄗ有〉暮?,没想到居然也有这么有血性的时候……”

    “可能……,刘大人心情不好,可以理解,可以理解?!?br />
    他怎么说也是朝廷五品官,女皇殿下重用的人才,只要不是当面顶撞崔贵妃,戏耍了崔家小辈而已,没人能拿他怎么样。

    只不过,让李易想不明白的是,他就算想和崔家和蜀王一系划清界限,为什么偏偏要选这个时候?

    而且,以他那谨小慎微的性子,做事怎么可能一点儿后路都不留?

    “本官也不明白,这位刘大人,为何会这么着急的和崔家或者说和蜀王撇清关系,便是他真的要对李县侯表忠心,也不必如此……”杨柳巷中,一处茶馆的僻静隔间,曾仕春摇了摇头,脸上有些些许疑惑。

    “外面都在传,此人是受了李易的指使,才有昨夜那一幕?!背鲁迕蛄丝诓?,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是在和崔家撇清关系?”

    曾仕春放下茶杯,说道:“虽然我不知他为何如此急迫,但刘大有这个人,为人可谓是八面玲珑,做事也谨慎至极,若无缘由,不会做出如此莽撞的事情,尤其是他昨夜的举动,倒像是故意做戏给别人看一样……”

    “为人谨慎?”陈冲冷笑一声,说道:“他这位京城令,可是历代最大胆,最张狂的京城令了,京都多少纨绔都在他手上吃了亏,你说他为人谨慎?”

    “京城令这个位置有多难坐,陈家应该很清楚?!痹舜嚎戳怂谎?,说道:“可这位刘大人,“张狂”的事情做了不少,得罪的人也不少,但这位置,倒是越来越稳,还隐隐有往上挪一挪的趋势,陈大人以为他就全靠运气……,昨夜一事之后,此人,我也有些看不透了?!?br />
    “连你都看不透……”陈冲怔了怔,开口道:“一个董文允,一个刘一手,现在连这个刘大有也……,他们庆安府,出的都是什么人!”

    “此人如此反常,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和他阵营不同,倒是不好去问……”他目光向下方瞥了一眼,说道:“三小姐出来了,陈大人该走了?!?br />
    陈冲站了起来,拱了拱手,“反正曾大人也要下去,一起?!?br />
    ……

    “撇清关系?”

    京都某处勾栏的雅间之中,中年男子坐在那里,眼睛微眯,喃喃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刘大有这个人……”

    身旁的汉子疑惑道:“五爷,你说什么?”

    中年男子收回视线,眼神略有飘忽,望着那汉子,问道:“吴二,你跟在我身边,有多久了?”

    “有……”名叫吴二的汉子挠了挠脑袋,又掰起指头数了数,说道:“有……好久了?!?br />
    “原来有这么久了……”中年男子舒展了一下身体,说道:“下楼去买些福记的果脯上来?!?br />
    大汉离开之后,中年男子斜躺在榻上,望着下方的戏台,喃喃道:“余家……,下一个,该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