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这个姓氏,在景国,极不平凡。

    景国崔姓的家族有很多,但天下人时常提起的“崔氏”,仅指望州崔氏。

    作为传承了数百年的名门望族,历经数朝更替,江山易主,多少皇权覆灭又兴起,但崔氏仍然是崔氏,屹立于那片土地上不倒,当真是比皇室还要稳固。

    这当然不是因为崔氏军事实力雄厚,拥兵自重,让皇室也忌惮不已,而是因为在数百年的家族传承之中,崔氏在望州以及邻近几州,甚至是整个天下读书人心中,都有着极高的威望。

    覆灭一个崔氏容易,但同时覆灭的,还有人心,百姓仕子对于皇室的信服之心。

    因此,即便是数十年前,崔氏势力达到巅峰,权倾朝野,甚至能够左右朝堂的时候,皇室也没有对崔氏采取什么极端的措施。

    当然,自陛下上位以来,便有意的扶持寒门,对朝堂上的门阀势力采取慢慢蚕食的策略,这近二十年来,崔氏对于朝局的影响,已经大为减弱,尤其是在这一年间,崔家十余年来在朝堂的布局近乎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声势早已大不如前。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崔氏门生遍布天下,在民间的名望犹在,又有嫡女为宫中贵妃,纵然影响力大不如前,也不容小觑。

    更何况,崔贵妃所育皇子,乃是当今的皇长子,依照礼制,蜀王殿下上位以后,崔家的权势,必将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峰。

    崔贵妃每年寿辰之时,都会在崔家短暂的出现一会儿。

    这也是某些低阶官员能够看到后宫妃子风姿为数不多的机会,当然,在贵妃娘娘走过来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在低头行礼,连这一个机会也会错过。

    因此,也没有人察觉到,人群之中,京城令刘大有低下的头扬起了一个小小的角度,目光中带着些审视,望向了缓缓走来的崔贵妃。

    然后他又低下了头,嘴唇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若是有人懂得唇语,自然能够读出,他说的,应该是……,“妈的,太远了,看不清……”

    贵妃寿辰,依照礼制,白天的时候,在宫中还有一套繁琐的流程要走,等崔贵妃从宫中来到崔家的时候,已经是夜晚,纵使崔府早就张灯结彩,灯火通明,但站在人群后面,隔着大半丈的距离,想要看清崔贵妃的样子不难,不过若是想要看到更多的细节,比如贵妃娘娘的唇脂是什么色号,脸上的妆粉是不是上的太多了,眼皮是不是单睑啊之类的……

    这些就看不清了。

    刘县令想了想,目光看向了站在他前方的一名官员。

    崔贵妃虽然出身崔家,但自入宫之后,身份就发生了变化,与崔家变成了主臣关系,因此,她被宫女扶着,从外面缓缓走进来的时候,崔家家主以及崔氏族人,都是恭敬地站在前方等待。

    人群中,某位礼部郎中低着头,等待崔贵妃从他眼前走过的时候,心中还在想,也不知道这贵妃娘娘长什么样子,去年没敢抬头,今年站的稍前了一点,也不敢抬……

    就在他心中犹豫,要不要稍稍撇那么一眼的时候,背后忽然传来了一阵巨力,整个人踉踉跄跄的倒向前方。

    噗通!

    这位礼部郎中跪倒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爬起来,背后就又有什么东西压了上来,随后是一人略有些惊慌失措的声音。

    “谁,谁刚才推了本官!”

    “锵!”

    从崔贵妃身后涌出数名护卫,刀兵出鞘,直指前方的两人,“什么人!”

    眼睛被那刀尖上的寒光晃了一下,这位礼部郎中刚刚站起一半,又软了下去。

    一名中年男子从地上爬起来,仓皇说到:“刚才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推了下官一把,惊扰了娘娘大驾,还请娘娘恕罪!”

    “怎么回事,你是何人?”

    崔家家主和崔家众人匆匆赶来,阴沉着脸问道。

    周边的官员也因此事怔住,有人认出了那两名男子的身份,顿时便传来了小声的议论之声。

    “那不是礼部的张郎中吗?!?br />
    “那位,那位好像是京城令刘大人……”

    “他们两个怎么跑出来了?”

    “说是被人推了一把……,谁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

    崔家家主崔清泽这才知道原来是虚惊一场,悬着的心放下,皱着眉头正要开口,崔贵妃的声音传来。

    “既然无事,便算了吧,先进去吧?!?br />
    “多谢娘娘,娘娘宽厚!”刘县令恭敬地站在原地,对崔贵妃行了一礼,抬起头时,脸上满是感激和崇敬。

    然后便退回原地,恭敬地站在那里。

    贵妃娘娘到底是贵妃娘娘,她的眼睛,怕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单睑了。

    崔家家主目光隐晦的瞪了刘县令和那礼部郎中一眼,这才回过头,伸手道:“娘娘请……”

    ……

    今日虽是贵妃娘娘的寿宴,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也只能在低头的那一瞬,瞥一眼贵妃娘娘。

    崔贵妃和崔家核心族人进入主宅之后,外面的气氛,才开始再次变的热烈起来。

    当崔府的上空,开始绽放起烟花的时候,某处厅内的桌旁,余家家主余鼎丰笑了笑,说道:“要说这烟花,还得看陈国公府,崔兄,明年的时候,你可要多向陈兄取取经……”

    崔家家主笑了笑,并未开口。

    陈冲带着陈家护卫打上余府,连余府的大门都给拆了,事后虽然余家付出代价平息了此事,但两家的梁子,算是结下来了。

    在座的都是老狐狸,谁都知道,余鼎丰此言,看似夸赞,是则是想说,陈家三小姐寿宴之盛大,就连崔贵妃的寿辰,也远远及不上。

    余家在书院一事上,立有大功,可以说是以一己之力,阻碍了书院的发展,使得崔家和诸多豪族门阀的势力得以保存,虽然眼下余家不如陈家根深蒂固,但以余家的功绩,在崔家和蜀王殿下眼中的地位,超越陈家,也是迟早的事情。

    事实上,崔清泽刚才的态度,已经隐隐有这种趋势了。

    桌旁,陈庆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悦,陈冲却像是没听到也没看到一样,指了指面前的一道菜,偏过头对坐在旁边的曾仕春小声道:“这道菜还不错,曾大人尝尝……”

    曾仕春尝了尝之后,点头道:“果然不错,陈大人不妨尝尝这道……”

    这一幕,倒是看的不少人心中疑惑大生。

    这位陈家二爷和曾家这位,除了偶尔共同商议大事之外,向来都没有什么联系,什么时候走的这般近了?

    ……

    堂外某桌,几个年轻人推杯换盏间,一人手上的动作一顿,忽然说道:“你们看,那人是谁?”

    众人的目光纷纷望过去。

    “刘大有!”

    “竟是他!”

    “他今日居然也来了!”

    包括秦小公爷在内,京都许多年轻的公子哥,都在这位刘县令手上吃过不少苦头,众人对他的印象,自然深刻。

    曾子鉴疑惑的看了那边一眼,喃喃道:“此人不是向来都以那李易马首是瞻,今日为何会在此地,难道……,他是在向崔家示好?”

    “现在示好,怕是晚了些……”看到刘大有,席间便有人觉得臀部隐隐作痛,冷声说了一句。

    “习新,不如你过去探探,若是他真的对你们崔家有示好之意,”往日的帐,便和他算的轻些,若是他不怀好意,居心叵测,今日……”

    崔习新点了点头,站起身,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这里是崔家,一个小小的京城令,呵呵……

    崔府宴会上,相熟的知交好友凑在一桌,一边饮宴,一边笑谈,既属蜀王一系,今日又亲自来参与贵妃寿宴,平日里的联系,自然也不会少。

    像刘县令这般,独自一人,默默饮酒的情形,倒是不多。

    当然,正是因为他独自一人在角落里占了一桌,无人愿意和他一起,自然也没有人能听到他一个人喝酒的时候,小声嘀咕的那些话。

    “单睑,单睑,重睑……,他妈的,这算什么……”

    “他妈的,早知道,早知道今日,不来了……”

    “他妈的,这种事,说出来谁信?”

    “不能说,现在不能说,崔家,崔家,你他……”

    “刘大人……”崔习新手中端着酒杯,从后方走过来,面带笑意,正要开口。

    “你他妈的!”

    刘县令转过头,一脸郁闷,极不耐烦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