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官刚才在家里真的已经吃过了?!绷跸亓羁醋琶媲暗囊慌搪滩?,怔了怔,说道:“李大人,下官是想问问……”

    “刚才忽有所感,偶得一诗,不如刘大人帮忙评析评析?”

    刘县令再次一怔,拱手道:“李大人乃是当朝第一才子,诗才无双,刘某才疏学浅,又哪敢……”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只是交流而已,刘大人不必妄自菲薄,这没什么?!?br />
    刘县令只好再次拱手道:“下官洗耳恭听?!?br />
    李易笑道:“早年曾游历过一些地方,到过那阴山下,一个叫做敕勒川的地方?!?br />
    “阴山?”刘县令疑惑道:“大人还去过北国塞外?”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敕勒川,那是一个好地方,看到这一盘绿菜,忽然想起那里一望无际绿油油的草原,不禁涌起了些许诗兴,刘县令不妨听听……”

    李易脸上露出思忖之色,片刻之后才开口:“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千里阴山,敕勒平原,天空广阔无边,笼罩四方原野……”听完上句,刘县令点了点头,说道:“李大人真是涉猎广泛,此诗歌,境界开阔,音调雄壮,颇有些南北朝时,北方民歌的感觉……”

    “天苍苍,野茫?!?br />
    “这两句承上,极言画面之壮阔,天野之恢宏……”

    “我住隔壁我姓王?!?br />
    “啊……”刘县令愣了愣,有些不确信的说道:“天苍苍,野茫茫,我住隔壁我姓王?”

    前面一句,一直在说天地之开阔,这一句转的弯太急,强烈的反差让他一时间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刘大人觉得这句不好吗?”李易想了想,又道:“那就改一改吧,天苍苍,野茫茫------一枝红杏要出墙,刘大人觉得这一句怎么样?”

    “李大人诗才,下官不能及之万一?!绷跸亓钣行┬呃⒌囊×艘⊥?,说道:“下官只是想问问李大人……”

    这么明显的暗示,他都领会不到其中的深意,看来只能明言了。

    李易叹了口气,走过去,说道:“不管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此事,我帮不上什么忙,刘大人自己三思?!?br />
    刘县令愣了愣,问道:“难道,父母都是单睑,便真的生不出重睑的孩子?”

    “也不一定……”李易想了想,说道:“重睑和单睑,都是由基因决定的,按理说同为单睑的父母,不可能生出重睑的孩子,但事无绝对,指不定那孩子水星逆行哈雷彗星也逆行玄不救非氪不改命常染色体性染色体基因突变……,变出一个重睑出来呢?”

    还好习武之后,刻意的锻炼身体,连肺活量都提升了好多,说这一大堆话,大气都不带喘一下的,李易抿了口茶水润润喉,这才看着刘县令问道:“刘大人听明白了吗?”

    “水星,彗星,玄……克,染色……体?”刘县令怔怔的看着李易,点头说道:“听明白了?!?br />
    “听明白了?”李易诧异的看着他,说道:“既然听明白了,那刘大人给我讲讲吧?!?br />
    “……”

    刘县令干咳了一声,说道:“李大人的意思是说,同为单睑的父母,也是有很大的可能生出来重睑的孩子……”

    正常情况下,控制眼皮的基因突变概率是多少,几百万分之一,或者更小,这个李易不太清楚,但另一种可能,可就大的大的多了。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是挺大的,景国和齐国,或许还要加上赵国……,应该能凑出来那么两三个?!?br />
    “景国,齐国,赵国……”刘县令仿若被雷霆击中,呆立在原地。

    看着他失神的样子,李易叹了口气,说道:“刘大人,世事无常,要坚强啊……”

    不知过了多久,刘县令才从失神中醒转,对李易拱了拱手,说道:“李大人,下官先告退了?!?br />
    看着他跌跌撞撞的走出去,李易瞥了老方一眼,说道:“去把刘大人送回去吧?!?br />
    老方正抱着那一盘青菜猛吃,闻言抬起头,说道:“他那么大人了,哪里需要我送,你说是不是,老刘?”

    刘县令跨过门槛,身体晃了晃,回头说道:“方,方兄弟,你还是送送我吧?!?br />
    李易跟着走出去的时候,有下人通报,礼部一员外郎求见。

    一名官员快步走进来,躬身道:“李大人,贵妃娘娘寿辰将至,下官特意来送请柬……”

    皇家规矩森严,后宫妃子寿辰之类,也有相应的礼仪流程。

    崔贵妃在宫中后妃的位置仅次于皇后,寿辰自然每年都是大办,当然,这也并不要求百官必须参与,按照往年的规矩,寿宴当日,崔贵妃会被允许出宫和亲人相聚半天,后半夜的时候,再赶回宫中。

    这场宴会,其实还是由崔家主办的。

    虽然李易和崔家向来不对付,但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便是真的有什么仇怨,发给百官的请柬,崔家还是要例行给他发一份的。

    那礼部官员看到刘大有的时候,怔了怔之后,便立刻说道:“刘大人也在这里,倒是省的下官再跑一趟?!?br />
    他翻找了一下,又取出一封请柬,递给刘县令。

    这位京城令官职虽小,但如今手握的权力却是不小,不可忽视。

    等那礼部官员离开,看到刘县令怔怔的看着手中的请柬,李易随口问道:“崔贵妃寿辰,刘大人也准备去?”

    “去年便被邀请,去过一次?!绷跸亓畹懔说阃?,说道:“此等事情,下官不好推诿……”

    他眼神闪动了一下,“今年,怕是还得再去看看?!?br />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崔贵妃寿诞,我就不去了,不过礼物还得送到,你说……,送五十个鸡蛋的话,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崔家刚刚被人坑了几百万两银子,这才过了没多久,哪有闲钱去大办崔贵妃的生辰宴,送的礼重了,可是收不回来啊……

    ……

    “好了,到衙门了,老刘你自己进去吧?!甭沓翟谘妹趴谕O?,老方跳下马车,摆了摆手,“我还得去群玉院谈一桩大生意,就不进去了……”

    他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走的时候,姑爷还特意叮嘱他,让他看着刘县令,不要让刘县令做什么傻事,他一个大男人,还是县令,能做什么傻事……

    县衙后衙,一处安静的小院,刘县令躺在躺椅上,手上拿着那张请柬,目光怔怔的望着某处。

    那是一处小花园。

    夫人喜欢红色的水仙,二娘喜欢黄色的菊花,再旁边那一株叫不出名字的蓝色花朵,是女儿前几天才移植回来的。

    然而此刻,他看到的,只有黑色。

    因为,天要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