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巷,小院内,小翠单手托腮,眼睛直勾勾的望着门口,喃喃道:“小姐,李公子好久都没有来这里了?!?br />
    曾醉墨正将昨日才采摘下来的桂花铺在石桌上晒,等到桂花晒干之后,再磨成粉,就能储存起来,保存到明年的这个时候。

    香飘满院,她没有回答小翠的话,又将廊下那些刚才晒下的挪了挪位置,放在阳光能够照射到的地方。

    “小姐……”小翠站起身,小跑过去,问道:“小姐,你怎么就不着急呢?”

    “着什么急?”曾醉墨瞥了她一眼,这才坐回石桌旁。

    “着急李公子怎么还不来??!”小丫鬟只觉得自家小姐真的好傻好傻,有些心焦的说道:“你们是不是吵架了,要不然李公子怎么这么久都不来这里,小姐,这个时候,你可不能耍小性子,李公子多好的人……”

    “行了行了?!痹砟诹税谑?,说道:“他娘子马上要生小孩子了,他在家里照顾,当然没时间过来,你别整天胡思乱想?!?br />
    “哦,原来是这样?!毙〈涞懔说阃?,一颗心终于放了下去。

    曾醉墨抬眼看了看她,问道:“你刚才说我怎么了,耍小性子?”

    “嘻嘻,人家哪有……”小翠跑过去抱着她的胳膊摇啊摇的,“小姐最好了呢……”

    宛若卿系着围裙,从厨房里面走出来,笑问道:“醉墨,你不是说要和我学着做桂花糕的吗,进来吧?!?br />
    “你呀!”曾醉墨站起来,伸出手指在小翠额头上点了点,才转过身,快步向厨房走过去。

    “做桂花糕很难吗?”

    她之前还信心满满,但是走进厨房之后,心中又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宛若卿笑了笑,说道:“做起来不难,但是要做的好吃,也不容易,桂花粉,面,水,水温,还有和面的时间,蒸的时间,火势的大小,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到味道?!?br />
    “???”曾醉墨瞪大眼睛,脸上露出颓废之色,“完了完了,这么多东西,我肯定做不好的……”

    宛若卿摇了摇头,说道:“只要是你做的,好与不好,在他那里,也只剩下好了?!?br />
    “什么在他那里……”曾醉墨脸色微红,说道:“我,我就是学一学,以后做给自己吃?!?br />
    “好吧好吧,你说做给自己吃就做给自己吃?!蓖鹑羟湫α诵?,说道:“虽然过程是繁琐了点,但好在还有很长时间,尝试几次之后,自然就熟练了?!?br />
    “什么叫我说做给自己吃……,本来就是?!?br />
    “好好好,就是做给你自己吃的,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个一个问题要问你?!?br />
    “神神秘秘的,什么问题,说啊……”

    “醉墨到底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

    曾醉墨怔了怔之后,就立刻红了脸,看到宛若卿脸上的调笑之色,哪里还不知道那天的话被她听了去,嗔道:“好啊你,敢笑我……”

    她伸手去呵对方的痒痒,宛若卿一遍躲避一边还击,不一会儿,两女就满面红晕,曾醉墨微微喘着气,说道:“不来了不来了,快点开始吧?!?br />
    宛若卿点了点头,略有些憔悴的俏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只不过这笑意中,还有一丝隐藏的很深的落寞、萧索以及酸涩,满心都被欢喜和甜蜜充斥的曾醉墨却是没有发现。

    ……

    李家的丫鬟近些天来很惶恐。

    她们是被老夫人特意指派过来照顾少夫人的,可是半个月了,她们也只能干一些擦擦桌子,扫扫地的事情。

    侯爷对少夫人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无微不至到她们根本插不进去手,无微不至到除了亲自下厨之外,连梳头洗脚这样的事情,都把她们赶得远远地。

    让她们心里酸楚甚至有些挫败感的事情是,侯爷为少夫人梳的头发,比她们梳的漂亮多了,就连最擅长此道的丫鬟也远不能比。

    对于女子来说,一辈子最幸福的事情,不就是嫁了一位愿意宠她,爱她,无微不至照顾她的夫君吗?

    哪怕这位夫君没有什么大的本事,一辈子相濡以沫,也足以了。

    而侯爷,已经不能用大本事来形容了,那可是天大的本事。

    景国最年轻的公侯,最年轻的金紫光禄大夫,陛下最宠信的臣子------侯爷越是有本事,他为夫人做的那些事情,便越显得弥足珍贵。

    她们的侯爷,是外面那一群妖艳贱货权贵所远远不能比的。

    “好了,相公,妾身这里没有什么事情了,相公去忙吧?!狈考淅锩?,如仪看着李易,无奈说道。

    “没什么事情?!崩钜滓×艘⊥?,问道:“你饿不饿,要不要我给你削个苹果,洛川王家早上才送过来的,比送进宫里的贡品还好……”

    “哦,不饿啊,那渴不渴,汤快好了,我去给你盛一碗……”

    “也不渴……,好吧,那你先休息,我就在院子里,有事叫我?!?br />
    李易关好门,走到院子里面,坐在柳二小姐对面。

    柳二小姐在看一本勾栏新出的武侠画册,李易随口问了一句:“银子够用吗?”

    柳二小姐翻了一页,视线并没有在画册上移开,说道:“十万两,够用很久了,以前的投入,现在也能陆续收回来,以后就用不了那么多了?!?br />
    好歹也是关心她,她这种随意的态度未免有些过分,李易眉头微皱,看着她,说道:“喂,柳如意,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看着别人,这是最起码的尊重吧?”

    柳二小姐闻言一怔,随后点了点头,将那画册合上,抬起头,身体坐正,看着他的眼睛,有些歉意的说道:“好?!?br />
    收到柳二小姐的歉意,李易满意的点了点头,问道:“刚才说到哪里,哦,柳盟的投入有回报了……”

    柳二小姐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看着他的眼睛,以示尊重,问道:“说到你那位姓李的朋友,他的事情解决了吗?”

    “------”

    “说什么说,不要总是在背后议论他人……”李易站起来,说道:“算学院那边有些事情,我去看看,你留在家里,好好照顾你姐姐?!?br />
    ……

    算学院自然是没有什么事情的,作为副院长兼院监的李翰,会把学院的所有事情都处理好。

    只不过,他现在年纪还小,刚过十一岁而已,要是真的把院长的位置让给他,老皇帝和朝臣的心中都不会踏实,所以虽然他现在行使的是院长的职权,但真要接受这个位置,还要等再过几年。

    算学院后面有一处小草坡,为了?;げ萜?,不管是学生还是先生,都不允许上来。

    当然,院长不在此列。

    草坡背面,从草坡下看不到的地方,李易和长公主并肩而坐。

    负责一个国家的事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是武林高手,精力也是有限的,她看起来有些疲累,没有开口,只是双手环膝,低下头,听李易说着。

    “余家应该也知道,他们给出的纸价,不可能再高了,再高的话,你的人也不用答应,不然太假……”

    “纸坊那里,也有消息传过来,他们果真开始囤货了,我们再等一等……”

    “上次和你说的活字……”

    李易只是说了几句,就感觉到肩膀的位置微微一沉,他偏过头,看到长公主靠在她的肩上,竟是睡着了。

    李易怔怔的望着片刻,随后轻叹口气,看来她是真的累了,这样的生活,对她来说,到底是好还是坏……他不知道。

    他没有再动,由她这样靠着,望着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思忖着另一些事情。

    草坡之下,一道身影轻手轻脚的走了上来,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李轩匍匐着爬上了草坡,向下方望了一眼之后,看到那相互“依偎”在一起的身影,微微点了点头,又慢慢的爬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