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公府。

    夜幕虽然还未降临,但整个陈府,已是欢腾一片。

    府中到处都是张灯结彩,宾客尽至,互相笑谈,仆从婢女穿行其中,奉上佳肴美酒,欢庆气氛十足。

    于陈府而言,今日是比年节、元宵、中秋更加热闹的节日。

    “下官见过陈大人?!?br />
    “今日只有陈庆,没有陈大人?!?br />
    “多日不见,恭喜陈大人高升?!?br />
    “今日是家中小妹的生辰,不谈这些,那边坐……”

    “秦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翠柳,带秦夫人去内院女眷那里……”

    ……

    陈家在朝中地位不低,甚至可以说举足轻重,这不仅仅是靠着陈国公往日的威名和关系,陈家兄弟二人皆在朝廷中枢担任要职,一人为给事中,一人如今更是官拜门下侍中,但凡被邀请来参加今日之宴的,多少都存着一些奉承讨好之意。

    陈庆亲自迎了几名重要的客人,这才回过头,皱眉道:“都什么时候了,三妹和二弟怎么还没有回来?”

    一名下人恭敬地说道:“回老爷,二爷很早就出去接三小姐了,不知为何,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传回来?!?br />
    “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再派人出去看看?!?br />
    “是!”

    陈庆吩咐了一句,那下人立刻退出去,飞快的跑出了府门。

    杨柳巷,陈三小姐走出院子,对两女笑了笑,说道:“今日还要多谢你们的款待,给你们添麻烦了……?!?br />
    宛若卿微微弯腰,说道:“您客气了,不过是一顿粗茶淡饭而已?!?br />
    “虽是粗茶淡饭,也抵得过所有的锦衣玉食?!?br />
    陈三小姐的目光看着站在后方的李易,许久才收回来,说道:“时候不早了,打扰你们这么久,我们也该回去了?!?br />
    “小心?!?br />
    陈冲扶着她走下台阶,回头看了李易一眼,眉头仍然皱了一下,却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浓浓的火药味。

    “醉墨,我也回去了?!痹舜盒α诵?,随后便转身向巷口走去。

    这位户部实权侍郎,和陈给事中在巷口分开的时候,再次对望了一眼,交换了某种信息之后,各自上了马车。

    院内,李易和曾醉墨分坐石桌的两旁,今日再次见到这位三小姐,让他的心里又开始有些不平静起来。

    陈家一直以来都是蜀王一系最坚实的力量,也是他和长公主日后绕不开的一股力量。

    然而,陈家又和崔家、余家、秦家这些家族不一样,李家亏欠陈三小姐太多了,虽然自古以来,党争之事都是冷血无情的,但如果真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再让她受到哪怕是一点伤害,就算是最终目的达成,下半辈子,他的心里也永远不得安生。

    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曾醉墨将一杯茶水放在他面前的桌上,看着他,柔声道:“还在想陈夫人的事情?”

    李易抿了一口茶水,微微点头。

    她想了想,开口道:“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br />
    李易摇了摇头,“可终究还是与我有关?!?br />
    老方的头已经从外面探进来两次了,李易抬头看了看,说道:“时候不早了,我……”

    她点了点头,“恩,你回去吧?!?br />
    “接下来这段日子,有很多事情要忙,可能不太有时间过来?!比缫堑脑げ谥挥胁坏饺鲈铝?,李易不打算再让老夫人和那些妇人整天带着她去拜佛求菩萨保佑,顿了顿,又道:“如果有什么急事,就差人来找我,新宅子距离这里不远,你应该知道在哪里吧?”

    “那……,你等一下?!?br />
    她闻言怔了怔,又犹豫了片刻,然后才说了一句,转过身,快步走回房中,很快就走出来,将一样东西交到李易手里,说道:“做的不好,比不上若卿姐姐……,要是不喜欢,就扔了吧?!?br />
    李易看着手中的那件婴儿穿的小衣服,的确是没有若卿做的好看,但和她之前做的那一件相比,已经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她的女红就和她的厨艺一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这么大的进步,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足以猜到她这些天在这方面下了多大的功夫。

    “我看看?!崩钜鬃テ鹚淖笫?,果然在她的纤白的玉指上看到了不少暗淡的红点。

    这一次她罕见的没有挣脱,看着他略有心疼的模样,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手上隐隐作痛的地方,也不那么疼了。

    后方的房间门口,一道身影原本已经走出来了,看到院内的情形,又缓缓退了出去。

    李易有些感动,又有些生气,话到嘴边,也只是叹了一口气,说道:“以后不要这么傻了?!?br />
    她摇了摇头,说道:“多学些东西,总没有错,再说以后,也是要为自己的孩子做几件的?!?br />
    “说的也是?!崩钜椎懔说阃?,说道:“不过也要小心些,哪有人像你这样,做件衣服也要弄的一手伤的,反正时间还早,慢慢做的话,到时候也有很多件了,倒也省的我在外面买?!?br />
    她微微低下头,心里面有些失落,是啊,她能做的,也只有替他和那位柳姑娘的孩子,缝几件小衣服了。

    下意识的想要将手从李易手中抽回来,却被他握的更紧。

    李易低头看着她,问道:“你喜欢生儿子还是女儿,我觉得女儿好,不过这也由不得我们,到时候还是得靠运气……”

    她闻言身体一震,然后脸色立刻就红了,更加用力的挣脱李易的手,“谁,谁要和你生了……”

    李易只能看到一道慌乱而逃的背影,无奈道:“跑什么跑,以后,以后,又不是现在……”

    有些事情,朦朦胧胧的,不去说破或是捅破那层纸,确实会少很多麻烦。

    但这对她,却是很不公平的,作为男人,也未免少了些担当。

    时机并不很对,不过之后的一段日子,他有很多事情要忙,怕是很难会再见面,李易斟酌了许久,还是觉得,这些话,说出来好一点。

    “小姐,你蒙在被子里干什么,很冷吗?”房间里面,小翠站在床前,看了看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的人影,疑惑的问道。

    她细细的听了听,才听到从被子里面,传来了低低的抽泣声音。

    “小姐,你哭了?”

    她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了慌乱之色,焦急道:“是不是李公子他欺负你了……,小姐,你别哭了,我这就找他去!”

    “别!”

    一道人影从床上迅速弹起来,曾醉墨抓着小翠的胳膊,脸上梨花带雨,连连摇头:“别去,不关他的事情,是我自己……”

    小翠疑惑的问道:“可是小姐,你自己为什么哭啊……”

    “因为,因为……”她怔怔的看着窗外,随后将小翠揽在怀里,小声道:“因为今天的饺子,太好吃了……”

    少女脸上露出极度惊讶的表情,因为饺子好吃就哭成这样,这十几年来,她都没有发现,小姐居然这么喜欢吃饺子……

    院内,一道身影怔怔的坐在石桌旁,望着已经升上天空的圆月,脸上带着笑容,清澈的如同一汪碧水的眸子中,却闪动着点点晶莹。

    老方坐在马车上,回头向车厢里望了一眼,感叹道:“姑爷,你真是太明智了,生个男孩,要把他养大成人为他娶亲,太麻烦了,我也觉得,还是生女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