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三小姐都开口了,李易自然也不好拂她的面子,将陈冲拒之门外。

    “进来吧?!?br />
    李易只是撇了陈冲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虽然他大人大量,不计较陈冲刚才说自己的那句话,但脸上自然还是没有什么好脸色。

    自己这边好好的吃饭,他一个外人,没脸没皮的,好意思凑上来?

    走到一半才发现,饺子馅没了,四个人包的饺子,只够四个人加上两个小丫鬟吃,加进来一个人,就有些不太够了。

    回过头,看着陈冲,淡淡的说道:“饺子馅没了,陈大人去再买些回来吧?!?br />
    “你……”堂堂给事中,又有国公府的背景,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指使过,陈冲脸上露出怒容,正要发火,陈三小姐却摆了摆手,笑道:“我叫绣儿去买,她刚才买过,知道地方?!?br />
    “还是我去吧?!背鲁逡×艘⊥?,三妹亲手包的饺子啊,一个丫鬟买来的馅,怎么能和自己买的相比,他只是不满那混账小子的态度,横了李易一眼之后,大步走了出去。

    陈三小姐上前几步,看着两女,歉意说道:“我本是客人,擅自做主,倒是希望醉墨和若卿你们不要介怀?!?br />
    “不会不会?!蓖鹑羟湟×艘⊥?,笑道:“不过就是多一双筷子而已?!?br />
    在李易看来,这自然不只是多一双筷子的事情。

    陈冲这个眼睛长在脑门上的家伙,每次见到自己,都仿佛用鼻孔在说话,让他很不舒服,不过一个五品的给事中,论官阶,和自己差了整整四个级别,谁给他的这份自信?

    要是看到他在眼前晃,这顿饭都吃的少了些滋味。

    不过,他也不想让陈家三小姐为难,摇了摇头,向厨房走去。

    虽然今日吃的是饺子,但也不能只吃饺子,除了主食之外,怎么都得随便炒上十几个菜熬几个汤才行。

    距离杨柳巷不远便有一个菜市场,京都的民众见过买肉馅的,但是没见过浩浩荡荡十几个人,为首之人身着华服,面色不怒自威,一看就是达官显贵,摆这种阵势来菜场,只是为了买二两肉馅……

    “天哪,我没有看错吧,刚才那位,好像是陈给事中!”

    “哪个陈给事中?”

    “还有哪个陈给事中,陈国公府那个,昨天还带着几十号人踹了宁远侯府的门……”

    “不可能,不可能,那是何等身份的人,怎么可能来这里买肉馅……”

    “怎么不可能,我昨天亲眼看到的,就是他!”

    众人议论纷纷间,那肉铺的伙计,已经靠在了店铺内的柱子上,整个人止不住的往下滑。

    陈国公,给事中……,这些字眼,已经足以吓得他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升斗小民脚软了。

    陈给事中自然不知道也不会管街面上引起的轰动,此刻正围在小院的桌旁,关切的问道:“妙玉,你包了这么多了,累不累,要不要歇息一会……”

    曾醉墨和宛若卿远远地站在另一边,收回视线,互相对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诧异和不解。

    那边在陈夫人身边鞍前马后,嘘寒问暖的人,真的是当朝给事中?

    不过想到在厨房烧菜的是正三品的金紫光禄大夫,一个五品给事中,也就不算什么了。

    门外有敲门声再次响起,小翠和小珠在厨房忙活,曾醉墨走过去,打开院门。

    “醉墨?!?br />
    曾仕春走进来,脸上刚刚露出笑容,看到院内石桌旁有两道之前从未见过的身影,怔了怔,立刻说道:“有客人吗,那我先走了,不打扰你,明日再过来?!?br />
    他转过身,走出门外的时候,身后才有声音传来。

    “等一下?!?br />
    曾仕春回过头,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醉墨还有什么事情吗?”

    曾醉墨看着他,脸上露出踌躇之色,很快就低下头,小声道:“既然来了,就吃个便饭再走吧?!?br />
    曾仕春回过头,左右看了看,发现这里就只有他一个人时,身体才猛地一震,有些难以置信的伸手指着自己,问道:“我,我吗?”

    “先进来吧?!?br />
    曾醉墨点了点头,缓缓向院内走去。

    “哎,好,好……”曾仕春在原地楞了许久,才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大步走了进去。

    前两次喝上了一杯凉茶,这次竟是连便饭都能吃上了,这种进展速度,让他有一种恍若在梦中的感觉。

    “曾侍郎,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道极度惊诧的声音从前方响起,曾仕春只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抬起头向前望去的时候,惊道:“陈大人,怎么是你!”

    在这里看到陈冲,他的脸上迅速闪过一丝警惕之色,几乎是下意识的横跨一步,档在了曾醉墨的身前。

    “你干什么?”陈冲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过脸上的表情很快就变成了幸灾乐祸,说道:“我只买了二两馅,你想吃的话,自己去买!”

    曾仕春回头看了看,见醉墨无事,一颗心才放了下来,回过头时,脸上再次浮现出了疑惑。

    “陈大人什么意思?”

    陈冲瞥了他一眼,“什么意思,想吃的话,自己去买,这里可没有多余的!”

    对于堂堂当朝给事中,被人指使去买肉馅,他的心里早就不满了,若是能指使指使四品的户部侍郎,心里自然能平衡一些。

    李易从厨房里探出头,看到站在院中的曾仕春,就知道今天又要多一个碍眼的人了。

    曾醉墨摇了摇头,说道:“还是我让小翠去买吧?!?br />
    曾仕春此刻已经了解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看到李易之后,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笑着说道:“既然陈给事中都是亲自动手,我也不好坏了规矩,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br />
    菜场之内,肉铺伙计刚刚从那位给事中大人带来的阴影中走出来,便看到有一位客人走了进来。

    “客官,要点什么?”

    “二两肉馅?!贝┳喷成圩拥闹心昴腥丝诘?。

    伙计伸手在腰间的布巾上抹了抹,说道:“好嘞,客官稍等,马上给您现剁!”

    “曾侍郎,真的是您?”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曾仕春转过头,看到走上来的男子,左右打量了一番,诧异道:“齐御史?”

    自去年起,御史台的御史就特别喜欢穿着便服在街上晃荡,在菜场里看到一位监察御史,并不稀奇。

    齐御史诧异的看着他,“曾大人这是?”

    曾仕春笑了笑,说道:“买二两肉馅,回去包饺子?!?br />
    那齐御史脸上露出讶异之色,拱手道:“真是想不到,曾大人身为户部侍郎,竟是如此勤俭,亲自来这种地方,怕也是有体恤民情,探查物价,整治不法商贩的想法吧?”

    “???”曾仕春面色一怔。

    齐御史顿时肃然起敬,“曾大人在放衙之时,仍然深入民间,体察民情,实乃是我辈朝臣楷模,官员典范,本官明日便奏书一封……”

    “户部……,侍郎?整治不法商贩?”

    那肉铺伙计怔怔的站在摊位之后,脸色发白,身体颤抖,手中的肉馅掉在案板上,整个人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高呼道:“大人冤枉啊,小人只是伙计,哄抬肉价的事情……”

    他伸手一指后方的中年胖子,“……都是我家掌柜干的!”

    曾仕春对那位齐御史拱了拱手,说道:“齐大人过誉了,本官还有些事情,先行告辞?!?br />
    齐御史同样拱手,“曾大人慢走?!?br />
    曾仕春掏出几枚铜钱,放在案板上,拿起那肉馅,看也不看肉铺伙计,转身离去。

    那肉铺伙计跪在地上,只听到后方传来牙齿咬的咯咯直响的声音。

    “王---二---狗!”

    他回过头,看到掌柜的从墙上解下一把剔骨尖刀,目光凶狠的看着他,“哄抬肉价------老子剁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