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合适的时候,一家人围在一起包饺子,是一件很有情调的事情。

    虽然暂时还不是一家人,但四人围在石桌旁,李易身侧分别是陈三小姐和曾醉墨,宛若卿坐在他的对面,一边说话,一边包饺子,倒也其乐融融。

    曾大姑娘十指不沾阳春水,包饺子自然是不会的,陈三小姐生在官宦之家,一直以来都是千金小姐,下厨之事,也是从来都没有做过,不过在她看李易和宛若卿包了几个之后,很快就包的像模像样了。

    宛若卿包的自然是四人中最漂亮的,每一个饺子都几乎一模一样,和曾醉墨包的那种奇形怪状的样子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李易看了看她桌上的成果,叹息道:“你这么包,一会下锅全都散了,谁愿意吃啊……”

    曾醉墨看了看桌上其他人包的,再看了看自己包的,俏脸微红,低声道:“我自己包的,自己吃就是了……”

    李易实在看不下去了,包完一个之后,直接抓住她的手,放了面皮和馅料,“看,像这样,先捏合两端,然后将后面的面皮向里面折,和前面的捏合在一起……”

    “你,你放开我……”曾醉墨有些惊慌的抬头看了看,见宛若卿和陈夫人都笑着望着她,一颗心噗通直跳,脸色更红,低声道:“我,我学会了……”

    李易拍了拍手,看着她,说道:“那你包一个我看看?!?br />
    片刻之后,看到一只比以前更加不如的饺子在她的手里出炉,李易习惯性的揉了揉眉心,无奈道:“算了,你想怎么包就怎么包吧……”

    “噗嗤……”

    站在一旁观看的小翠笑出了声,指着李易,大声道:“李公子,你额头上长了一只眼睛……”

    李易这才意识到刚才忘记了手上还沾有面粉,小翠和小珠在后面咯咯直笑,陈三小姐和宛若卿看着他,脸上也露出了轻笑,至于一旁的曾大姑娘,笑的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李易伸手飞快的在她脸上一抹,嘴角扯了扯,“继续笑啊……”

    “呀!”

    一声尖叫的声音过后,曾醉墨脸上的表情先是怔住,随后就露出羞怒之色,用手掌沾了面粉,张牙舞爪的向李易扑过来……

    不过,以她的身手,又怎么是李易的对手,李易偏过身子,躲过她的攻击,顺手还在她另一边脸上抹了一把,笑道:“这才对称,额头上再来一块,都可以直接去勾栏唱戏了……”

    “啊,我要杀了你!”

    宛若卿和陈三小姐继续包着饺子,院内却是两道追逐的身影,和一阵鸡飞狗跳……

    ……

    面粉大战的后果,就是宛若卿和陈三小姐在外面包饺子,李易和曾大姑娘在里面打水洗脸。

    以李易的身手,虽然能够保证不让自己的身上沾上一点,但却不能真的这么做,惹恼了曾姑娘,他的结局会会更惨。

    “都怪你!”曾醉墨拿了一块手巾擦脸,将之扔在了水里,瞪了李易一眼,羞恼的说道。

    她一个女子,刚才居然和他在院子里如此打闹,若卿姐姐还好,反正已经习惯了,陈夫人也看到了,这不是让她看笑话吗……

    李易将手巾打湿,再拧干,抹了抹脸,很识相的没有争辩。

    “你,那是我的……”曾醉墨瞪大眼睛,指着他手上的手巾,想到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又摆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

    随后就有些好奇的看着李易,问道:“你和陈夫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易放下手巾,站起身,面色有些复杂,叹道:“此事,说来话长……”

    事情并不复杂,但是真要说起来,却有些难以启齿。

    二十年前的事情,虽然不是因他而起,但和他,到底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如今这样的局面,他每次想起,心中也极不好受。

    “这,怎么,怎么会……”曾醉墨怔怔的站在原地,面色有些恍惚,小声喃喃道:“陈夫人她……”

    她本就是女子,因此能够感同身受,对于女子来说,这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情,二十年前,陈夫人还是和小翠一般大的年纪,或许比小翠还要小上两岁,到如今------已经二十年了。

    想到那位非常和善,待人很好的陈夫人,竟然有着这样的遭遇,她的满头白发,竟也是一夜之间……

    她眼眶有些湿润,看着李易,忽然有些生气,“你……”

    李易澄清道:“不是我,那个时候还没我呢?!?br />
    曾醉墨咬牙道:“反正你们男人都一样,始乱终弃,不是什么好东西?!?br />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我再说一遍,有些男人的确喜欢始乱终弃,但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是不会始乱终弃的?!?br />
    “你就是!”

    “我不是?!?br />
    “就是!”

    “你再说一遍?”

    “就是!”

    啪!

    李易一巴掌抽在她的屁股上,“再说?”

    曾醉墨怔在原地,身体某个位置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但更多的是羞耻,俏脸飞霞,连耳根子都红了。

    她抬头看着李易,恨恨道:“就是!”

    啪!

    李易看着他,再次问道:“是不是?”

    “是!”

    啪!

    “是,就是!”

    啪!

    啪!

    啪!

    ……

    “不,不是,不是了……”那种酥麻的感觉一阵阵传来,她的脸红的像是要滴血,声音里面已经带上了哭腔。

    啪!

    又一阵酥麻的感觉传来,她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着李易,“我,我都说不是了……”

    李易低头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打顺手了,要不你再说一句“不是”?”

    ……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浪子回头金不换,柳暗花明又一村------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是一件好事,这一点,李易还要向曾姑娘好好学习。

    “小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两个人从后院走出来的时候,小翠惊讶的看着曾醉墨问道。

    李易解释道:“水太烫了,你家小姐脸皮薄,所以就烫红了?!?br />
    小翠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水烫不烫她不知道,小姐每次和李公子单独在一起之后,脸就会红,这个她知道。

    宛若卿看了看盘中的饺子,说道:“就我们几个人,包的差不多了?!?br />
    李易帮着收拾石桌上的托盘时,外面忽然传来了拍门声。

    “开门!”

    “给我开门!”

    “李易,别躲着不出声,我知道你在里面!”

    ……

    李易皱了皱眉,拍了拍手上的面粉,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陈三小姐怔了怔,喃喃道:“二哥?”

    某一个时刻,外面的敲门声戛然而止,陈冲后退数步,看着突兀出现在他眼前的两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他身后的十余名护卫,也警惕的看着这两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一名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倒要问问,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嘎吱……

    院门从里面打开,李易从里面走出来。

    “公子?!绷矫凶油笨聪蛩?,微微低头。

    李易点了点头,这才看向下方,问道:“不知给事中大人来此,所谓何事?”

    陈冲一脸怒容,问道:“你还敢问我,我三妹呢,快把她交出来!”

    “二哥?!背氯〗愦永锩娲掖易叱隼?,说道:“二哥,我没事的?!?br />
    陈冲紧张的看了看她,问道:“妙玉,这个混账小子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李易看着他,眼神微眯,拳头握了握,没招谁没惹谁的,怎么就成混账小子了,要不是三小姐在这里,今天非得让这个家伙知道,什么叫做混账!

    陈冲看了李易一眼,扶着陈三小姐,说道:“三妹,走,跟二哥回家,家里已经准备好了……”

    “现在不能走?!背氯〗阋×艘⊥?。

    陈冲皱眉道:“不要胡闹,快跟二哥回家,客人都在家里等着呢?!?br />
    陈三小姐再次摇头,说道:“妙玉刚刚在这里包了饺子,要不二哥也留下,一起吃点吧?!?br />
    “饺子?”陈冲脸上的表情一滞,问道:“三妹亲手包的?”

    他有些难以相信,从小到大,三妹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作为陈家千金,有谁敢让她亲手做这些粗活?

    便是作为兄长,也从未吃过……她亲手包的饺子。

    陈三小姐扬了扬沾着面粉的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刚刚学会,包的不好……”

    陈冲怔怔的站在原地,想了想之后,微微点头。

    “那------那就吃一点吧?!?br />
    【ps:写到现在,不敢说取得了多少成绩,但确实拥有了很多读者,人的性格不同,喜好不同,同样的情节,有许多人喜欢,也有许多人不喜欢,我只能保证,我写的是我喜欢写的,也是大部分读者都喜欢看的------调调,少部分读者或者不能称为读者的,你们放弃掉书,或者作者放弃掉你们,都是好事?!?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