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大人了,衣服起褶子,也不知道整理整理,要是没有小翠,你都照顾不好自己……”

    李易帮她整理好衣衫,皱眉看了她一眼,这才转头看着那白发女子,微笑道:“您也来了,快进来吧……”

    曾醉墨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身旁那位陈夫人,脸上再次浮现出了疑惑。

    再次走回去,在客堂坐下之后,李易才看着陈三小姐,说道:“昨天布庄里发生的事情,我都听说了,真是谢谢您了?!?br />
    曾醉墨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要谢也是我谢,关你什么事情……”

    “一样的,一样的?!背氯〗愕哪抗庠诶钜缀退牧成洗蛄?,笑着说道。

    “???”

    曾醉墨脸上露出疑惑之色,她发现自从这位陈夫人知道她的名字以后,对她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种很明显的变化,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此刻她心中其实还有很多疑惑要问,但也只能暂时的将念头先压下去。

    陈三小姐用一种满是喜爱的表情望了曾醉墨一眼,随后才转头看着李易,问道:“如仪应该快要生产了吧,她近来身体可好?”

    李易点点头,说道:“还有三个月,她是习武之人,身体向来很好?!?br />
    曾醉墨脸上露出诧异之色,她是非常了解李易的,他和任何人说话,都颇为随意,甚至和长者之间,也不惮与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这是她第一次见他如此规矩,甚至连称呼也都一直用的敬称,这种态度更是前所未有,不由让她心中疑惑更深。

    “醉墨,勾栏那边没什么忙的,我们今天吃饺子吧……”宛若卿从外面走进来,看到堂内的情形,微微一怔,问道:“有客人?”

    “这位是陈夫人?!痹砟酒鹄?,为她介绍了一下,然后才问道:“夫人若是没什么事情,不妨在这里吃过饭再走吧?!?br />
    陈三小姐怔了怔,随后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说道:“好?!?br />
    她站起来,走过去,自然而然的牵起了宛若卿的手,笑问道:“这位,一定就是若卿姑娘了吧,果然是难得一见的佳人……”

    宛若卿被她看的有些心虚,不知道这位初次见面的陈夫人为何会如此热情,悄悄看了曾醉墨一眼,表情略有茫然。

    曾醉墨同样也是一脸的茫然,她从来没有对她提过若卿姐姐的事情,她为何第一眼就叫出了她的名字,此刻心中疑惑更深,只想着待那陈夫人离开之后,一定要好好问问李易。

    陈三小姐似乎是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放开她的手,说道:“今日打扰你们了……”

    “不打扰,不打扰?!蓖鹑羟浼泵λ盗艘痪?,随后道:“没想到今日有客人,我再出去多买些馅料……”

    “若卿姑娘就不用忙活了?!背氯〗慊赝房戳丝?,说道:“绣儿,你出去买些回来吧?!?br />
    那叫做绣儿的丫鬟一脸难色,走到她身边,小声道:“可是小姐,今天是你的生辰,二爷在家里……”

    “去吧?!?br />
    “是,小姐……”那丫鬟咬了咬嘴唇,最终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宛若卿回过头,吩咐道:“玉珠,小翠,去把馅料和我今天早上擀好的面皮拿到院子里,我们去那边包饺子?!?br />
    “嘻嘻,包饺子喽……”

    “你看着就行,你包的能吃吗……”

    “说的你包的就能吃一样,还是得靠若卿姐姐……”

    两个小丫鬟叽叽喳喳的飞快跑开了,宛若卿和陈三小姐说笑着走出去,曾醉墨和李易落后几步,她偏过头,问道:“你和陈夫人,很早以前就认识吗?”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这个说来话长,晚些再告诉你?!?br />
    曾醉墨点了点头,又瞪了李易一眼,问道:“你不是说,你是武林高手,方圆三十丈有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你的耳朵吗?”

    吹牛属于吹牛,他也只是比常人厉害一点,方圆三十丈,别人说话的声音,他的确听的比普通人清晰,但也没有那么夸张,不然上次也不会被躲在树丛后面的老皇帝抓了个现形。

    “三十丈有些夸张了,其实我的功力,比三十丈要稍微弱一点点……”

    “那是多少?”

    “三丈……”

    “一扇门的距离,有三寸吗?”

    李易有些羞怒的看着她,“姑娘家家的,哪来这么多问题……”

    那声音顿了顿,才道:“刚才我的衣服上,没褶子?!?br />
    ……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灯笼,灯笼挂偏了……”

    “该请的人都请了吗,再核查一遍……,谁,谁说不来,你再问问一遍,病了,病了就让他滚!”

    “醉月楼今天客人多,酒菜还得准备一段时间……,什么客人,都给我赶出去,今天要是有一道菜出了问题,他们以后就不用开门了!”

    “什么,二十桌太多,让他们照做就是,吃一桌扔一桌还不行!”

    “都给我用心点,今日晚上的事情要是搞砸了,统统给我卷铺盖滚!”

    陈国公府,给事中陈冲今日没有丝毫朝廷重臣的样子,在府内疾步而行,毫无形象的张口大吼,府中下人无不屏息凝神,小心翼翼……

    今日乃是三小姐的生辰,二爷从半个月前就开始准备了,不仅邀请了众多身份尊贵的宾客,国公府内更是处处张灯结彩,晚上,京都最有名的名伶将会登台表演,曲艺杂耍自是不缺,按照往年的惯例,京都城中每年最为绚丽的烟花表演,便会在今夜出现。

    这一惯例持续了二十几年,无一年遗漏。

    这几乎是国公府一年中最为重要的盛事,比年节,比家主和二爷的生辰还要重要。

    在陈家,其他地方出了疏漏,还有可能被原谅,但要是今日,哪怕是一点小错,换来的也是重罚。

    第三次将陈府彻底巡视了一遍,陈冲仰头灌了一壶冰凉的茶水,这才问道:“三小姐呢,还没有回来吗?”

    一名陈府下人立刻走上前,说道:“三小姐一早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br />
    陈冲挥了挥手:“派人去找一找,今天可别出什么乱子?!?br />
    话音刚落,有一陈府护卫匆匆的从远处走到,在陈冲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陈冲脸上立刻就阴沉了下来。

    他声音森冷的问道:“你说什么,三小姐去了杨柳巷,那李易也在?”

    那护卫连连点头:“是的,属下知道之后,就立刻回来禀告了!”

    “你们几个,跟我出去!”陈冲冷声吩咐了一句,大步迈出了府门。

    一行十余人从陈府走出,直让街上某些人再次瞠目。

    昨日给事中带人冲击宁远侯府,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有些知情人却十分清楚,即便是有崔家秦家等劝阻,宁远侯府,还是花了极大的代价,才平息此事。

    今日,看陈家二爷这样子,又是有谁要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