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一次输给公主殿下之后,李易就没在柳二小姐那里得到过笑脸。

    当然,像是吃饭的时候主动为他夹菜的行为,就更是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对于这件事情,李易觉得很冤枉。

    那天明明是她自己没有发挥好,才在长公主手下小输半招,冤有头债有主,这几天长公主好朋友来访,她不趁着大好时机,去找长公主夺回场子,却把气撒在他的身上,亏他上次还觉得她通情达理,真是看错人了。

    而且,她也只是输了半招,长公主可是连整个人生都输了,孰轻孰重,孰大孰小,一目了然。

    李易叹了口气,都是一家人,她不讲道理,自己总不能和她计较,明明没有犯错,还要想着怎么缓和……

    老方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从门外走进来,问道:“姑爷,你说这破玩意儿,又值不了几个钱,还弄它干什么?”

    他口中说的“破玩意儿”,就是在短时间内从价值万金到一文不值的琉璃------现在应该叫玻璃了。

    自从琉璃降价之后,暗中的琉璃作坊并没有关掉,对于老方来说,这完全是浪费人力物力,他将那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样东西,放在手里掂了掂,又在眼前晃了晃,摇头道:“这破玩意,除了能把人照的更清楚一点儿,还有什么用?”

    老方有的时候像是一个智者,但有些时候,直男的思维却总是转不过来。

    这一快小小的镜子,可是他花费了不少的功夫,才好不容易捣鼓出来的。

    要论效果,当然不能和后世那种电镀的镜子相比,但也只是暗了些,清晰度不差,起码要甩这个世界的铜镜百八十条街。

    琉璃不是只能当做奢侈品去卖,镜子现在已经做出来了,下一步李易打算让人磨一磨,看看能不能做出一套望远镜出来,这东西在很多地方都是有大用的。

    比如用于军中观测敌情,游玩的时候方便赏景,再比如偷……

    当然,这些都不太重要,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用这一块镜子,和柳二小姐修补感情裂痕,冰释前嫌,言归于好,破镜重圆,重温旧梦……

    女人的房间里面少不了一块镜子,尤其是对于爱美的女人,玻璃镜子若是放在这个时代,绝对是被无数女子追逐的宝物。

    李易斜撇了老方一眼,也懒得和他解释,柳二小姐刚刚练完剑,现在在那里擦拭她的宝贝秋水,李易走过去,站在她的面前。

    柳二小姐继续擦拭剑身,头也不抬。

    李易将手里那把已经镶嵌好的镜子递过去,说道:“先别擦了,送你样东西?!?br />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绷〗阕芩憧诹?,却依然没有抬头。

    李易再次将那镜子凑近一点,方便她看到镜子里面的自己。

    柳二小姐终于不动了,看着镜子里眉眼清晰到极致的女子,整个人都愣在那里。

    看惯了模糊的铜镜,陡然从清晰至极的玻璃镜子里面看到另一个自己,要说没有一点儿冲击是不可能的。

    “怎么,是不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出尘绝艳的女子?”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李易有些得意的看着她,“这可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琉璃镜,就算我献殷勤吧,你要是不要,我就送给别人了……”

    眼前一闪,手中的镜子就消失了,连一点儿反应时间都没有,让李易更加深刻的了解到,他和柳二小姐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谢了!”

    手里的镜子她是真的喜欢,房内的铜镜一会儿就能丢掉,柳二小姐抬头看了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

    有这句话,就说明她已经被自己收买了,这一块镜子送的值。

    老方远远地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极度讶然的表情。

    这几天二小姐因为吃醋和姑爷闹别扭,他可是都看在眼里的。

    就因为那么一块破东西,二小姐居然先妥协了?

    他虽然有很多事情都不懂,但是他又不傻,二小姐那么喜欢,说明这东西没有那么破,很可能真的是什么值钱的宝贝。

    他连忙走过去,看着李易,嘿嘿一笑,说道:“姑爷,这东西作坊里已经做出来十几块了……”

    伸出手指数了数,说道:“你顶多送出去十块,给我留两块呗?”

    李易怔怔的看着他,再回头看了看柳二小姐,发现柳二小姐也在同时看着他。

    柳二小姐双手环抱,眼中锐光闪烁,“独一无二?”

    李易沉着脸,拽着老方的胳膊就往外面走,“走走走,留什么留,你这个毛病要改一改了,哪一次真被方家嫂子发现,看你怎么收场……”

    ……

    做事不能厚此薄彼,送了柳二小姐一块镜子,就代表着还要送好多块。

    如仪房里的自然是最亮,最大的那一块,小环,寿宁,永宁她们的都是卡通造型,长公主一块,杨柳巷两块,老方要了两块,家里还得分上至少两块,最后一块被李轩要去了,接下来则需要更多地时间去重新做。

    “你说这琉璃镜子到底是何道理,为何能将人影映照的如此清晰,镜中的字迹,又为何会颠倒过来……”

    李易在算学院的湖里面钓鱼,自从发现这里的鱼又肥美又好钓之后,他就不打算去市场里买了。

    鱼,还是自己钓的最放心。

    不过,自从李轩走过来,絮絮叨叨的开始自言自语以后,他就一条鱼都没有钓上来过了。

    刚才已经钓上了两条,今天是够吃了,李易索性收了杆,看着身后亭中的长公主,问道:“上次说书院缺书籍和纸张,现在解决了没有?”

    虽然现在不是上课时间,但三位院长都在这里,算学院的学生都远远地避开。

    长公主还没有开口,李轩就开口说道:“当然没有了,还能怎么解决,普通的书籍好办,虽然大部分雕版都被那些豪阀掌控,但我们能找到的,倒也够用,不过你规定的那些书籍,并无雕版,如何印制就是一个大问题,一本本去雕刻的话,耗费巨大,怕是大部分的筹银,都得投入到这方面去……”

    他语气愤然的说道:“还有纸张,各地的书院一旦启动,对于纸张的需求会十分巨大,虽然需求越大,价格就会略有降低,但几乎九成以上的纸坊都在各大门阀手中,明珠为了商谈此事,拜访了余家三次,连余家家主的面都没见到……”

    “你还有脸说?”

    李易丢下钓杆,看着他,反问道:“没办法雕版,你不会去想办法,纸张昂贵,门阀世家不配合,你不会降低造价自己造,如果连这些事情都要靠明珠去想办法,要你们科学院何用,要你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