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仔细的想了想,觉得还是柳二小姐赢了。

    因为她们两个人实力相仿,多次比试都没有分出胜负,柳二小姐这一次可能因为心情不好或者其他的原因落后半招,等到下次长公主心情不好或者是好朋友来了需要招待,胜出的可能就是柳二小姐。

    也就是说,她们比武切磋的胜负,在五五之间。

    而在另一方面,长公主输的就很彻底了。

    柳二小姐在那方面比她要更有内涵,这完全是单方面的碾压,如果没有意外,一辈子都不能翻身的那种。

    最可怜的还是长公主,李易决定对她好一点,今天要比上次多做一道汤。

    柳二小姐刚洗完澡,暂时换了一身宽松的衣服,乌黑的长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让整座院子都增色了不少。

    李易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食材,打算等到寿宁她们快回来的时候再开始做,看着柳二小姐问道:“你不是和她们出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柳二小姐将头发拨到肩后,淡淡道:“柳盟那里有些事情,需要处理?!?br />
    “那你快点去吧?!彼橇嗣酥?,有时候确实会忙一些,李易随口说道。

    “你就这么希望我出去?”

    柳二小姐双手抱胸,目光平静的看着他。

    李易忽然觉得,应该在杨柳巷蹭了下午饭再回来的。

    “我的意思是说……”李易看着她,诚恳说道:“早去早回,我在家里等你?!?br />
    ……

    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动物,皇帝也不例外。

    前段时间还经常召自己进宫陪他吃饭,就因为傲娇萝莉吃饭前给他剥了两只虾,永宁亲手喂到他的嘴里,就取消了他上桌的资格。

    说的自己愿意和他一桌一样,看柳二小姐不比看他养眼,两个人吃这么多菜,还没人抢------李易看着长公主从那边走过来坐下,疑惑的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李明珠望着他,挑眉道:“不欢迎?”

    古语有云,“食不言,寝不语”,古人诚不我欺,李易低头吃饭,听古人的话,没错。

    “书院遇到了一些问题,书籍不够,若只是京都,倒还够用,可是等到各地的书院都建起来,书籍,纸张,都是很大的问题。很多书籍雕版都在那些以诗文传家的门阀大族手里,包括景国大部分的纸坊,也被他们牢牢的握在手中……”

    长公主一句话说完,柳二小姐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吃饭就吃饭,那些话吃完再说?!?br />
    她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清蒸鱼放在李易碗里,“鱼不错,你尝尝?!?br />
    李易手中的筷子差点掉在地上,抬起头,有些愣愣的看着她。

    柳二小姐居然给他夹菜了,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次,受宠若惊,受宠若惊……

    他怔怔的点了点头,刚刚伸出筷子,碗里又多了一块辣子鸡。

    长公主收回筷子,看着他,说道:“这个也挺好吃,你尝尝?!?br />
    李易看着碗里的饭菜,另外两道视线看着他。

    人的一生中,要面临许许多多的选择,两个不同的选择,往往意味着两段不同的人生。

    所以要学会舍得,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清蒸鱼和辣子鸡却可以。

    李易打算试试。

    鱼是柳二小姐夹的,鸡是长公主夹的,先吃哪一个都不对。

    对于别人来说,这是一个十分艰难的选择,但对他不是。

    他取了一块薄饼,将那两块肉同时卷了进去。

    “谢谢?!彼”炖?,一口将其吞下,看着两女感激说道。

    下一刻,他猛的捏住脖子,急匆匆的向厨房跑去。

    “鱼刺,卡,卡住了,醋……”

    ……

    这一顿饭吃的倒是有滋有味,只不过全是酸味,再次坐回桌前的时候,清蒸鱼对于他来说,已经和糖醋鱼没有什么区别了,还是醋放多了的那种。

    连碗里的白饭都是酸的,李易放下筷子,恼怒到:“刚才醋喝多了,酸死了!”

    “你说谁吃醋!”两女放下筷子,目光同时望向他。

    李易转头看了看皱起眉头的柳二小姐,再看看目光微凝的长公主,默默的站起来,一言不发,端起自己的那一碗白饭进了厨房。

    白水泡饭不好吃,好想如仪,好想小环……

    ……

    陈国公府,包括给事中陈冲在内,堂内还有不少人影,却不是朝堂中的官员,而是某些豪门巨阀中的关键人物。

    一人脸上露出冷笑之色,“我倒要看看,没有书籍,没有纸张,这个书院,还怎么办下去!”

    “若只是书籍,皇家应该存有不少雕版,如果长公主能说服陛下将皇家所藏献出来,这便不是一个问题,倒是纸坊,余兄,你们家在各地的纸坊,可要看住了?!?br />
    “这个你们放心,余家的纸,不会卖给书院一张,他们要断我们这些家族的根基,我余家还是知道轻重的?!?br />
    “余兄明白就好,若是不能阻止那些书院,怕是数十年之后,我们几个家族,也就名存实亡了……”

    在座的诸人都清楚,他们的家族能够屹立数十上百年不倒,靠的是什么,如果任由书院发展下去,天下的读书人,还不都被书院笼络了去,他们立足的根基,就要被人毁了……

    ……

    门外,一道娇弱的身影走到廊下,当即便有一名下人小跑上前,恭敬问道:“小姐,二爷在里面谈事情,我马上去禀告……”

    白发女子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只是出去走走,等到二哥谈完了事情,你知会他一声就是了?!?br />
    说罢,她便和一名丫鬟,向着府门的方向走去了。

    京都某处街道,年轻女子走在前面,身后的少女紧紧的跟着。

    曾醉墨回过头,瞪了小翠一眼,说道:“你这丫头,最近胆子越来越大了,下次再乱说话,小心你的屁股!”

    少女撅起嘴巴,有些委屈的说道:“小姐啊,小翠也是为你好,你为他做了那么多事情,总是要让他知道,要不然不是就白做了?”

    曾醉墨撇了她一眼,说道:“什么为他做的,这是我……,是我为我自己,为我自己以后的孩子做的?!?br />
    小翠看着她,弱弱的说道:“你的孩子还不就是他的孩子,没有区别啊……”

    “小-----翠!”

    少女看了她一眼,有些幽怨的说道:“小姐,你还瞒着我,我那天都看到了,你们在床上抱着滚来滚去的……”

    曾醉墨脸色红了红,瞪了她一眼,说道:“快到铺子了,不许乱说话,回去再收拾你!”

    “曾姑娘好!”

    两人走进一间布庄,立刻有几名女子走上前,恭敬的行礼。

    “没事,我就是随便看看,你们忙吧?!痹砟叩嚼锛涞拿趴?,又回过头,说道:“对了,把我昨天放在这里的东西拿进来?!?br />
    一名少女应了一声,从柜台里面取出了一个小包袱,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忍俊不禁,强行忍住没有让自己笑出来,将那包袱拿了进去。

    心中却暗暗好笑,曾姑娘人长得漂亮,画也画的好,可是这女红------还真是不能入眼。

    从里间走出来,看到有客人走入,神色先是一怔,随后立刻回神,急忙迎上去,问道:“这位夫人,要看点儿什么……”

    【ps:感谢“唯彦作伴”的万赏,给彦同学打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