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刚才说,喜欢什么?”

    柳二小姐的语气和表情虽然平静,但只有李易知道,这一份平静之下,蕴藏着怎样的波涛。

    即使他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刚才那句话,若是断章取义,的确有些暧昧,李易看着她,硬着头皮说道:“这个,我也能解释的?!?br />
    柳二小姐撇了他一眼,看着李明珠,缓缓道:“你和我过来?!?br />
    说完便转过身,径直的走进了月亮门里面。

    李明珠脸上的表情同样十分平静,信步跟了上去。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崩钜赘先サ氖焙?,柳二小姐的声音从前方传了过来。

    他的脚步在月亮门之外停住,其实本来也没有什么事情,长公主和她解释清楚就行了,倒是用不着紧张。

    毕竟,柳二小姐并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她一般只对自己蛮不讲理。

    内院某处。

    最前方的抱剑身影停下,李明珠走过去,和柳二小姐保持着几步远的距离,淡淡的开口道:“他刚才问的是我喜不喜欢朝政之事,我说喜欢,仅此而已?!?br />
    “我知道?!绷〗慊赝房醋潘?,“我刚才在外面听到了?!?br />
    李明珠抬眼看着她,问道:“既然如此,你叫我过来,到底所为何事?”

    “那天他脸上的吻痕,是你留下的吧?”柳二小姐看着她淡然问道。

    李明珠与她目光对视,表情不变,说道:“那只是一个误会?!?br />
    “我不相信什么误会?!绷〗阒笔幼潘难劬?,说道:“我只是奉劝你一句,别忘了,你是一国公主,你们----不可能的?!?br />
    李明珠怔了怔,脸上很快就浮现出一丝笑容,看着她问道:“你说的这句话,是替你姐姐,还是替你自己?”

    “你什么意思?”

    “你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br />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视,仿佛有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

    “老规矩?”

    “老规矩?!?br />
    ……

    李易觉得解释这件事情根本用不了多久,这都一刻钟的时间了,两个人怎么还不出来,等了两刻钟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抬脚走了进去。

    快速的穿过两道月亮门,看到柳二小姐背对着他站立,长公主站在她的对面,胸口起伏,脸颊微红,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疾走两步,走到两人中间,随后扭头看着柳二小姐,见她也是面色潮红,胸口起伏不定,香汗淋漓……

    看两人的样子,莫不是故意避开他,偷偷摸摸的------又打了一架?

    李明珠调整了呼吸,缓缓说道:“你的心不定?!?br />
    李易瞪大了眼睛,极度意外,刚才难道是柳二小姐输了?

    高手比试,胜负只在毫厘,其中一位被蚊子咬了,吃的太饱或是大姨妈来了,都会影响到实力的发挥。

    按理说实力相近的人比试切磋,互有输赢很常见,他和柳二小姐过招不也常输,这都很正常。

    问题是柳二小姐今天没有来大姨妈,往日里和公主殿下比试,也从来都没有输过,这次是第一次落在下风,麻烦可就大了。

    “输了就是输了,半招也是输了,没有什么理由?!绷〗闼坪醵源耸潞敛辉谝?,转身向里面走去,走了几步,脚步顿住,回头问道:“我去洗澡,你要不要一起?”

    “一起?”

    李易愣在原地,随后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不好吧……”

    什么事情都是有过程的,他可是一个保守的人,这么开放的事情----心里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直到李明珠转头盯了他许久,李易这才明白过来,急忙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后面有温泉阁,你们两个刚才比试切磋,出了一身汗,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一会儿该吃饭了?!?br />
    当初决定买下这处府邸,不仅仅是看在它的环境和位置,这地方居然有一个泉眼,还是温的,冬天泡在里面,左拥右抱,喝着温好的葡萄酿,绝对是人生一大享受。

    搬进来之前,李易就让人把那里重新修缮了一番,别说两个人,十个人泡在里面都不显得拥挤,夏天甚至可以当做泳池去使用。

    “好?!?br />
    既然她开口邀请,李明珠自然也不好拒绝,同样是女子,一起洗澡倒也没有什么,若是回绝,倒是显得她怕了对方一样。

    看着两人走去了后方,李易坐在一旁的石凳上,一颗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没事就好,看来上次的误会,也这样揭过去了,柳二小姐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加的通情达理。

    他回头望了一眼,刚才倒是忘记问了,不知道她们两个需不需要一个搓背的,公主殿下总不能去服侍别人,柳二小姐也不是伺候人的人,要不他去------找两名丫鬟过来?

    这个念头产生没多久,就看到长公主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么快就洗完了?”

    李易诧异的看着她,不是说女生洗澡起码都得半个时辰,她从进去到出来,顶多几分钟,再怎么快也没有这么快吧。

    李明珠坐在另一边,冷冷的说道:“从来没有和别人一起洗过,不习惯,等她出来我再进去?!?br />
    这就明显是谎话了,傲娇萝莉可是经常和她一起洗澡的,而且她进去的时候表情平静,出来的时候明显有些不太高兴,肯定不仅仅是不习惯这么简单。

    除非是……

    李易上下打量了她几眼,目光最终在某一个位置停住。

    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和傲娇萝莉洗澡没什么,毕竟她还是个孩子,可是和柳二小姐------这伤害就有些大了,李易瞬间就想通了症结所在。

    女子总是对身体的某些部位格外敏感,有一道视线落在身上,李明珠只觉得全身都不舒服,转过头,冷冷的看着他,问道:“刚才打的不尽兴,要不,你再陪我切磋切磋?”

    “你说,这鱼到底是清蒸呢,还是红烧?”李易从石凳上站起来,一边向外面走去,一边喃喃自语,“要不还是糖醋吧……”

    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他的脚步才顿住,向后方看了一眼,疑惑道:“这------到底是谁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