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仪现在在家里的地位毫无疑问的排在第一位,两名老夫人都把她当成宝贝一样,家里的那些妇人,平日里也都围在她的身边。

    反倒是防自己像是防贼一样,今天老夫人将她接去了老宅,说是让李家的列祖列祖都看看,再让他们保佑保佑,李易也就随她们去了。

    柳二小姐和小环也跟去了,家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李易走出房间,看到邋遢老者和老方盘膝坐在院内。

    两个人最近几乎是形影不离,每天都会有几个时辰,像这样盘坐下阳光下一动不动,李易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有一种功夫,能让人像植物一样进行光合作用,从而增进功力……

    他走到廊下,邋遢老者睁开眼,问道:“出门?去哪里?”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随便走走?!?br />
    邋遢老者点了点头,站起身,踢了盘坐在一旁的老方一脚,“备车,去杨柳巷?!?br />
    ……

    “外面的传言是真的吗,秦相他,他对你……”

    杨柳巷中,小小的院子里,曾醉墨看着李易,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

    早在十几年前,在曾家还没有经历过那一次巨变的时候,秦相就已经是当朝宰相了。

    那个时候的她只知道,宰相是很大很大的官,比爹爹要大很多很多。

    秦相是三朝元老,桃李满天下,是朝中百官敬重的对象,整个景国,能让他躬身行礼的,也只有当今天子,可最近秦相对长安县侯,新晋金紫光禄大夫躬身行礼一事,在京都已经流传出了好几个版本。

    这件事最近在京都传的沸沸扬扬的,李易心道要不是都水监那个大嘴巴的王八蛋,他哪里会有这些麻烦,秦相和他都知道那一躬代表着什么,但在外人看来,这就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了。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鞠躬是鞠躬了,不过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可没有欺负他老人家?!?br />
    曾醉墨看着他,脸上浮现出担忧,问道:“秦相为什么会去找你,秦相是支持蜀王的,你和蜀王又……”

    “这个啊……”李易扔了一块桂花糕在嘴里,说道:“秦相有些政事想不通,就跑去找我请教,你知道的,老人家行动不便,来一趟不容易,我就仔细的给他讲了讲,后来他想明白了,鞠躬谢我……大概就是这个样子?!?br />
    曾大姑娘白了他一眼,秦相是什么人,为官多年,精于政事,怎么会去请教他这些事情……,不过,李易说的轻松,她的一颗心逐渐放下,也不再追问了。

    一阵轻盈的脚步从后方传来,宛若卿将一个小小的包袱放在桌上,说道:“柳姑娘快要临产了吧,这些天闲来无事,做了一些小衣服,你如果不嫌弃,以后可以拿给孩子穿?!?br />
    小珠在一旁嘀咕,“什么闲来无事,明明每天晚上都做到很晚……”

    如仪的预产期在三个月以后,这些东西两个人都还没有开始着手准备,如仪懂些针线活,但家里上上下下,都是不会让她亲自去做的。

    李易打开包袱,一件件小衣服都十分精美,针脚细密,样式也十分多样,男孩女孩的衣服都有好几套,他笑了笑,说道:“若卿心灵手巧,正好,我们也不用准备了?!?br />
    他说着,又从里面挑出一件,针脚歪歪扭扭的,哪里像是衣服,分明就是几块缝起来的布片,和另外几件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李易诧异的将之拿起来,问道:“这……”

    生怕李易不知道,站在曾醉墨身后的小翠立刻提醒道:“这是我们家小姐做的!”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曾醉墨回头瞪了她一眼,慌慌张张的从李易手里抢过来,解释道:“我就是随便缝缝,不是给你的,可能是若卿姐姐不小心放进去了?!?br />
    小翠躲远了一些,说道:“明明就是,小姐为了做这件衣服,手指都被针刺破好多次了!”

    曾醉墨很想站起来堵住她的嘴,但手却被人抓了起来。

    李易看着她手指上几个不太明显的红点,皱眉看了她一眼,说道:“若卿姑娘心灵手巧,你去凑什么热闹,你又不懂女红……,以后这些事情,你还是别去做了?!?br />
    玉手被他握住,曾醉墨俏脸微红,压低声音说道:“除了这些,我也做不了什么……”

    “小姐,你不会做小衣服,还可以生小孩子啊……”小翠站在她的身后,提醒说道。

    “小----翠!”

    曾醉墨猛的将手从李易手中抽回来,咬牙说了一声,目露凶光的看着她,小翠发出一声尖叫,飞快的跑了,另一道红着脸的身影很快就站起来追了上去。

    两道互相追逐的身影消失在月亮门之后,李易看着宛若卿,说道:“做这些东西很费神吧,辛苦了?!?br />
    宛若卿摇了摇头,说道:“很久没有做了,手上有些生疏,你不要见笑就好?!?br />
    李易拿起一件在手中反复看着,笑道:“很漂亮,我很喜欢?!?br />
    他没有说谢谢之类的话,相处日久,两个人之间,也根本不需要这些。

    “最近,一切都还好吧?”李易将那些衣服收起来,将那件不能称之为衣服的衣服也放在里面,才看着她问道。

    作为一个老板,他显然是不称职的,李家如今的产业,太多太多了,他不可能面面俱到,以勾栏为中心辐射出去的那些产业,一直都是她在打理,若是没有她,很多事情都不会那么顺利,李易估计自己会手忙脚乱好一阵子。

    “勾栏那边,一切都还顺利,京都这边,已经进入了平稳期,其他几个州府也较为稳定……”宛若卿点了点头,将勾栏的情况一一与他说明,又想到一件事情,“只是……”

    “只是什么?”李易抬头看着她。

    宛若卿想了想,才微微摇头:“前些天,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不过没什么,应该是他们认错人了?!?br />
    她看着李易,笑问道:“快要回去了吧,我房里还有一些桂花糕,你一起带回去?!?br />
    “不着急?!崩钜装诹税谑?,笑道:“家里没什么人,今天还打算在这里蹭饭呢?!?br />
    宛若卿闻言怔了怔,随后便站起来,说道:“那我去准备?!?br />
    “一起吧?!崩钜赘牌鹕?,向厨房的方向走去。

    不一会儿,小翠捂着屁股出现在厨房门口,探头望了一眼,惊喜道:“李公子,你今天要在这里吃饭??!”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过来把这些菜洗了?!?br />
    小翠喜滋滋的拿着菜出去了,很快的,一道身影便走进了厨房,曾醉墨左右看了看,问道:“我能做什么?”

    李易回过头,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一个口型。

    疑惑了一瞬之后,曾醉墨立刻就意识到他刚才说的是什么,脸色瞬间变的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