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人开口之后,景帝点了点头,看向另一边:“魏卿?”

    一个中年人走出来,躬身说道:“臣为陛下贺!”

    这是门下省一位给事中,门下省负责对天子诏令的审议与封驳,拥有封还皇帝诏书和驳回臣下章奏的权力,门下省四位给事中里面,这位魏大人是目前陛下最看重的。

    景帝目光再转:“杨卿?”

    某位近来备受器重的中书舍人站出来,朗声道:“臣为陛下贺!”

    景帝的目光看向最前方。

    沈相抬起头,脸上露出笑容,说道:“陛下英明!”

    原本喧闹的朝堂,随着几位朝中大员的陆续开口,逐渐变的安静下来。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陛下刚才点名的几位,都是在朝中有着极大话语权的重臣,他们和那位李县侯并没有私交,昨日朝堂之上,亦是没有赞同陛下对李县侯的封赏,然而今日------他们都是怎么了?

    本来还对此事持反对态度,打算观望观望的朝臣,立刻便掐灭了某个想法。

    能让这几位朝中大员改变想法,此事,必有内情!

    而刚才还言辞犀利,极力反对此事的十余人,怔怔的站在原地,这一刻终于体会到了某种叫做孤独和寂寞的情绪。

    便在这时,景帝看着下方,再次开口:“秦卿呢?”

    那十余人闻言,身体皆是一震,目光同时的望向了某个方向。

    对,秦相,他们还有秦相,无论如何,秦相都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

    此时此刻,他们已经不求陛下能够改变决定了,只求能有一位领头之人,作为他们的靠山,帮他们承受住来自另外那些大臣的压力……

    秦相脸上的表情有些恍惚,昨日出宫之后,他便直接回到了府中,脑海中反复的琢磨李易说的那些话,一客未见,一夜未眠……

    直到今日一早,之前在他脑海中十分模糊的某些关于国事的想法,已经清晰到足以浮现出纸面了。

    他抬起头,声音略有沙哑。

    “陛下------英明!”

    后方十余人怔怔的望着他,脑海中似有雷霆乱舞。

    秦相,秦相……,在说什么???

    长安县侯李易,与蜀王殿下势同水火,朝堂上但凡对他有利之事,他们必将阻拦,秦相此言,岂不是当了叛徒?

    他们开始有些看不清楚了。

    ……

    两位宰相,包括朝中几位扛鼎大臣的一致发言,终于将此事的基调定了下来,满朝再无一道反对之声。

    这些大臣包括秦相的态度,自然使得众人心中疑窦频生,然而此刻,却是不好问出来了。

    至于另一些人,心中就不仅仅是疑窦。

    数位大臣态度的改变,秦相的立场,让他们成为了今日朝堂上的小丑,人生观和世界观双重坍塌之余,也开始逐渐的反思,他们所站立的位置……

    开国以来最年轻的金紫光禄大夫,陛下最为宠信的臣子,至少,在这个国家还是陛下掌管的时候,与他为敌,无异于自取其辱。

    等到了那个时候,在朝堂上几乎处处树敌的他,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被天子专宠的臣子,向来都没有好下场。

    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不用几年,几个月,几天,甚至连几个时辰都不到,他们就等到了这一天。

    在加封李易为金紫光禄大夫之后,陛下就宣布了一件事情。

    陛下因为龙体有恙,需要静养,将无限期休止早朝,并移驾芙蓉园行宫,朝政之事,依旧由两位宰相总领,在这种时候,陛下没有将蜀王召回京都,在两位宰相之上,决定朝政大事的,不是某位皇子,而是长公主。

    这实在是没有道理的事情。

    长公主平日里也经常参与朝政,比如推动新的婚律,建立女子学院,以及前几日的书院一事,其实这些事情,放在一年之前,在他们看来,依然是不可思议的。

    后宫不可干政,哪怕是长公主也不行,这是祖制。

    然而这一年间,京都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们的想法和观念,也在随之改变,现在回想起来,也不太明白,长公主到底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这看似不可能,却已经是事实了。

    而现在,她又向前方迈出了一大步。

    这是监国,公主监国,前所未有,荒谬至极!

    朝堂之上暂时还没有人开口,因为他们在等着别人开口。

    秦相,沈相,三省六部的诸多大员们,他们不会同意的,他们不会看着这么荒谬的事情发生的,这根本不成体统!

    然而事实让他们再次意外了。

    想象中大臣们集体死谏的场面没有发生,就连御史们都集体禁声,似乎是在早朝之前,就达成了某种默契。

    对于此事,只有零零散散的官员发了言,似乎也没有预料到朝堂上居然会是这样的局势,十分委婉的发了言,然后就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又一项自开国以来都没有过的重大创举,在陛下手中诞生。

    某些自以为等到了春天的官员,绝望的发现,今年的冬天,似乎比以往更冷了。

    陛下对于李县侯,顶多算是有所恩宠而已,作为一位君主,一位英明的君主,他有最基础的底线。

    然而,长公主------整个朝堂,谁不知道李县侯和长公主的关系?

    两人在庆安府的时候就相识了,那天罚是李县侯所创,却是公主殿下呈给陛下的,据说公主殿下隐瞒身份在庆安府做捕头的时候,李县侯便是县尉,这男上司和女下属之间,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谁知道呢?

    更何况,到了京都之后,两人的关系,众人更是有目共睹,同为京都三杰,百官上下朝之时,经??吹搅饺艘煌鱿?,算学院建立之后,女子学院便接着建立,两院相邻,两人又都是一院之长……

    说句不太合适的话,李县侯和长公主,根本就是穿同一条裤子!

    心中想着这些事情,以致于某些官员走出大殿的时候,觉得外面的艳阳天都变的灰暗了起来。

    万幸的是,长公主只是代理朝政,若是陛下委派别的皇子,他们心中反倒会猜疑和惊惧,但是公主毕竟是公主,她再怎么样杰出,陛下再器重她,她也只是女子,只要是女子,就永远也不可能威胁到那一个位置。

    甚至于,他们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那一件事情。

    而此时,随着百官走出大殿,某些小道消息,也终于从某些人口中传了出来。

    据说昨天下朝之后,陛下和两位宰相,以及几位朝中重臣在御花园商议国事的时候,李县侯和公主殿下也在场,那个时候,在朝政之事上,两人都表现出了让陛下和几位大臣欣赏震惊乃至于折服的才能。

    徐大人刚才说他乃是一代人杰,是国之栋梁,便是这个原因。

    而秦相沈相和其他大人没有反对,怕也是同样的原因。

    徐大人和秦相都是当朝元老,有着数十年的从政经验,能让他们震惊和折服的人……

    众人心中不由的再次疑惑,难道那李县侯,真如圣旨中所说,有治国之才,经邦之道?

    想到刚才在朝堂上发生的事情,对于此事,他们已经不太怀疑了。

    毕竟,两位宰相和那些大臣的态度不可能转变的如此之快,陛下也没有理由突兀的宣布由长公主暂领朝政,唯一能够解释的,便是他们真的像小道消息中所说的那样,于国事上的见解和手段,让在场之人折服,让陛下彻底宽心从而打算暂时放手……

    从而也让包括两位宰相在内的朝中大臣,对陛下的决定,没有丝毫违逆。

    想到两人的年纪,下朝路上,不知有多少人颓然叹气。

    一对儿妖孽!

    同朝为官,难免会生出互相比较的心思,但结果------还真是让人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