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愣愣的站在原地,许久回不过神。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余温犹在,然后看着长公主,依然有些难以置信。

    “在你来之前,父皇和几位大人就在这里了?!崩蠲髦榭醋潘?,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解释道:“我起初暗示过你,但是……,但是你没有在意,后面,后面我没有阻拦,对不起?!?br />
    李易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她,老皇帝躲在树丛后面偷听是重点吗,她没有告诉自己树丛后面有人,这是重点吗?老皇帝明面上将权力交给她暗地里是在迂回的逼自己就范,这是重点吗?

    都不是!

    重点是,我把你当朋友,你居然,居然……

    李易摆了摆手,盯着她,开口道:“算了,这件事情先不说了,你,你刚才……”

    “刚才------什么也没发生!”李明珠看着他,咬牙说了一句,转身向御花园外面走去。

    她脸上的表情十分平静,缩在袖中的拳头,却已经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事实上,刚才的那一瞬间,她的脑海中也有短暂的空白,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下意识的便那样做了,一瞬间之后,才意识到,她刚才的举动,是何等的突兀,何等的大胆……

    李易看着她的背影,许久才回神,大声道:“喂,你别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你,你都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喂,你站住,喂……”

    长公主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李易有些郁闷的走出了御花园,两位宫中侍卫还在抬头望天,敢于直面刺眼的阳光,也不怕被刺瞎眼……

    “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低声喃喃了一句,向来理智冷静的公主殿下,这一次------怎么也不按照套路出牌??!

    家里的事情还没有理清,千万不能再多些折腾。

    不过,心里面那一丝小小的欣喜是怎么回事?

    李易摇了摇头,在心里得出结论。

    吃着碗里望着锅里,还惦记没下锅的米,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最近这些日子,总有些在他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今天算是十分十分突发的状况了。

    还好,老皇帝没打算把他当成长工死命压榨,反而因祸得福,让长公主再进一步,可以直接参与朝政大事,虽然只是暂代,而且老皇帝还有着迂回逼他就范的心思,但这,已经是极大的进步了。

    李易自己也觉得,老皇帝是该放下这些事情,好好地考虑下颐养天年的事情了,机会,总是要留给年轻人的。

    他走出宫门,蹲在树下的邋遢老者站起来,走近之后,脸色明显发生了某些变化,诧异道:“你,你……”

    李易叹了口气,说道:“唉,一言难尽,让我一个人静静,回家吧?!?br />
    莫名其妙的成为了金紫光禄大夫,莫名其妙的被老皇帝听了墙根,莫名其妙的------失去了一段纯洁如小白花的友谊,他的确需要时间静一静。

    邋遢老者看了看他,最终点头,默然不语。

    御花园中。

    “刚才,我没看错吧?”一名侍卫小声低语,语气中还有着浓浓的难以置信。

    另一名侍卫点了点头,说道:“没,没有看错……”

    两人对视了一眼,正要再次开口,看道眼前的一道人影,脸色猛然一白。

    李明珠看着两人,淡然问道:“你们刚才看到了什么?”

    “我们刚才什么都没有看到?!绷饺松裆徽?,说道:“太阳太毒,我们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br />
    片刻之后,对面终于有声音传来。

    “从今天起,你们两个,去晨露殿当差吧?!?br />
    ……

    新宅子距离皇宫不远,马车很快就停在府门之前。

    李易跳下马车,老方恰好从里面走出来,惊喜道:“姑爷,你回来了,听说你被封为那什么大夫了,是很大的官吗?”

    “马马虎虎吧?!崩钜装诹税谑?,向院内走去。

    老方一只脚踏出门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回过头,“姑爷……”

    “有什么事情,晚点儿再说?!?br />
    李易已经看到院内的柳二小姐了,想到早上的事情,不由的有些心虚,向后方摆了摆手,确认柳二小姐有没有中邪才是最要紧的事情,没心思和老方说其他的。

    院门口处,老方望着他的背影,瞪大了眼睛。

    “我回来了?!崩钜状恿〗闵砼宰吖氖焙?,脚步顿住,小声的说了一句。

    柳二小姐看了他一眼,起身问道:“你今天早上做什么去了?”

    看到她的态度,李易心中大定,虽然还是破天荒的多问了自己一个问题,但是态度冷淡,也没有露出那样的笑容,看来不用打扰袁老道修仙了。

    “上了早朝,早朝结束了之后,和长公主说了会朝政的事情,说完了就回来了?!?br />
    “只是这些吗?”柳二小姐看着他,问道:“没有别的事情了?”

    “没有了?!崩钜椎懔说阃?,柳二小姐突然这么关心他,还让他微微有些不适应,不过,感觉倒是还蛮不错的,如春风拂面,润物无声……

    “既然没有别的事情?!绷〗憧醋潘?,淡淡的说道:“那么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脸上的唇印,是从哪里来的?”

    春风变成了东风,吹在人身上像是刀子一样,寒风刺骨。

    李易心中一沉,暗道要遭,刚才被长公主乱了思绪,竟然会犯下这么严重的错误。

    本来是纯洁如小白花的友谊之吻,被她这样问出来,立刻就变了味道,当然不能告诉她实情,李易心念急转,笑了笑,说道:“今天从宫里回来的时候,遇到寿宁……”

    “先生,你回来啦!”

    傲娇萝莉从后院走出来,惊喜的说道。

    李易愣愣的看着她,问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傲娇萝莉可怜兮兮的说道:“下午还要上课,我不想回宫,就来这里了,我想吃先生做的饭菜……”

    柳二小姐看着李易,问道:“寿宁怎么了?”

    李易回过头,看着她,缓缓道:“刚才从宫里出来,遇到寿宁她姐姐……”

    “这和你脸上的唇印有关系吗?”

    李易一脸疑惑的看着她,问道:“对啊,有关系吗?”

    两人目光对视,许久,许久,柳二小姐目光如初,李易低下头,说道:“这个,真是一个误会,我可以解释的……”

    门外。

    “姑爷真厉害?!崩戏娇吭谇缴?,发自内心的感叹了一句。

    自他认识姑爷之后,姑爷做的很多事情都让他佩服,但不得不说,这一次,他才是真的的心服口服,五体投地的服。

    邋遢老者点了点头,对此无比赞同。

    老方看了他一眼,诧异道:“你点什么头,你又没有娶过亲……”

    邋遢老者怔了怔,闭上眼睛,深吸口气,揽过他的肩膀,压低声音说道:“方小子啊,老夫近日在武学上有所突破,你过来,老夫有一套绝学要传授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