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上一章修改了一个字,本章说居然被清空了,郁闷,没有本章说,没什么意思啊,大家看到这个ps,可以回去再吐槽一遍的……】

    刚才老皇帝在朝堂上问他对于治水怎么看,李易说他不懂。

    那是真的不懂。

    南方水患,持续已经很久了,整个都水监的官员都没办法,李易估计等他们想出办法,水患都过去了,也无所谓什么治不治的问题。

    他的理论知识再丰富,也只是纸上谈兵而已,他不认为治水治了一辈子的都水监官员在这方面比他懂得少。

    现在在长公主面前,他说懂。

    这也是真的懂。

    又不是真的让他去治水,纸上谈兵嘛,他最拿手了。

    “自古便有“治国必先治水”一说,说到治水,最早可以追溯到尧舜时期,大禹奉命治水……,发展到如今,经历了由避到治,由堵到疏,由疏到导,由被动到主动,由单一到全面……”

    李明珠丹唇微启,有些怔怔的看着他,她刚才听到了那些官员对于治水的理念,虽然有些道理,但极为纷杂,论条理,远远没有李易现在所讲的清晰。

    他语气根本没有任何停顿,从上古时期,沿着时间线,讲到了历朝历代官员治水的事迹,方法,包括他们所用方法的优缺点,什么地方需要借鉴,什么地方需要摒弃,条理清晰,井然有序……

    李易当然能讲的有序,因为书上就是按照时间线排列的。

    当然,景国有关治水的书籍,只是一些杂乱的记事,但后世那些在他看来是闲着没事干的专家学者,可是将这些研究了一个透彻,甚至将其延伸到了哲学领域。

    于是躲在树丛之后的景帝和几位当朝大员,都知道了天人合一思想应该如何运用到治水之中,如何将治水和道家阴阳五行学说联系起来,顺应自然的思想是怎么加到治水理念中去的……

    李易觉得后世那些专家学者简直太能扯了,说完一遍之后,他自己都差点被说服,袁老道要是听到这些话应该很高兴,说不定一朝悟道,就能飞升去见他们道家的老祖了。

    当然,这些只是调味品,最终还是要回到正题上。

    后世借助于科技的治水方法,在这里是不适用的,但是一些正确的理念,对她应该有很大的启发作用,如果老皇帝问到,她也能说的清楚,李易觉得就算是都水监的官员,少了那一份见识和几百上千年的经验积累,在理论上也是略微不如她的。

    不过,水患已久,按照以往的惯例,也根本不用再去治了,下一次再患的时候,倒是可以用到。

    长公主殿下充分的发挥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的原则,将他所说的,一一记了下来。

    “不懂治水?”

    树丛之后,景帝的眼睛眯了起来,刚才大殿上的那一幕,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在他的脑海中浮现了。

    秦相等人也终于意识到,原来他根本不是不懂,他比任何人都懂得多!

    只是,这些话,他为何不在朝堂上说出来?

    景帝透过间隙看了一眼,正要抬脚走出去的时候,外面再次有声音响起,让他的脚步又一顿。

    “当然,水患已经发生了,这是不可逆转的,不过,这些自然灾害的影响,还不止如此?!崩钜卓醋懦す?,缓缓说道:“大灾之后必有大疫,必须严加控制,否则,将会造成更大的危害,还有,到时候因为受灾而无家可归的难民,应该如何安置?万一没有安排妥当,被有心人利用,煽动流民造反,朝廷又当如何?”

    树丛之后,景帝和秦相沈相几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凝重。

    李易说的没有错,水患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水患之后,应该如何如安置难民,如何去防止疫情的发生,如何将灾害减到最小……

    很快的,他们就要面临这样的问题了。

    稍有疏忽,受灾之地便会发生极大的动荡,在灾情发生之后,遍地瘟疫,流民四窜,煽动流民造反,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先例。

    所有人的心情,都因为李易的这一番话而变得沉重起来。

    然而这个时候,外面的声音却陡然变的轻快。

    “当然,这些都是小事情?!?br />
    李易看了看长公主,笑了笑,说道:“防疫呢必须做,不要喝生水,注意卫生,建立防疫区……,这些其实都很简单,到时候我写一个防疫手册,你呈给陛下就行,至于妥善的安置流民,这是个不能取巧的问题,不想要流民到处乱窜,国库怕是得出些银子……”

    树丛之后,景帝终于稍稍放下了心,既然他这么说,疫情的事情,应该是不用担心了。

    随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些许恼色,若不是他今日忽然起意,怕是永远不会知道,他在自己这个一国之君面前隐藏才能,对明珠却如此坦然……

    枉自己对他如此恩宠,到头来,居然还不如……

    他忽然意识到,李易的谏议,虽然没有直接告诉自己,但起到的效果是一样的,无非是中间多了一人,多了一位他永远不会因此羡慕或是嫉妒的人。

    他是担心表现的太过,自己会对他委以重任------以他的性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毫不稀奇。

    “如此,倒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景帝的嘴角扯出一个笑容,心中立刻就有了定计。

    他转过头,继续细细的听了起来。

    “说到这个朝廷拨银啊,可得看着点儿,赈灾银不要到时候全都进了那些贪官的口袋,说实话,朝廷在这方面做的很不好?!崩钜字辶酥迕?,说道:“这里需要稍稍的改制,这样……”

    封建官制其实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包括他们的办事方式,李易不可将之彻底推翻,只能用科学的管理方法,最大程度的去阻止贪污**的发生,顺便将如何灾后重建,如何安置灾民,减小损失的办法告诉她,看着她一一记下。

    外面已经很久的没有声音传来了,景帝深吸了一口气,迈步从后方走出来。

    “说到改制……”公主殿下今天难得的勤学刻苦,机会难得,李易决定多讲一些东西,看着她,说道:“其实朝廷很多方面都需要改制,农事,税法,科举,水利,军事……,你看什么呢?”

    发现长公主目光直勾勾的望着他的身后,李易转头看了看,那里什么都没有,看着她,疑惑问道。

    “没事?!崩蠲髦槭栈厥酉?,摇了摇头。

    “好好听着,别走神?!崩钜撞宦目戳怂谎?,问道:“刚才讲到哪里了?”

    “……改制?!?br />
    “对,改制,这个从哪里说起呢,对,先从农事吧……”李易点了点头,再次开口。

    封建王朝历经数千年,朝代更迭,江山易主,历史长河中,改革的春风吹了又吹,其中固然要结合到当时的国情,但有些地方却是相通的,眼下景国的各项制度,自然称不上完美,各方面都能进行或大或小的改革,促使国富民强……

    李易并没有想让她去改变什么,只希望她能记住他今天说的一些话,以后面对朝政之事时,她和朝中官员所处的,就不是同一个高度了。

    改革或是变法,向来都是极其敏感的,他说话很小心,前所未有的小心,所讲述的方面,也都是被历史所验证过的,拿出来,放在朝堂上,尽量去规避一些敏感方面,很少触及到皇室和某些人的利益,虽然也有小小的弊端,但大方向上于国于民,都是有利的。

    他必须保证这些话从长公主的口中说出去,不会引起别人过多的猜疑和反对,因此,他需要格外小心。

    树丛之后,景帝揉了揉眉心,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高兴还是生气。

    不懂朝政,不懂朝政------他若是不懂朝政的话,这世上,便没有人懂朝政了。

    高兴的是他的才华,他的能力,要远远远远超过自己的期望,在某种程度上,有此一人,当得上满朝文武!

    生气的是,他既然有此才华,为何要隐藏,他若是代替了两位宰相中任何一人的位置,今后的朝堂之事,自己便彻底的不用劳心了。

    秦相身体微微颤抖,老脸上首次露出了极度震惊的表情,妖孽,妖孽!

    此人-------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妖孽了!

    沈相面色错愕,心中震动不已,至于其他几位官员,表情同样震动,甚至称得上是------惊恐!

    不懂朝政,不懂朝政……,想到刚才他们对于这位李县侯的评价,老脸不禁一片羞红。

    他们哪里有这样的资格!

    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陛下为什么坚持要将那个位置赐给他了。

    整个朝堂,还有比他更适合的人吗?

    陛下……,慧眼识人,陛下果然是陛下??!

    李明珠忽然有些后悔,他知道李易对她向来没有什么保留,但这些话他愿意对自己说,不代表愿意被其他人听到。

    “别说了?!?br />
    她站起来,伸手捂住李易的嘴,小声道:“别说了……”

    李易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猛然被她捂住嘴,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瞪大眼睛看着她,哼哼了两声,将她的手打开,呸了呸,皱眉道:“你干什么,洗手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