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向前推移两刻钟。

    散朝之后,景帝并没有直接回寝宫,而是习惯性的叫上了两位宰相,以及朝中有数几位大员,一路去了御花园。

    以往,朝堂上没有定论的事情,他会在下朝之后,在御花园中,和这些人一起再商量商量,最终做出决定。

    除了极少数事情之外,他对于国事,向来都不独断专行。

    走到殿外的时候,他的脚步一顿,对身后的一名宦官说道:“去晨露殿,请长公主过来?!?br />
    虽然明珠只是女子,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不会将她当成是以前那个只钟情于武学的少女来看待了。

    他对于国事,政事的某些见解,往往会让他眼前一亮,甚至直接改变他的想法和决定。

    这两年来,尤其之多。

    秦相和沈相以及几位重臣对此,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他们也没有资格提出异议,长公主这两年做的事情,就算是他们这些人加起来,也得汗颜。

    就像民间戏文里面唱的一样,巾帼不让须眉,用这个词来形容长公主,一点都不夸张。

    御花园中,景帝坐在亭中石椅上,沈相秦相年迈,景帝特意恩典二人同坐,至于其他几位大臣,只有站着的份儿。

    “朕封长安县侯李易为金紫光禄大夫,诸卿以为如何?”

    刚才在殿上之时,这些人其实并未发言,到了他们这个位置,若非是陛下的决定不妥到了极点,是不会主动出头的。

    秦相沉吟了片刻,开口道:“李县侯少年英杰,对我景国有数不尽的功劳,然而,陛下为他晋爵至县侯,已经是极大的恩典了,老臣以为,李县侯还太过年轻,更是不懂国事,不通理政,不足以胜任金紫光禄大夫……,陛下若是执意如此,怕是会让朝中不少臣子寒心?!?br />
    即便是他,也不敢否认李易的功绩,仅仅是天罚一项,就足以让他的功劳大过朝中的所有臣子,更别说他力挽狂澜,大败齐国使臣,后又创算学院……

    秦相是一朝宰相,对于李易对景国立下的功劳,一桩桩一件件,他比谁都清楚。

    陛下为他封爵至县侯,是因为他的确立下了不世功劳,这不容任何人否认。

    然而,若是再在封爵的基础上,让他成为景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金紫光禄大夫,就有些恩宠太过了。

    历代担任此官职的,无一不是有着数十年从政经验,名望甚高的老臣,实在不是一个不懂朝政的年轻小子能够胜任的。

    景帝的目光看向一侧,几位重臣也都纷纷开口。

    几人对于此事,虽然没有持否定态度,但也并不赞成。

    他们并不是倒向秦相,或是与那李县侯有什么冤仇,而是从内心里觉得此事不妥,理由倒是和秦相说的一般无二,那一个对于朝廷来说非常重要的官职,不能加在一个不懂国事的小子身上。

    这一点,从他刚才在殿上的发言就可以看出来。

    原本闭口不言的沈相,在景帝目光望过来的时候,终于开口,“老臣以为,此事……,陛下当三思?!?br />
    这便是没有一个人赞同他了,景帝面上倒是没有露出任何不满的表情,在此之前,他就已经猜到了百官的表现。

    毕竟,李易还是太过年轻了。

    然而,就算是他真的不懂朝政,但只要他在朝廷,便能够解决满朝文武都无法解决的事情,他的功劳远远不止这些,却又不会于去当具有实权的官员,除了这些,他倒是给不了对方什么了。

    看到已经站在旁边有一会儿的明珠,景帝挥了挥手,不再提那件事情,说道:“此事暂且搁置,关于南方水患……”

    秦相微微低头,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暂且搁置的意思,便是不容更改了,他到底,还是低估了那位李县侯在陛下心中的地位。

    蜀王,怎会平白树立这样一个强敌?

    关于南方水患一事,听了刚才朝堂上诸多官员的言论,几人心中也有些想法,李明珠将他们所言全都记录下来,不多时,便有一宫中侍卫,从外面走了进来。

    常德站在亭外,将他拦住,问道:“何事?”

    那侍卫道:“李县侯在外面,求见长公主?!?br />
    常德还未开口,身后便传来一道声音。

    景帝抬起头,眼中浮现出一丝异色,说道:“让他进来?!?br />
    ……

    “父皇封你为金紫光禄大夫,自然有父皇的理由,你别乱说……”

    李易看着长公主,目光有些诧异。

    两个人平日里说话,偶尔也会吐槽吐槽,眼下这种程度的根本不算什么,他摇了摇头,说道:“哪里是乱说,这个职位本来就是给那些致仕老臣的,哪能随便封……”

    李明珠看着他,眼神有意无意的向着某个方向瞄了瞄。

    浓密的树丛之后,一名官员眉头微皱,正要抬脚,景帝挥了挥手,脸上浮现出一丝戏谑之色,那官员才立刻低下头,安静的站在他的后方。

    “这真的不合适,还得找陛下说说,我顶多算是有些小聪明,对于治国理政之类的,是在是不懂?!崩钜准哪抗庖换岫纯此?,一会儿看看旁边,疑惑的问道:“你眼睛怎么了,进沙子了吗,要不要我帮你吹吹?”

    李明珠轻咳了一声,微微低头,说道:“没事?!?br />
    见她真的没事,李易才问起正事来,“书院的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

    “都在按照计划施行,一切顺利……”

    ……

    树丛之后,包括秦相在内,几名大臣的脸上都浮现出了震惊之色。

    听公主殿下和李县侯的对话,前些日子,在京都闹得沸沸扬扬的书院之事,竟然不是出自长公主之手,背后另有其人?

    那一个让无数世家门阀叫苦不堪,却又不得从的阳谋,便是出自他之手?

    再联想到账目清查一事中,他似乎也是用同样的手段,将崔氏和蜀王一系的势力差点肃清,几人同时从心中升起了庆幸------庆幸自己不是他的敌人。

    不对,刚才几人还反对陛下对他的封赏,他会不会因此记恨……

    李易丝毫不知道树影之后已经有人想入非非,了解了书院的进展之后,才算放下了心,无意中瞥见桌上凌乱的几张纸,仔细看了,诧异道:“这是……,你在想治水的法子?”

    李明珠不知道父皇的用意,也不知道李易什么时候走,有些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之前没有了解过,对于治水……,不太懂?!?br />
    长公主终于又变回那个积极主动、奋发向上的长公主了,李易心中大感欣慰,摆了摆手,说道:“没有人生来知之,你不懂,我教你??!”

    树影背后,景帝脸上的表情凝住,嘴角不由的抽了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