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不知道在研究什么问题,看上去十分投入,李易和如仪从他们身旁走过去的时候,李轩都没有发现。

    李易不由叹了口气,李轩这个对男人比对女人感兴趣的毛病,成亲之后居然还没有改掉。

    如仪转头看着他,疑惑道:“相公叹什么气?”

    李易摇了摇头,暗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连李轩都不能免俗,说道:“两个大男人,整天腻在一起,成何体统?传出去就不怕被人笑话?”

    “这有何笑话的?”如仪闻言怔了怔,算学院中并无女子,同窗之间探讨问题极为正常,若真是和女子整日相伴,才是不成体统吧?

    她回头看了一眼,说道:“况且,相公又怎知道,那是两个大男人呢?”

    “什么意思?”

    李易闻言心中一惊,莫非在他不在京都的这段时间里,李轩居然------不可能,这个年代可没有那种神乎其神的技术,他看着如仪,惊讶道:“娘子的意思是,那位沈数……,是女子?”

    想想上次见到那沈数的时候,就发现他有些娘里娘气的,至于有没有喉结,还真没注意,毕竟也没仔细看过,而且这个时代的读书人,都有一点小受的倾向,有的人喉结并不明显,没有了先入为主认为她是男人的概念,李易就觉得如仪说的很有可能了。

    如仪点了点头,说道:“上次她来家中的时候,妾身就发现了,这位沈公子,应是女扮男装的?!?br />
    李易之前还讽刺电视剧里面看不穿女子扮作男装的人,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电视剧里面演的那么一回事,除了真的熟悉到某种程度,要不然一个女人认真打扮之后,还真不容易被人认出来。

    虽然这些日子,景国女子的地位较之以往有了一些提高,但男女之防和之前并无任何区别,算学院只招收男子,想要进来,就得想点其他办法。

    “沈素?!崩钜椎哪院V辛⒖叹透∠殖隽艘坏郎碛?。

    这个蠢货,连人家是男是女都搞不清,还整天在自己面前夸耀那位沈数沈公子十分聪明,李易没打算拆穿她,这种事情,还是让李轩自己发现的好。

    两人在湖边寻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坐下,学生们上课了,学院内一下子清静下来,微风吹过湖面,漾起波光。

    和她的手握在一起,整个世界似乎都变的安静下来。

    安静而恬淡。

    “相公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如仪忽然问道。

    李易想了想,说道:“女孩吧?!?br />
    如仪问:“为什么?”

    “女孩像娘子啊,一定很乖很听话,不过要小心,不能让如意把她带坏了……”

    “……相公这句话,可千万不要被如意听到?!?br />
    李易转头四下里望了望,柳二小姐今天没跟着出来,应该不会忽然出现,这才回过头,撇了撇嘴说道:“被她听到了又怎么样,难道我会怕她不成?”

    视线不经意的再次撇了撇周围,终于彻底的放下心。

    如仪望着湖面,喃喃道:“再过些日子,如意便十八岁了?!?br />
    柳二小姐现在还没有十八岁,也就是说,自己连一个孩子都打不过,意识到长公主好像也没有十八岁,李易的心中忽然感到有些酸涩。

    如仪继续说道:“有些心事,她和妾身也不会吐露,再过几年,她总是要嫁人的,也不知道她有没有中意的……”

    如仪虽然名义上是柳二小姐的姐姐,但两女的母亲去世的早,长姐如母,她比柳二小姐只大了两岁,从小扮演的,却是亦姐亦母的角色。

    “这些事情,我们就别为她操心了,她武功那么高,又心高气傲,不会喜欢武功不如她的男子,可再往上,武功比她高的,只有那些年纪一大把的宗师……”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大不了养她一辈子……,只要她改一改喜欢败家的缺点?!?br />
    “其实妾身也舍不得和她分开?!比缫切α诵?,说道:“爹娘还在的时候,如意还很小,也没有开始习武,整天跟在妾身后面,还和妾身约定以后……”

    “约定什么?”

    李易耳朵竖起来,他可是很少从如仪这里听到柳二小姐小时候的事情,如果能打听到她的一些囧事或者把柄,下次就有和她谈判的筹码了,不至于总是那么被动。

    “没什么……”想到那件荒唐的事情,如仪笑了笑,摇头说道。

    李易有些失望,如仪什么时候也学会吊人胃口了,不行,他回去得问问小环,不过小环和柳二小姐差不多大,又总是迷迷糊糊的,可能也不太清楚,还是得找机会旁敲侧击的问问柳二小姐。

    ……

    小丫鬟喝了一口汤,摇了摇头,说道:“从来没有听小姐和二小姐说过啊,小环不知道大小姐和二小姐有什么约定?!?br />
    她眨了眨眼睛,看着李易,疑惑的问道:“姑爷为什么不去问大小姐呢?”

    如果如仪肯告诉他的话,他也不用过来问小环了。

    李易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乖,多喝点汤,对身体好?!?br />
    小丫鬟点了点头,揉了揉有些涨涨的肚子,姑爷做的汤很好喝,可是喝的多了,胸口总是胀胀的,感觉有点奇怪,说不上不舒服,但那个地方,总是让人羞于开口,更不好意思对姑爷说了……

    这就是姑爷说的长身体吗?

    李易走出门外的时候,柳二小姐正在擦拭她的秋水,李易觉得她对那把剑比对自己还好,如果他和这把剑同时掉水里,柳二小姐一定选择捞剑而不是捞人。

    如仪和她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约定,这个问题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在他的心里,要是不问出来,会憋得难受,所以李易打算旁敲侧击的打听一下。

    李易走到她的身旁,好奇的问道:“你和如仪小时候有过什么约定吗?”

    “什么约定?”柳二小姐撇了他一眼,继续埋头擦拭秋水,只是淡淡的问道。

    看她的样子,好像全然忘记了这件事情,看来应该不怎么重要。

    李易摇了摇头,好奇心大减,反而疑惑如仪为什么对一件并不重要的事情遮遮掩掩。

    “没什么,你继续,我去做饭了?!彼刹幌肴昧〗阒浪诖蛱?*,转了转头,向厨房的方向走去。

    “约定?莫名其妙?!?br />
    柳二小姐抬头看了他一眼,喃喃了一句,再次低头时,却像是想起了什么,手上的动作猛然一顿,身体僵在了那里。

    “约定……”

    这一刻,某一段虽然久远,但却铭刻在她脑海深处的记忆,悄然浮现

    ……

    李易还没有踏进厨房,眼前白影一闪,柳二小姐瞬时便出现在了他的对面,一脸羞恼的看着他:“你知道些什么?”

    “什么意思?”李易诧异的望着她,疑惑道。

    柳二小姐目光紧紧的盯着他的脸,发现他脸上除了疑惑还是疑惑,并没有其他的表情时,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看来他刚才只是无意,此刻自己都忘记了刚才的事情。

    “没什么?!彼恿嘶邮?,转身离去。

    “等等?!?br />
    李易及时的叫住她,在她转过身的时候,好奇问道:“你们到底约定了什么?”